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神的人间异闻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5.觉得许愿灯贵是因为愿望不值钱

神的人间异闻录 阿祖拉Az 3376 2019.02.12 10:25

  第二天,他们就驱车到了山上,今天是诵经会的第三天,也是最大的一场诵经会,整座寺庙的和尚都坐在寺庙的大厅和庭院各处诵经,他们的背诵整齐划一,走在寺庙里仿佛身边跟着一个360度的环绕立体音响。伴着香客们敬的香飘出来的渺渺余烟和撞钟的声音,整座寺庙显得异常的庄重,就好似有佛祖降临,正在寺庙上空看着这里的一切。

  所有人进寺庙都会获得三柱免费的香,林冬实一行人来到大殿前的巨大香炉旁,在莲花蜡烛上点燃了三炷香,插在烟灰中,随后拜了三拜。大殿里,一尊巨大的镀金佛像像是静坐的巨人,高高俯视着下面的众僧,为首的老和尚穿着火红的袈裟,面对佛祖静坐,敲木鱼的声音稳健而有规律,应该就是妙一法师了。

  这寺庙有五百年历史了,出过好几位得道的高僧,也曾有皇帝来此祭拜,寺庙的规模更是一扩再扩,房屋林立已经有一座小型宫殿那么大了。寺院内各处房廊互相环绕,一圈一圈,如涟漪荡开。然而因为每圈房屋年代不同,道路没有规划,所以越往里走越认不清路,也很少有游客愿意去那些似乎没有什么可看的地方。

  对于林冬实一行人来说,大抵都是抱着转转的心理,反正票都买了,不全部游览一遍那不是亏了?所以他们也懒得和游客一起挤在大殿和广场那里,直接往了僻静处去。

  走着走着,三个人来到一个小院子,小院子中间有个塔,塔前有一个香炉,并没有太多游客在此上香。香炉前一个小和尚正在擦拭,不远处一个老和尚正在扫地。

  严文琪和华亓杉显然对这个年代久远的塔很有兴趣,一看到这个塔,他们就跑去研究了,对着塔上各高僧的牌位指指点点,提到了不少前辈的故事。

  林冬实没什么宗教信仰,就跑去和小和尚搭讪:“诶,小师傅,你怎么不去诵经啊?”

  “师傅让我来这里擦香炉以及给舍利塔扫灰,说这也是修行的一部分,和诵经没差的。”小和尚一边打扫一边认真的说道。

  “那小师傅经文研究得如何啊?”林冬实接着问道。

  “尚可。”

  “那我想请教小师傅一个问题。”

  “施主请说。”

  “你说,世界是什么?”林冬实抛出了一个大问题,倒也不是故意刁难小和尚,只是他有意无意也想听听。

  小和尚停下手中的活,手掌放至胸前,说道:“施主的问题经文里面已经有了答案: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那就是说,一切都只是虚妄咯。”

  “嗯……”小和尚歪着头想了想,说道,“是的。”

  “那你为什么还要擦这个虚幻的香炉呢?”林冬实又问道。

  这一问,把小和尚问傻了,愣在那里不知道怎么解释。小和尚支支吾吾半天,跑去找那个老和尚,跟他说了林冬实的话。

  老和尚看了林冬实一眼,走过来,单手手指并拢放在胸前,对林冬实说:“阿弥陀佛,徒儿尚且愚钝,还请施主谅解。”

  林冬实忙说:“没有没有,我只是闹不清呢,还请师傅告诉我。”

  老和尚接着说:“缘起缘灭,转瞬即逝。世上所有的一切都是因因缘而存在,因缘起则诸相起,因缘灭则诸相灭。没有无因而生的事物,也没有永恒的事物。面对这些变幻无常的相,世人不当过多停留,滋滋念念,徒生苦果。此是为‘应作如是观’。”

  “那我们是不是不应该留恋这世上的牵绊,对一切都不在意呢?这样是不是就能成佛了?”林冬实又问。

  “非也,无动于衷毫无牵挂是无心之人,无心之人不过是石头,石头成不了佛的,拿得起放得下,方为修行。”

  “那为何我不曾见人成佛,反倒是石头被做成佛像?”

  “佛像也可以用木头,佛不再像里,在心里。真正的心正之人无需到寺庙烧香拜佛像,只是可惜众人多看不见心中的佛,才需要眼前的佛。”

  林冬实挠挠头,说道:“您说要视一切为泡沫,却又说石头成不了佛,这让我很困惑啊,如何才能把佛放心里呢?”

  老和尚接着说:“人心当如镜,不偏不倚不扭不染尘埃,方可有我如无我,照见世间万物而不扭曲,那时是非自明,佛自在心中了。”

  林冬实听完,不明觉厉,双手合十,说道:“感谢老师傅!”

  “施主不用客气。”老和尚也鞠了一躬,念到:“阿弥陀佛。”

  “老师傅!”严文琪在后面喊了一句,“我也有一个问题!”

  “施主请讲。”

  “既然佛祖的话是让人当一切如若露水,那为何还要卖给凡人许愿签和许愿灯呢?凡人皆为念妄而来,来此皆是有所求。这么做不是有违告诫吗?”

