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五代十国 烽烟大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异士赠书

烽烟大唐 辰男 2180 2019.06.15 22:20

  【谢谢兄弟的推荐票,谢谢!求更多推荐票、收藏!】

  “阿爹,你看那里,好像有两个人。”一个身着青衣的少女说道。

  少女身边的精壮汉子年约三十,留着络腮胡子,虎背熊腰,块头与朱猛不相上下,皮肤黝黑,一双大眼炯炯有神。汉子朝少女手指的方向望了一眼,果然看到了两个人形的事物在河水中沉沉浮浮。

  却说这对父女原是打渔的村民,突遇暴雨,只得将船靠岸,躲在船舱里休息,也是石玉二人命不该绝,壮汉急忙解下绳索,顺水划至河心。

  壮汉见石玉二人双目紧闭,已经没了意识,心知如果再不施救,不用半盏茶的功夫,就算神仙下凡也无济于事。壮汉本是热心肠,不及多想,纵深跃入河中。

  壮汉一手托住一个,少女也把一条麻绳扔了下来,壮汉先用麻绳固定好朱猛,然后把石玉双手托举了上来,少女眼疾手快,用力把石玉拉进船舱。少女见石玉血流不止,急忙探了探鼻息,见还有一息尚存,这才长出一口气,急忙取了些伤药。

  却说那朱猛原是力竭昏迷,心中挂念石玉安危,忽然感到手上一轻,惊醒过来,正瞧见一壮汉向自己扑来。朱猛大惊,以为是李存信人马,抬拳向壮汉面门砸去,壮汉猝不及防,吃了这一拳,被砸得口鼻喷血。见朱猛哇呀呀大叫着又要扑上来,壮汉急忙摆手道:“小哥手下留情,勿要伤了好人。”

  恰巧少女走出船舱查看,见到如此情形,不由得立眉喝道:“你这黑脸汉子,为何如此不识好歹,我阿爹救了你那弟兄,你却要恩将仇报耶?”

  闻言,朱猛一怔,看看壮汉,又看看少女,结结巴巴道:“你们不是那伙贼人?我那兄弟如何了?”

  原是一场误会,少女没好气的说道:“还有一息尚存,我虽然上了些伤药,但如果不送到医馆,恐有性命之危、”

  朱猛眼圈一红,手脚并用,急忙爬进船舱,正瞧见石玉安安稳稳的躺着,这才舒了口气,回身噗通跪下,道:“不知这附近哪里有那医馆,只要能救得我这兄弟,我朱猛愿意做牛做马。”

  壮汉急忙上前搀扶起了朱猛,道:“这可使不得,我父女二人原本就是为救你二人,就算你不言语,也会送你二人去医馆。”

  少女在一旁小声道:“原以为是不知好歹的恶人,没想到却有些义气。”

  少女芳心暗动,不免细细打量起朱猛,见朱猛人高马大,却也是个热心肠,少女越看越是喜欢,脸蛋微红,不禁害起臊来,转身出了船舱。

  小船如离弦的箭一般快速划过江面,不多时,远远望见岸上有一个渔村,只听壮汉道:“这是俺妇女二人家住之地,村子不大,仅百十人,但却有一位先生,精通医术,实乃在世华佗,先前先生曾道近日将有贵人来,却不想等到了你二人。先生在家,若得先生出手相救,你这兄弟性命无忧。”

  朱猛听得石玉有救,再次躬身下拜。

  壮汉急忙扶起朱猛,一路无话,转眼间已经行至岸边,只见岸边一雨棚下正立一人,那人白衣折扇,面庞白净,双目有神,黑须半尺,如那神仙中人。

  这人姓刘名操字宗成,又字昭远,原是燕北人,屡试不中,变学起了那黄老之术,道号海蟾子。却说这刘操夜观星象,见紫气东来。料定必遇贵人,遂在这小小渔村住下,这一住便有一月之余。

  壮汉遥指刘操,道:“就是那先生!”

  朱猛急忙背起石玉,从船上跳下,三步并作两步来见刘操,刘操抚须长笑,道:“如此二人。实乃贵人也!”朱猛不明所以,就要下拜,却被刘操拦住,道:“小友心意,吾以知之,却将这药分内外服用,其伤自愈,无需自扰。”

  说着,刘操从左袖取出一个白玉瓶,朱猛接过,打开细看,只见里面城有十几粒食指大小的丹药,芳香四溢,朱猛深吸了口气,顿觉神清气爽。

  刘操又从怀中取出一本书,递给朱猛,道:“后世之果,当世之因,我受家师之名,将此书讲给你这兄弟,此间事了,我自去也!”

  说罢,不等朱猛拜谢,刘操已然跳上芦荟丛中的一条竹筏,刘操用竹桨一撑,那竹筏便驶入大河,说也奇怪,竹筏虽小,却波涛不惊,在怒河狂涛中平稳异常。

  朱猛心下惊奇,暗道一声:“果然异士也!”

  朱猛不及细看,把那书塞入怀中,又倒出一粒药丸,喂到石玉口中。

  雨势渐小,朱猛背着石玉随父女回到渔村。

  不三日,石玉悠悠转醒,朱猛尽诉前事,石玉心下感激父女二人,急忙下地跪拜道:“救命之恩,无所以报,但有差遣,定赴汤涛火,在所不辞!”

  壮汉性本豪爽,哈哈大笑,道:“本是乱世,不知小兄弟打算投往何处?”

  石玉二人互相看了看,摇了摇头,也不知道去哪里是好。

  壮汉见二人拿不定主意,道:“我见你二人与小女年岁相仿,不知可有亲眷在否?”

  听到壮汉问及家人,二人相顾无言,尽戚戚然。

  壮汉叹了口气,说道:“不若拜我为舅父,就此住下,也好有个照应。”

  石玉二人相视一笑,急忙跪倒可乐鸡个响头,算是礼数。回到住处,朱猛取出刘操赠与石玉的书,只见最后几页被雨水浸湿,不能分辨。

  石玉叹了口气,也无可奈何。那书乃无名天书共分二卷,上卷尽述安邦治国之道,言辞恳切,石玉看了看,不觉点了点头,这本书真乃一本奇书,若是实行里面的政策,定是一番天平盛世。下卷记述的是天文异数,行军打仗之法,最后几页还夹杂着修仙炼丹之术,只是已经毁去,不可见了。

  石玉不禁想到三国孔明五丈原前续命的故事,种种迹象表明,三国时期的孔明应当是一名方士。最不济也曾受到方术影响,难道还真有那沟通阴司,延年益寿之术?

  石玉倒有些好奇起来,只是唯独缺了那几页,或许就是天命如此。

  自此,石玉二人暂居小小渔村,白日打渔狩猎,晚间精习兵书武艺,倒也活的自在。

  时光荏苒,春去秋来,不觉二人已经在渔村过了两个春秋。

  这一天,平静的生活终于被打破,从此二人亡命天涯,过上了刀口舔血生活。

  究竟事情如何,请听下文分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