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微曦:寻溪,寻熙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9章 “必须!”

微曦:寻溪,寻熙 凰呀 2100 2020.02.21 10:59

  聂夏鸾叫了一辆出租车,上了车才问:“允贞,宫氏集团的地址在哪?”

  宫允贞无语了,帮她报了地址陪同聂夏鸾一起去宫氏。

  “现在可以坦白了吧?我爸找你到底什么事?居然放着我这个女儿多一句话都不说!哼!”宫允贞捏着聂夏鸾的脸蛋逼问道。

  聂夏鸾只好举双手坦白,宫允贞听了又是惊讶又是惊叹:“你真是太厉害了我的夏鸾,我以前只知道你会画画,可不知道你还有设计的才能!”

  “我也只是按我想的画出来了而已嘛,我也不知道竟然会被选中!我也很激动!”

  “你到底画了多少?”宫允贞问。

  “三十多套图纸这样吧。”聂夏鸾想了想说。

  当被问及这些钱她要拿去做什么的时候,聂夏鸾犹豫了,不过最终还是告诉了宫允贞。

  “今天是平安夜,我想赶这个时间。”聂夏鸾笑得一脸幸福。

  “被爱情冲昏头脑的女人真是可怕!”宫允贞摇头。

  不到一个小时,宫允贞就陪聂夏鸾到宫氏签了协议,宫建立刻就将打好钱的银行卡给了聂夏鸾。

  离开宫氏的时候,宫允贞将她送了出来。

  聂夏鸾给俞越共享了位置,便沿着街道开始往回走。路上每一家店门口几乎都摆了一颗圣诞树,有的还有圣诞老人扮相的店员在门口揽客,橱窗玻璃上贴着圣诞节的饰物,彩灯沿街一闪一闪,路上行人来往,时而还能听到圣诞歌曲。

  聂夏鸾身上还穿着校服,虽说是冬装,可过冷的天气还是冻得她一阵阵地打颤,不过看看街上成双结对情侣,想到俞越,她竟有些痴傻地笑了起来。

  俞越老远就看到聂夏鸾缩着脖子的小可怜样,索幸街边正好有车位他行云流水地侧挺到车位里,鸣了几下喇叭。

  聂夏鸾一个抖机灵超周围看了看,只见俞越的黑色奔驰正停在路边,刚灭了车灯,熄了火便不再有什么动静了,就像是——在赌气?!

  聂夏鸾一刻也等不了,她跑过去拉开车门就赶紧钻了进去,车里开着空调,真暖和啊,她搓着手,关上车门后不住地往手心里哈气。

  “俞……啊呀!”刚缓过一点,聂夏鸾就就兴奋地转向俞越,不料被俞越抓起一件衣服披头扔了过来,把她整个头和上半身都盖住了。

  聂夏鸾从头上扯下衣服,这才看清楚了俞越没穿校服,已经换了一身了,像是精心准备过。不过,俞越没给她好脸色,他斜椅着车门,身体微侧向聂夏鸾,宛如坐在王座上的君王,丰神俊朗,顾盼神飞,他薄唇动了动:“穿上。”

  两个字像一瓢冷水,把聂夏鸾脸上的笑意浇成了委屈:“哦。”

  聂夏鸾脱了校服外套,吧啦着衣服准备穿上,才发现那是时下最流行的面料,柔软暖和,还特别轻,斗篷式的设计倒显得有几分甜美,不用说价格绝对四位数,而且千位肯定不是一!跟着宫允贞混了这么久了,看衣服的水品还是有的。

  “你怎么会有女孩子的衣服?”聂夏鸾问。

  “我怎么会有女孩子的衣服?”俞越剑眉一挑,扭头看向挡风玻璃外的街道,闷声说:“刚刚来的路上买的。”当然,他不会说人家店里刚到货,服务员刚给模特穿好,他就让人从模特身上剥下来。

  聂夏鸾胸腔里一股暖流涌起,顺从地穿上了外套。俞越余光瞅见聂夏鸾脱了校服外套后就是一件紧身的高领衫,从纤细的脖颈到发育良好的胸部,还有盈盈一握的细腰,他喉结动了动,不再朝聂夏鸾那边看。

  “刚好合身诶!”

  直到聂夏鸾发出一声惊叹,俞越才扭过头来,目光柔和了不少,他伸手抓住聂夏鸾的一只手,冰凉的触感让他蹙起了眉,腕上给了些力道,轻轻松松就把聂夏鸾拉近了自己,另一只手触上她冻的通红的小脸。

  脸上一阵酥痒,聂夏鸾不敢看他的眼睛,因为他目光灼灼,蛰伏着猛兽。

  “我……我有东西要给你!”聂夏鸾慌忙推开俞越在包里翻腾了起来,俞越饶有兴致地抱臂看着她,知道聂夏鸾将她所谓要给他的东西双手呈现在了他的眼前,怒火不由分说地窜上了头。

  那是一张银行卡,不久之前宫建给她的,里面是她画设计图全部所得。

  “你觉得我会缺钱?”俞越压着怒火问,即便如此脸上的愠色却已上三分。

  “诶,我没觉得你缺钱,你别生气嘛。”聂夏鸾读得懂俞越的情绪,一时之间竟不知该如何开口。拿着银行卡的双手也放回了膝盖上。

  “让你开心的忙活这么长时间,说要给我的东西,就是这个?我缺钱花是不是?”俞越质问的语气里充满了对钱的不屑,“我跟你在一起,难道是图你这个吗?”

  “是啊,在你看来,赚个几十万简直就跟小丑一样的伎俩是不是?”聂夏鸾委屈的声音里已经带着哭腔,那毕竟是她花了很长时间画出来的图纸啊,在认识俞越以前就开始画了,直到认识俞越,才让她有了尝试把设计图投稿换成钱的想法,可现在,她却觉得这点钱,是多么的拿不出手。

  俞越一愣,脑子里还没来得及思考怎么解释自己并无瞧不起她的意思,聂夏鸾已经以最快的速度脱下了外套,拿起校服外套和书包准备离开。

  俞越心中一沉,探身将聂夏鸾拉回,顺带把开了一半的车门关了起来。

  聂夏鸾被圈在车座靠背和俞越的胸膛之间,她紧贴着靠背,不敢往前一点,俞越离她太近了,她甚至听得到他的呼吸,感觉得到喷薄在她脸上的温暖。

  “你……你要干什么?”聂夏鸾忍着委屈,轻声问。

  “说服我。”俞越低沉的嗓音,醇厚带有磁性,“说服我我就接受。”

  “不!我不要给你了!你不想要就不要,想要我就必须给你吗?”聂夏鸾扭过脸,她心里堵着气,却被俞越捏着下巴硬生生地把脸掰正。

  “必须!”俞越盯着聂夏鸾,像个君王一般宣誓着主权,而后,就在她的绵软的唇上落下了重重的一吻,攻城掠地,缠绵悱恻,聂夏鸾连推开他挣扎的机会都没有。泪,无助地流了下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