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五代十国 烽烟大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一计得逞

烽烟大唐 辰男 2478 2019.06.14 15:33

  话说石玉二人径投西而去,专捡崎岖小路而行,不多时,路遇大泽,二人相继跳下马车,石玉看了看前路,说道:“此处不能乘坐马车,把马解下来。”

  朱猛依言而行,乘坐一匹马向前急走。如此走了多半日,行至深山密林,石玉沿路散金银珠玉,一切准备就绪,石玉说道:“差不多了,只不过这马蹄印该怎么弄?若是黄巢,此间马蹄印必定杂乱,该如何是好?”

  正在这时,只听轰隆一声巨响,狂风大作,不到半盏茶的功夫,天上落下瓢泼大雨。石玉心喜,此真是天公作美。二人又跳上马,发足狂奔,远远望见梅花镇,又瞧见李存信一行人,见那伙人军旗严整,虽是下雨天,各自行事,丝毫不乱。石玉点了点头,暗道:“果然是精兵良将!”

  二人弃了马,各执兵器,一前一后呼号的向前跑去。

  “站住!你二人是何人?胆敢至此地!”

  距营帐还有数十丈。忽然闪出四五个人来,只见这些人个个面如恶煞,冷冷的注视着石玉二人。

  石玉一哆嗦,唯唯诺诺说不出话来。

  正在这时,林存续听到喧哗之声,撩起帐门,远远望来,对左右道:“发生何事?”

  左右看了一眼,笑道:“不知是哪里来的两个毛贼,擅闯营前,被士卒发现了。”

  李存信抿嘴不语,看了片刻,说道:“叫人把此二人带上来,我有话要问。”

  原是李存信见石玉二人身上穿着军甲,虽已残破,但料想是哪里来的逃兵,

  不多时,石玉二人被带入帐门,只见李存信坐在帐中,左右各立二人,皆是黑衣黑甲,看那架势,应是李存信亲卫士卒。

  石玉二人噗通跪倒在地,只听石玉说道:“大人,勿伤小人,勿伤小人。”

  李存信仔细打量石玉二人,见朱猛虎背熊腰,心中暗咦了一声,又见石玉面容清秀,年纪不大,便问道:“你二人是何人,祖籍何地,快快报上名来。”

  石玉在地上磕了一个头,这才壮着胆子,直起身,看着李存信,见后者果然是英姿挺拔,剑眉虎目,当时人中英杰。虽是这么想,脸上却带着几分惶恐,伏地再拜,这才开口道:“小人兄弟二人原是世居汴河打渔的乡野小子,时逢乱世,被迫辞别父母,入军做了一名马前卒,前番随军抓捕黄贼,狼虎谷一役后那黄贼狡诈无形,逃窜至此地,小人奉命搜捕,不巧正遇黄贼,那黄贼勇猛过人,只有我二人拼死逃得一命,其余十数人尽被贼人杀害,那贼人不仅杀人,且因断了口粮,还将那些死去的兄弟分割吃了!”

  说到此处,石玉脸上满是惊恐。

  李存信拍案而起,眼中有精光闪过,道:“什么?你们遇到了那黄巢?口出无凭,可有佐证?”

  石玉早已想到李存信会这么问,急忙把黄巢手中长剑的剑鞘递了上去、

  李存信从左右手中接过剑鞘,细细打量,眼中有精光迸射,“果然是那贼人之物!那贼人现在何处?快快头前带路。若真的抓了那贼人,你二人重重有赏!”

