首页 历史 五代十国 烽烟大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敌军犯城 【第一更】

烽烟大唐 辰男 2215 2019.06.20 09:35

  今天依旧五更,求收藏

  此间事了。石玉急命两个喽啰把季青抬到卧房,见季青只是失血过多,并无性命之忧,这才放下心来。

  孙亮大步走了进来,面带喜色,一口气喝干了桌子上的茶水,这才说道:“石兄第,今晚我孙亮算是服了,全寨上下只伤亡了一二十人就拿下了这江渔县三害。”孙亮拍了拍胸脯,道:“从今以后,你这兄弟我算是认下了,担有用到我孙亮的地方,只管言语一声,我孙亮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

  石玉拱了拱手,谦虚道:“今夜之事非我石某一人之功,实乃兄弟们众志成城。”

  石玉一脸凝重的继续说道:“孙大哥,此时高兴还为时尚早,那赵无良曾说城内有王仁甫的探马,想必此刻已在路上,咱们还需早早做些准备才是。”

  孙亮大笑,道:“我还当是什么事,既然已经除了三害,咱们收罗财物还去那翠峰山当大王,岂不快哉?”

  石玉摇了摇头,“不可,百姓受此三害荼毒日久,那王仁甫又是见利忘义之人,若是就此离去,岂不苦了这一城百姓?”

  孙亮觉得有理,便问道:“那依石兄所见,该当何如?”

  石玉盯着孙亮,道:“当今之世,诸镇征伐,天子成一木偶,与那三国何其相似,百姓民不聊生,各地义兵蜂涌。这江渔县北有翠峰山,南临清水河,地处宋州、茺州要道,若是能攻占其余四座县城,徐徐图之,则攻能克敌制胜,守能固若金汤。”

  孙亮不可思议的盯着石玉,不及说话,房门被人推开,赛冬面带笑意,道:“石兄之言,正是赛某肺腑之言耳!落草为寇终不能与民分忧,只图一人快活。大丈夫顶天立地,当急百姓所急!”

  石玉见得了赛冬首肯,感激的望向赛冬,赛冬报以微笑。

  赛冬看了看二人,道:“二位兄弟,此时不宜叙谈,适才我见城门洞开,心知是那探子跑了,请二位兄弟随我到城上,早做准备才是。”

  石玉和孙亮点头,只留下四五人清点财物以及照顾伤员。

  因为江渔县久未有战事,城防年久失修,箭矢多数不能用,石玉下令众人搬运了一批人头大小的石头以作不时之需。

  一切准备就绪,已经是破晓时分,只见个个哈欠连天,石玉一方面让众人就地休息,一方面命人开锅造饭,宰了五头猪让众人试用。

  赛冬独自遥望远空,石玉走到赛冬身边,道:“二当家,我有一事,不知当说不当说。”

  赛冬回身盯着石玉,“自家兄弟,不必见外。”

  石玉点了点头,道:“我方虽然占据有利地势,但奈何人手太少,一旦有战事恐首尾不能相顾,需招兵买马,以备不时之需。”

  赛冬点头,“我适才也在思量此事,以石兄所看,谁可担此重任?”

  石玉笑了笑,“于迁。”

  赛冬思忖片刻,“此人机巧,倒是个不错的人选。”

  “城中百姓对三害痛恨极深,我建议将此三害游街示众,以取民心。”

  赛冬点了点头,“就依石兄所言。”

  不多时,只听得锣鼓喧天,赵重德、梁玉柱被装上囚车,赵无良的人头绑在一根竹竿之上,一行人穿街走巷,百姓不知发生了什么,纷纷探出头张望。

  只听于迁大声喊道:“江渔县此三害作恶多端,人神共愤,我燕云寨禀受天意,特除此三害,以平众怒。”

  百姓见真的捉了赵重德等人,纷纷奔走相告,不多时,把长街围了个水泄不通。

  群情汹然,不分男女老幼捡起石头就往赵重德、梁玉柱身上砸去,不消半盏茶的功夫,二人已是头破血流,好不凄惨。

  百姓随车队走至城门口,只见早已搭起了一座高台,高台之上堆放着一袋袋粮食以及切好的猪肉。

  于迁跳上高台,对众人道:“我燕云寨各位当家怜城中百姓疾苦,特此开仓放粮。另,我燕云寨招兵买马,凡入伍者,每人领十两银子,免三年佃租赋税!”

  众人哗然,年轻人摩拳擦掌,纷纷到于迁处登记造册,以作军籍。

  城内忙得热火朝天之时,只听一声锣响,有一小厮慌忙道:“那,那王仁甫率兵打上来了!”

  石玉等人面色一沉,急忙向城门楼上跑去。

  远远望去,只见尘土飞扬,黄沙漫天,一二百匹快马在大地上疾驰,震得大地隆隆作响。

  军士个个衣甲鲜亮,在阳光下闪动着冰冷的光泽,王仁甫身披金甲,手持大刀,一马当先。行至城前,王仁甫勒住马头,只听那坐下马一声长嘶,甚是神均。

  此马近一人高,毛色暗红,奔跑间如意团跳动的火焰,名曰赤电。

  王仁甫手中大刀长八尺二寸,刀口锋利,石玉见到这一刀一马,不禁说道;‘若是我那大哥得此一刀一马,真个是如虎添翼。’

  赛冬再次听到石玉提起朱猛,不免对朱猛好奇起来,道:“石兄大哥何人也?莫非比石兄更加了得?”

  石玉笑了笑,道:“大哥之勇,小弟拍马难及,若是我那大哥在此处,何惧这千八百人?”

  王仁甫遥指赛冬、石玉二人,喝道:“楼上贼子,还不出城投降,我可饶你一命,若是城破,尽诛尔等项上人头!”

  石玉冷笑,道:“王仁甫,小人也,安敢说此大话?若是捉对厮杀,二十回合定斩于尔马下!”

  “小小贼寇,安敢辱我,还不快快出城受死!”王仁甫面色铁青,大声喝道。

  石玉见王仁甫虽然人多势众,但却没有携带攻城器具,想要攻进来也并非易事,况王仁甫并未携带军粮物资,不吃三日,其兵必退,待到那时,众人出城掩杀,定可一击而胜。

  王仁甫见骂战没有任何效果,一咬牙,喝道:“众军听令,分梯次攻城,城破之日大军劫掠三日!”

  当兵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发财吗?

  众将士听主将说可以劫掠民财,一个个大叫着扑了上来。

  石玉面带冷笑,一挥手,燕云寨众人将一块块石头掷下,只瞧见王仁甫的士兵一个个头破血流,惨叫不休。

  一颗颗石头如雨点落下,石玉一方毫发无伤,反观王仁甫已经折了百十人马。

  石玉看着敌军暂退,忧上眉头,此只是缓兵之计,若是王仁甫调集周围四县军卒、衙役,少说也有一二千人,到时只消围城,不出一月,江渔县必破!

  “一定不能让王仁甫跑了!”石玉心道。

  三害示众人人打,仁甫率兵犯江渔。

  预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