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五代十国 烽烟大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围杀朱温

烽烟大唐 辰男 2245 2019.06.23 15:35

  只见朱珍手中大刀就要落下,在此千钧一发之时,只听嗡的一声,一支利箭带着呼啸转瞬即至,朱珍心头一凛,身体顺势向后仰倒在马背上,利箭擦着朱珍面门飞过。

  啊·!

  只听一声惨叫,身后一士卒做了箭下之鬼。

  朱珍长刀指地,借力向后翻去。

  与此同时,又是三支箭擦着朱珍的耳边飞过。

  朱珍立马横刀,冷喝道:“鼠辈安敢伤我?”

  远处,只见赵无常收起弓箭,反笑道:“以大欺小,大丈夫耻乎不耻?”

  朱珍脸上青一阵红一阵,很是精彩。

  轰隆隆,又是一阵电闪雷鸣,紧接着,只听一声唿哨,从后方又杀出一支彪军。

  朱温急忙勒转马头,接着火光望去,只见身后兵马近万,带头之人一身金甲,手持阔刀,威风凛凛,不是多日不见的时溥又是谁?

  朱温冷眼旁观,不觉发出一声讥笑,“你这老匹夫果然没死。”

  时溥也喝骂道:“朱温,****也!****尚在,我时某人怎敢西去?”

  只见时溥一挥手,大喝一声,“给我杀!得朱温首级者赏金万两!”

  常言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只见徐州兵个个摩拳擦掌,冲向被困的汴州军。

  得此生力军徐州兵士气高昂,像一群饿狼一般扑杀向汴州军。

  两军相接,汴州军即可大败,只是转眼功夫已有数百人死不瞑目。

  朱温只看得目眦欲裂,咬牙切齿道:“时溥匹夫,我朱温今日不死,日后定屠你满门!血洗徐州城!”

  闻言,时溥哈哈大笑,道:“朱三啊朱三,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死忌!”

  大雨滂沱,只听声声惨叫,即使朱温、朱珍勇猛过人,也难免受了些伤。

  汴州军士气溃散,个个慌不择路,朱温冷喝一声,“退后一步者死!”

  说罢,手起刀落杀了两个逃兵。

  汴州军向来军纪严明,朱温是有功便赏,有过必罚,说一不二。

  只听朱温大喝道:“常言困兽犹斗,况人乎?朱珍何在?”

  “末将在!”

  “率军给我杀!”

  “是!”

  话音刚落,只见朱珍带着数十军卒像一把见到在人群中横冲直撞,数万徐州兵竟然无力阻挡。

  眼见汴州军越战越勇,徐州兵节节败退。杨晔一摆手,只见数万徐州兵突然分成两列,让出一条大道。

  这时,不知是哪个喊了一嗓子,道:“南门,快往南门跑!”

  见有一线生机,汴州军凝聚起来的士气顷刻溃散,汴州军你推我搡向南门跑去。

  见此情形,杨晔在军中大喝一声,“得金盔之人首级者封千户侯!”

  那头戴金盔者正是朱温!

  朱温正杀的兴起突然徐州兵让开了一条路,正在朱温大惑不解之时,只听不知人群中谁喊道:“快跑啊,想要活命者就往南门跑啊!”

  正所谓蝼蚁尚且偷生,何况于人?

  既然不用死,谁又肯真个去死?

  不等朱温反应过来,已经随着溃散的汴州军跑出了十几丈远。

  朱温心思何等老辣,一眼便知这是时溥设下的计,但此时此刻,已经为时已晚。刚才那股士气恐怕再也难以凝聚,这最后的一丝生机恐怕值得落在不知何时才能赶到的葛从周、庞师古二人身上了。

  想到此处,朱温带着朱珍并亲卫十数人纵马疾驰,很快便冲到众人之前。

  朱温偷眼向后看去,徐州兵被拉下了二三十丈远,正在朱温大惑不解之时,众军已经冲到了南门,就在朱温即将冲出南门之时,只听一声炮响,接着城墙上出现了一排火把,朱温打眼望去,只见城门楼上立着数百人,个个张弓搭箭,只听一大将喝道:“朱三,我在此候着多时了!”

  朱温定睛一看,只见城门楼上走出一黑袍将军,这人朱温倒也识得,正是时溥手下第二猛将姓王单字一个芳!

  此人神长九尺,虎背熊腰,擅使一对巨斧,那对巨斧各重七八十斤,而这王芳却用的虎虎生风,由此可见一斑。

  紧接着,一支支利箭如流星划空朝着城下的汴州军射来。

  朱温见识不好,喝道:“给我冲!”

  说罢,手执缰绳,一马当先向前冲去。

  突然,只见前面冲出数十辆火车,火势熊熊,挡住了众人去路。

  这些木车上淋了火油,倾盆大雨也不能将之浇灭。

  杨晔隔着老远看着这一幕,眼神闪烁,也不知在想写什么。

  时溥看的兴起,赞道:“先生果然好计谋,当居首功!”

  杨晔只是笑笑,谦让可几句,静观其变。

  杨晔心中默默计算着时辰,那二人也当到了才是。

  突然,只听身后马蹄声声,时溥心中一惊,急忙向身后看去,只见人影绰绰,不知多少。

  对方来势汹汹,见人便杀,徐州兵猝不及防,等回过神来已有一二千人死于当场。

  时溥见对方来者不善,急命赵无常、杨晔阻击。

  杀了一阵,各自皆有伤亡,时溥大喝一声,“来者何人!”

  对方答道:“某乃葛从周是也!”

  闻言,时溥心中一惊,这葛从周是时溥座下不可多得的大将,作战勇猛,杀起人来不要命,简直就是一个疯子,却不知为何对朱温忠心耿耿。

  只听葛从周大喝道:“快快放了我家主公,否则定要你身首异处!”

  时溥冷笑道:“朱三已被我杀了!”

  闻言,葛从周大叫一声,拍马杀将过来。

  汴州军听得主公死了,个个义愤填膺,怒喝一声与徐州兵战在一处。

  这两军相接时溥才知道汴州军果然不是盖的,一个个杀气腾腾,如一群狮子一般杀的徐州军节节败退,只是几个照面已经有三五千人被杀。

  杨晔悄悄的混在众军之中,一脸平静的看着这一切。其实,在一开始杨晔就打探到葛从周在此不远的地方驻扎,只是杨晔没说。

  这一切只是杨晔布下的一个局,

  杨晔看着时溥的身影,眼中闪过一道寒光。虽然杨晔很想要了时溥的命,但此刻却不是时候,时溥还有些用处!

  想到此处,杨晔一连杀了数人,冲到时溥身前,大叫道:“汴州军勇猛,那朱温怕已经凶多吉少,主公快快退兵!”

  时溥眼神一凝,咬牙喝道:“退兵!”

  有了主帅的将令,徐州兵再也无心恋战,向早已寻好的退路逃窜。

  葛从周还想要追杀,只见一将拍马拦住了葛从周去路。

  葛从周红着双眼,喝道:“庞师古,你拦我作甚?我要为主公报仇!”

  庞师古皱眉道:“主公未死,去了南门,你我且去救了主公,否则恐怕主公凶多吉少。”

  闻言,葛从周勒转马头,只见其坐下马前蹄腾空,长嘶一声,向南门疾驰而去。

  预知后事如何,请听下文分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