  石玉口中谢恩,再拜道:“那贼人就在前方不远处的大山里,还望大人速速前去捉拿,莫要那贼人跑了才是、”

  李存信大喝一声,全军即可开拔,不多时,除却重伤之人,其余五六百人尽皆离去。

  此时,那梅花镇守官远远瞧见林存信等人离去,口中赞道:“小小年纪,却有如此胆魄,果真是侠士也!”即命将士大开南门,携城中老弱投那山林去了,只留下一座空城。

  大雨滂沱,道路泥泞,石玉二人随军行了三四十里,方至散银之所,果然,只听不知是哪一个口中惊呼,从一处泥潭中捡起一串珠玉。接着,又是几声惊叫,又有三四人发现几块金银、众军欢呼,参军把那些将士捡到的金银珠玉呈献给李存信,只听那参军道:“将军,这些财物定是黄贼仓皇逃跑间落下的,可见贼人已然势穷,此正乃建功立业之时,若将军能擒获此贼,定立不世大功!”

  李存信眼中火热,急命大军继续前行,短短数里,士卒已经发现金银数百辆,个个喜不自胜。

  石玉二人互相看了一眼,心知再往前走必然露出马脚,于是请命道:“大人,前方路险。不如小人头前带路?”

  此时,李存信早已放下心来,思忖再三,点了点头,道:“如此甚好,若真拿了那贼人,记你二人首功!”

  石玉二人拨马向前,因不擅骑马,胯间双腿早已被马鞍磨破,饶是如此,石玉脸上仍然如常,丝毫不敢大意。

  行走间,石玉忽然听到有潺潺流水,计上心头,转身道:“大人,此间林密,只有彼处有水,想必那贼人定然去了那处饮水,某二人不才,愿头前探路。”

  李存信点了点头,却见石玉二人扬起马鞭,只是眨眼间,已经窜入密林,依稀能看到两个跃动的黑影。正行走间,李存信忽然大叫一声:“不好!被那两个小子唬骗了!”

  原来,先前李存信被发现的金银冲昏了头脑,可细细打量那些金银,皆是一些散碎银两,丝毫不见大锭官银,早已有了疑虑,又见此处只有两排刚刚行走过的马蹄印,那里有大军出没的痕迹?

  又想到先前围困梅花镇,这两个小厮定是用了这调虎离山之计,不过李存信又看了看手中的剑鞘,眼中闪过一道冷光,这剑鞘确确实实是那黄巢所用之物,那两个小厮定与那黄贼脱不了干系!

  想到这,李存信大喝一声,五六百人拍马直追,却说那石玉正松了口气,忽然听到后方急兵追来,知道计已被识破,心知一旦落入敌手,定落得个身首异处的下场。

  二人不由分说,扬鞭催马,行出数里,远远望见前方水波粼粼,竟是一条大河!石玉抽身回望,发现李存信等人已经不足百丈远,寒光冷冽的箭头已经对准了二人。

  石玉道:“快快伏下身子,莫教那冷箭射中!”

  言毕,只听嗖嗖几声,几支箭矢擦着石玉头皮飞过,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

  石玉不住的催促坐下战马,战马四足狂奔,不多时已至大河边,大河奔涌,水花四溅,石玉见敌兵已经追至身后,更有数人挺枪匹马想石玉二人刺来,说时迟那时快,只听石玉喝道:“跳!”

  话音未落,只见二人纵身跃入大河。

  与此同时,数十支箭向石玉二人射来。在落水刹那,石玉身中一箭,石玉张嘴喷出一口鲜血,殷红的血染红了河面。幸得朱猛精通水性,拉着石玉向河底沉去,十数杆长枪刺了下来,却无一所获。

  李存信正气的咬牙切齿,却远远瞧见石玉二人已经游到了河中央,大河湍急,石玉二人就像海中落叶,沉沉浮浮,境遇也好不了多少。

  李存信大叫一声,只好作罢,纵马向梅花镇赶去。行至梅花镇,只见城门洞开,早已没了半个人影。李存信怒火中烧,下令焚城,只见大火冲天,几十里外依稀能看到浓烟滚滚。

  却说朱猛一手环抱石玉,只见石玉流血不止,已经昏迷了过去,恰逢朱猛力竭,一个大浪打来,把二人淹没了去。

  预知石玉二人性命如何,请听下文分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