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五代十国 烽烟大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二章 杀鸡儆猴

烽烟大唐 辰男 2046 2019.06.27 11:01

  哒!哒!哒!

  赵无常骑着高头大马入得城来,身后跟着近百原长安旧吏,

  这些人无一不是一脸谄媚,生怕一个不小心惹怒了这位赵将军。

  长安城已不似原先那般繁华,满眼的苍凉破败,甚至还能看到一群乌鸦啄食腐尸的景象。

  偶尔看到几个百姓也是衣衫褴褛、蓬头垢面、骨瘦如柴。

  “老人家,你几天没吃饭了?”赵无常从马上跳了下来,几步走到路边一个正在吃观音土的老婆婆身前问道。

  老婆婆并没有理会赵无常,茹一具行尸走肉一般用早已结满血痂的双手不断挖着地上的观音土。

  赵无常一把抓住老婆婆的手,老婆婆这才像受惊的兔子一般望了过来。

  赵无常丝毫不嫌老婆婆肮脏,用手指把老婆婆嘴里的观音土抠了出来。

  老婆婆一下子惊慌了,浑身开始不停的颤抖起来,“不要,不要杀我,不要......”

  赵无常命人取了一盆清水,一边给老婆婆洗手,一边轻声问道:“老人家,你几天没吃饭了?”

  老婆婆见赵无常并不想伤害自己,情绪终于稳定了下来,听了赵无常的问话,老婆婆死气沉沉的眼中有了一丝波澜,但转瞬间又黯淡了下去。

  林炎增见赵无常竟然亲自为一个满身污垢的老太婆洗手擦脸,眼中闪过一丝厌恶,但仍旧满脸堆笑的凑了上来,说道:“赵将军,您舟车劳顿,下官已经在府中摆好酒宴,何必为了这么一个刁民浪费时间?”

  闻言,赵无常勃然大怒,喝道:“刁民?如果这么一位老人家是刁民,你们又是什么?好端端的一座长安城竟残破至此,百姓疾苦,只得以观音土充饥,而你们呢?只知道花天酒地、鱼肉百姓,也难怪会变兵败至此!”

  林炎增被赵无常骂的脸上一会青一会白,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惭愧的低下了头。

  “你们这些人还楞在这干什么?还不快去开仓赈民,若是再让我看到一个饿死的或者吃观音土的人,我就拿你们这些衣食父母的脑袋来祭奠那些死去的子民!”

  此话一出,众人皆四散奔走,救济难民去了。

  “老人家,您的家人呢?您没有儿子吗?”赵无常蹲下身子柔声问道。

  听赵无常提起自己的家人,老太婆脸上的表情终于变了,眼中盈满昏黄的泪水,喃喃道:“我的儿子,全被那些当兵的给杀了!”

  赵无常眉头紧蹙,继续问道:“那您还有其他亲人吗?”

  “我还有个儿媳,几天前一伙官军冲了进来,把我的儿子杀了,也把我的儿媳劫走了,如今生死不知啊!”

  “这些该死的东西!”赵无常双拳紧握低声喝骂道。“老人家,从今天开始,我就是您儿子!”

  说罢,赵无常双膝跪地,咚咚咚的磕了三个响头。

  看到这一幕,赵无常身后上万将士齐齐跪了下来。远处看到这一幕的长安百姓个个眼中含着泪水。

  老太婆颤抖着手把赵无常服了起来,浑浊的泪水顺着满是皱纹的脸颊淌了下来。

  赵无常的这一举动一传十,十传百,在极短的时间里传遍了长安附近各镇,许多百姓喜极而泣,更有甚者王北而跪,都说长安城来了个好将军。一些流落在外、逃进深山密林里的百姓也重新回到了长安城。

  这件事看似很小,但影响却很深远,为时溥赢得了民心。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进了内城,沿途只要看到灾民,赵无常就会让随行将士把粮食分发给这些人。

  经过近十年的兵祸,长安城已不服往昔,偌大的长安城竟然只有两三万百姓,甚至连一些城镇都不如!

  残破至此,令人扼腕叹息。

  写到这,笔者不由感叹作诗一首:山河复河山,繁华似眼前。霓裳舞一曲,百姓血泪干。空城草木长,腐尸把路填。靡乐仍不止,黎庶苦又添。

  赵无常命大军衣不卸甲,马不离鞍,就地驻扎在内城,以防事变,只带了二十余个亲卫走进了林府。

  林府占地极广,楼台水榭应有尽有,极尽奢靡。

  林炎增早已设好了酒宴,赵无常环视左右,在座的足足有十六七人,这些人都是长安城有头有脸的人物。

  这些一见到赵无常,就急忙起身见礼。

  “赵将军,请上座!”林炎增做了个请的姿势,说道。

  赵无常淡淡的扫了众人一眼,坐在了首位上。

  众人见赵无常坐下,这才一一落座。

  林炎增亲自给赵无常的酒杯里倒满了酒,脸上带着谄媚的笑,说道:“赵将军一路辛苦,我与在座同仁代表长安城数万黎民百姓敬将军一杯!”

  赵无常看着十几个人一脸忐忑的表情,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众人见状,不由的松了口气,正在这时,赵无常突然开口说道:“这杯酒是你们替全城百姓敬我的,我不得不喝,只是在座的有些人,你们是否真的喝得起这杯酒?”

  此话一出,在场的十几个人脸上皆是一变。

  “司徒王登何在?”

  “卑..卑职在。”

  “你掌管京畿粮仓,只顾自己中饱私囊,以致无数百姓活活饿死,你可知罪!”

  王登双膝一软,身体抖得像筛糠一样,喏喏不能语。

  见此,赵无常一摆手,喝道:“来人,将王登拿下,等候发落,其家产尽数充公!”

  话音刚落,冲进来两个全副武装的将士,一边一个架着王登的胳膊出去了。

  “将军饶命,将军饶命啊!”

  赵无常取过一个空酒杯,倒满了酒,递到了巡城使冯荃面前。

  冯荃颤抖着手接过了酒杯,道:“谢将军。”

  赵无常也给自己倒了一杯酒,道:“这杯酒我敬你,喝了这杯酒,你就安心去吧!”

  咣当!

  闻言,冯荃手一抖,酒杯掉在了地上,摔成了七八瓣儿。

  “冯荃,你身为巡城使,理应护一方百姓平安,你却趁机纵兵为患,以致长安城血流三尺,于情于理,我是不能留你了。来人,拖出去砍了!”

  无常入城怜百姓,林府连杀众人惊。

  预知后事如何,请听下文分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