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五代十国 烽烟大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 诬陷

烽烟大唐 辰男 2119 2019.06.25 18:47

  林继安和石敬瑭来到城楼上,只见城下旌旗蔽空,人喊马嘶,却是时溥又围了上来。

  赵无常高坐马背之上,率数千徐州兵大声喊道:“快快打开城门,出城受降!”

  “快快打开城门,出城受降!”

  “不知谁可出城破敌?”

  话虽然是对众人说的,但林继安的眼睛却始终盯着石敬瑭。

  石敬瑭知道躲时躲不过去了,只好咬牙道:“末将愿往!”

  “那就有劳石将军,不过可千万记得回来!”林继安冷嘲热讽道。

  石敬瑭身体一顿,大步向外走去。

  赵无常安坐马背,专等人出来。

  不多时,城门洞开,杀出来一队人马。

  人数不多,区区千人。

  赵无常一看是石敬瑭,便抱拳笑道:“石将军可安否?”

  石敬瑭亦抱拳道:“不知将军姓名。”

  “某乃赵无常是也!”

  石敬瑭一凛,他虽然没有见过这位赵大将军,但也多方打探,知道时溥手下有一员虎将,名字正是赵无常!

  “将军有礼了!”

  赵无常笑了笑,道:“主公等候将军多时了,你我日后皆效忠主公,为避免伤了和气,我就此罢兵,望将军保重!”

  说罢,赵无常一挥手,数千徐州兵不攻自退,倒是让石敬瑭有些摸不清虚实,攻也不是,退也不是。

  思虑再三,石敬瑭还是撤回潼关。

  林继安看到这一幕,心中冷笑。

  石敬瑭刚上到城楼上,时溥又命一员大将前来叫阵,林继安仍派石敬瑭破敌,谁知石敬瑭一出来,对方又撤了。

  如是折腾了几次,林继安看着石敬瑭,道:“你看,时溥对咱们的十大将军果然不薄啊!”

  石敬瑭可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他知道,这定然是时溥设下的计谋,可惜,朱玫派来了这么一个没用的钦差!林继安和王甫仁你一句,我一句,到最后,石敬瑭实在是忍无可忍,一挥衣袖,只说道:“末将身体不适,先行告退!”

  也不等林继安回答,石敬瑭便自行走了。

  看着石敬瑭的背影,林继安眼中闪过一道杀机!

  杨晔看到城楼上没了石敬瑭的踪影,心知大功告成,对赵无常道:“此番就看将军的了!”

  赵无常一抱拳,道:“先生请放心!”

  说罢,又率数千徐州兵前去叫阵。

  林继安看到赵无常又来了,也不打听一下赵无常的底细,便点拨兵马,亲自出城迎战。

  林继安带领的军队美名其曰禁卫军,实则都是一些兵油子,这些人拿去打鸟遛马还行,又怎敌得过赵无常的军队?

  赵无常看着林继安,大手一挥,喝道:“给我杀!”

  这数千徐州兵都是百战余生,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战斗力之强,令人侧目。

  两方人马刚一接触,林继安的禁卫军就被杀的丢兵弃甲、溃不成军。

  林继安这才清醒过来,自己根本不是赵无常的对手。

  这林继安打仗不行,逃跑却是一流,单枪匹马回到了潼关城中。

  禁卫军见主将都跑了,哪有勇气继续打下去,纷纷四散而逃,被赵无常杀了个痛快,斩首无数!

  林继安此人性情阴狠,平生有两大嗜好,一是女人,二是吃活人心肝!

  林继安刚刚吃了败仗,心中憋了一口恶气,正无从发泄。王甫仁最是能察言观色,对这位林大钦差的底细摸的是一清二楚。

  “大人,我听说石敬瑭有一房妾室,生的是花容月貌。”

  闻言,林继安眼前一亮,“此言当真?”

  王甫仁笑道:“自然是真的。”

  “话虽如此,只是那石敬瑭......”

  “大人,我倒是有一计,能让大人抱得美人归!”

  说罢,王甫仁凑到林继安跟前低声如此这般的说了一通,只听的林继安心花怒放。

  当下,林继安在府中设宴,派人去请石敬瑭。

  石敬瑭虽然心知宴无好宴,但毕竟官大一级压死人,只好硬着头皮赴宴。

  林继安高坐首位,除王甫仁外,还有三四人陪同。

  见石敬瑭来了,林继安指了指自己左手边的位置,笑道:“将军请这里坐。”

  石敬瑭看了看林继安,皱了皱眉头,但还是坐下了。

  “日前多有误会,还请将军不要介怀才是。”

  说着,林继安举起酒杯,道:“林某再次敬将军一杯!”

  石敬瑭见这么多人看着自己,也不好当场弗了林继安的面子,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将军真是海量!”

  几人推杯换盏,席间倒也融融。

  酒至半酣,两个军士押着一个小厮模样的人走了进来。

  林继安不满的喝道:“大胆,尔等安敢乱我兴致!若非紧急军务,定斩不饶!”

  两个军士连忙拜倒于地,道:“小人不敢,小人刚刚抓获一名细作,从他身上查获书信一封,还请大人过目!”

  林继安给身边一个侍从使了个眼色,侍从快步把信接了过来,面呈林继安。

  林继安装模作样的取出书信,看了起来,越看脸色越是难看,到最后,林继安重重的把信拍在了桌子上。

  “好你个石敬瑭,主公待你何厚,你竟然暗通敌军!来人,将石敬瑭押入大牢,明日午时处斩!”

  话音落处,涌进三四个将士把石敬瑭按在了地上。

  “大人,我冤枉啊大人!那信肯定是假的!”

  林继安把信凑到了石敬瑭面前,指着落款的红印,道:“这难道也是假的吗?”

  那落款果然是自己印信,石敬瑭当下一惊,但很快便看出了不对劲,信上墨迹未干,显然是刚刚才写的。

  “你,你们!”石敬瑭指着林继安,这才彻底反应过来。

  林继安冷笑一声,喝道:“押下去!”

  石敬瑭被三四个将士拉着向外走,一边挣扎,一边喊道:“想我石敬瑭为主公鞍前马后,想不到竟被小人所累!”

  话中言辞悲凉,到最后,石敬瑭不禁泪流满面。

  石敬瑭刚下大狱,林继安便派兵围了石府。

  只见林继安一挥手,喝道:“除府中女子外,不论老幼,一律杀死!”

  众人领命,杀入府中,刹那间,好端端的一所宅院变成了人间地狱,哭喊声不绝于耳。

  林继安踩着满地鲜血,闯进了后院卧房,正撞见一女子。

  只见女人只穿了一件亵衣,生的是闭月羞花,正是石敬瑭妾室李夫人。

  林继安见李夫人果然美丽,如饿狼一般扑了上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