  “严文琪,你这么说太失礼了!”华亓杉赶紧拉拉严文琪。

  “不,这位施主所言有理。”老和尚说道,“佛门清净之地,确实来此之人都为念妄所困。所以,如果许一个愿能消解一些苦痛,便也是慈悲了。”

  “那不是自欺欺人吗?”

  “世间一切喜怒哀乐也本就是人自我的幻念罢了。”

  “可是,”严文琪忽然顿了一下,再说道:“如果一个人没有任何情绪,没有任何幻念,没有任何感觉,那他就消失了……”

  “是的。”老和尚说道,“所以无念的佛要往人间来,有念的人要向无念去,如此方可平衡。”

  听此话严文琪和林冬实都愣住了,一瞬间严文琪好像感觉记起了无数往昔的碎片,但是却没有一个能抓得住,烁金流光,如若泡沫起起落落。

  “敢问大师法号?”林冬实愣愣地问道。

  “贫僧法号妙一。”

  “妙一?!”三个人几乎同时是惊讶道,“妙一大师不应该在大殿里带领大家诵经吗?”

  “那是贫僧的师弟妙真。”

  听此话,仨人同时笑了起来。严文琪走到塔前,说道:“所以大师更愿意在这里陪伴真佛而不是在大厅里对着石像念经,对吧?”

  “施主看得真切。”妙一法师说道,“吾心当如镜,照见红尘事。虽见红尘事,不染纷扰念。虽无纷扰念,但求慈悲心。”

  妙一一边念着诗,一边转身回到原来的地方继续扫地了,扫把一起一落,扬起一团烟尘。随后严文琪吧哒吧哒跑到外面最近的铺子买了一条20元的许愿符,过来系在塔前香炉的耳朵上。

  小和尚看了赶忙叫起来:“诶诶!这里不是外面,不能系东西!”

  “无妨。”妙一法师摆了摆手,让小和尚直管接着擦香炉。

  再次走到诵经现场,那里依旧人来人往,经文和撞钟的声音依旧肃穆而庄严。附近来来往往的人各式各样,有大腹便便的大老板,也有毫不起眼的普通人,当然还有恩爱有加的小情侣。他们很大方的买下了价格高出本价很多很多的莲花许愿蜡烛,点燃后摆在许愿池里,好像钱出的越多,愿望就越容易实现一样。

  华亓杉也凑了个热闹,花了点钱买了一个许愿蜡烛,点燃后放进许愿池,推一把,那浮着的蜡烛便碰碰撞撞往里飘去。

  看着同行的两个家伙都花了钱,林冬实经不住也想许个愿,他摸了摸兜,还剩五十块,他跑到许愿锁的铺子门口,买了一把锁,店员问他刻什么心愿,他说:“心愿太多啦,刻不下,就空着吧。”店员看了他一眼,放下手中的钻子,觉得这真是省事了。

  随后他把锁挂在了长长的链条上,锁上,拆下钥匙,把钥匙从山边扔了下去。

  离开寺院,他们没有沿着商业大街一路走下去,而是选了一条人不是那么多的小路,弯弯延延,很多地方的青石板已经不知道有多少年了,棱角已经磨得圆润,长着青苔的部分快要和山石难分你我。

  此时林冬实的心情好了很多,因为他忽然觉得自己有什么东西想通了,尽管他说不出个一二三来,但就是开心,不是那种惊喜的开心,而是平静如水的开心。开心着他就唱起了小曲:“花开半夏,如诗如画……”

  听见林冬实五音不全的歌,严文琪突然转过身来,说道:“你怎么会唱这首歌?”

  林冬实一愣,心说不好,好像要暴露点什么事了,他和华亓杉对视一眼,不知道该怎么说。

  “哈哈!”严文琪笑起来,“肺痨大叔唱这么一首少女风的歌曲,说明什么?你心里住着一个小公举呀!”

  “哈哈哈!”林冬实和华亓杉也跟着笑起来。

  “那是,”林冬实说道,“我心里不光有老大叔,还有小公举呢!谁还不是小公举啦?”说完,林冬实自己也笑了起来。

  “这么说的话,什么时候有空给你一个当小公主的机会!”华亓杉打趣道。

  “那我还真不拒绝,让我感受一把贵族生活!”

  ……

  回到村里,正好看见房东在钓鱼。“嗨!周大娘,钓鱼呢?”林冬实打招呼道。

  “对呀,这溪水没有污染,鱼可好了!今晚就给你们红烧了!”周大娘笑起来满脸褶子都聚在了一起。

  ……

  “王炸!”华亓杉把牌一丢,说道:“哈哈,林冬实,你又输了!”

  “我有三个炸我也能赢!”林冬实不服气道。

  “诶诶,愿赌服输!”华亓杉摆摆手,接着说,“你输了三局,作为赌债,你小公主的生活没有了!接着当普通人吧!”

  “不行!再来一局,我要赢回来!”

  “那你要是再输了,恐怕那个生活质量就惨不忍睹了。”华亓杉止住了越挫越勇的林冬实,说道,“我劝你还是赶紧止损比较好。”

  就这样,三局牌的功夫,林冬实的贵族梦就没了,本来他跟华亓杉打牌,想赢几局然后让华亓杉把自己干脆提到皇帝的位置上,这下好了,赌博有风险,下注需谨慎,林冬实输得实在是惨极了,他把自己下辈子都搭进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