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微曦:寻溪,寻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4章 俞越和郑玄哲的密谈

微曦:寻溪,寻熙 凰呀 2349 2020.02.15 23:09

  “你们今晚别去皇朝了。”俞越说,“白色骑士被查那晚,袁刚跑了,就在皇朝,最迟明晚我就把他送进去。”

  “所以昨晚你才不让我喝酒。”聂夏鸾心中一暖,脸上挂着有些羞涩的微笑,虽然她已经猜到,但被俞越亲自说出来,还是让她感到很开心。

  “能帮我一件事吗?”俞越想了想问。

  “你说。”聂夏鸾很开心他能请她帮忙。

  “让郑玄哲下午家长探望的时间进来一趟,我需要他的帮助。”俞越看着聂夏鸾,眼神很诚恳,“佑臣查了他一天的行程,他都在特别调查部,我的身份没法跟他接触。”

  “那,为什么是家长探望的时间进来呢?”聂夏鸾不解。

  “那个时候人多不容易被察觉,我这两天都不会离开学校,向夕会这么告诉隆坤,他也会派人盯着。袁刚如果在这两天出事,黄欣蕊就不会怀疑我。”

  “好。只要你能安全。”聂夏鸾双手握住了俞越的一只手,脸瑕绯红,美的天然。

  “你不怕我让郑玄哲陷入危险?”俞越试探性的问,在他的印象里,聂夏鸾不是这么没有戒心的人啊。

  聂夏鸾摇摇头:“你是问我为什么不怀疑你吗?其实……我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你不会,即便你没有救过我那么多次。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就是暑假里那个晚上,我就没觉得你是坏人。是不是很奇怪?”

  俞越的喉结动了动,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今聂夏鸾不记得以前的事,可自打他们这次相遇短短几个月以来,她原来是那么的相信他,没有任何理由的信任。

  俞越又将她揽进自己怀里,嘴角扯出了一个复杂的笑。

  下午,郑玄哲因为聂夏鸾的一个电话如约而至。

  从校门到第三图书馆还引起了不小的一阵骚动。天才律师和高颜值的光环倒是帮他吸了不少粉,毕竟他接手的案子就没有输过,如果不是现在为特别调查部做事那他的热度还会更高。

  进了第三图书馆几乎也就没什么人了,聂夏鸾起身迎接。郑玄哲正奇怪为何今天聂夏鸾一定要他过来探望,俞越适时地从楼上走了下来,这会他穿戴整齐,就像个要谈生意的商人一样。

  聂夏鸾看了一眼俞越,正要跟郑玄哲解释:“其实……”

  “其实是我拜托她请你过来的。”俞越不疾不徐地说,“我想单独跟你谈谈。”

  俞越身体稍微侧向楼梯,显然是要请郑玄哲上去。郑玄哲思及俞越被拘留后又救了他一事,也算有交情,也便跟了上去。

  “什么事?”俞越闭上了公寓门,郑玄哲便问。

  俞越一语不发,从桌上拿了一个文件夹递给郑玄哲,淡淡地说:“你对我有敌意。”

  “如果你不是通过夏鸾找我的话。”郑玄哲说着,接过文件夹。

  “你怕我给她带来危险。”

  两人简短的几句话,全部是陈述句,亦或是肯定句。俞越看得穿郑玄哲,郑玄哲也一样,他毕竟是律师,见过的人太多。

  郑玄哲不再说话,翻看起了文件。他翻的越来越快,没多会就合上了文件夹。

  “你查我。”郑玄哲应对自如,事实放在眼前,他也不需多问。文件里的内容有关郑玄哲一家是怎样惨遭火葬,只留下他一人,而后他又为何做了律师,为何关了律师事务所为专查黑社会的特别调查部做事,在特别调查部他又做了哪些调查,文件上一清二楚。可以说不用猜都能知道郑玄哲要复仇。

  “别误会。”俞越说,“天娱会所被查那晚,你找了个叫许薇子的女孩顶了我的卧底身份,我还得谢谢你。”

  “并非我本愿,你也不必谢我。你也救过我的命。”郑玄哲将文件放回桌上,打消了一些对俞越的敌意。

  “那算两清,我今日只是跟你谈交易的。”俞越说,“你要的消息我的身份比你更容易打探,我的身份做不了的事,想请你帮忙,仅此而已。”

  俞越将自己正在做的事原原本本地说给了郑玄哲。

  “你卧底在一个黑老大身边,告诉我你在扫毒?”郑玄哲十分谨慎。

  “我本意只是找我失散的堂弟,这是后面才接的任务。”

  “你可以轻易查到我,我却没办法查到你。”郑玄哲又说。

  “你可以去查,靳氏雅梵旗的总裁,他的外孙全熙元——那是我的真名,这个人行踪神秘,从没人见过他,因为他成了卧底。或者十年前的当红女星全示岚和黑道老大的绯闻和后来的自杀事件,那是我姑姑。你还可以查那几年间是否有人将全枢元更名为许耀成,那就是我堂弟。你是律师,查不到我这个卧底,这些东西,你要查难道不是轻而易举吗?”

  郑玄哲的眼神缓和了许多,至少没有敌意了,俞越说的没错,没有人会把这些事情联系在一起来猜测他,而郑玄哲要查这些事情轻而易举。

  “夏鸾,我还是不希望她涉足危险。”郑玄哲说,“今日之前她从未因为别人的事求过我。”

  “在这件事上,我的担心不会比你少。”俞越目光灼灼,“十年前,奥兰公园后门奥北路32号旁的巷道里,华民医院接120在那里接到一个被刀砍伤,失血过多的孩子,打120并且后来给那个孩子输血的就是夏鸾,被救的人就是我,那时她才六岁,她不叫夏鸾,他叫聂兰溪。”

  郑玄哲睁大了眼睛,他很震惊,和聂夏鸾生活了那么多年他从来不知道。

  “当时我的名字是全熙元。”俞越说,“他父母已逝,你可以去查,他父母怎么死的,当年发生了什么,后来她就因为承受不了失忆了,你是在那之后进入聂家的,聂家人恐怕没对你说过这段,不过你知道的,上次你受伤她就失忆了一段时间。”

  “你告诉我这些……”

  “这场交易必须建立在绝对的信任之上。”俞越的声音依旧没有任何波澜,“我告诉你这些,是告诉你,聂夏鸾,我绝不会允许任何人任何事伤害她。请你相信。”

  “你的事情,多一个人知道,你就多一份风险。”郑玄哲提醒他不该这么天真,“如果我不同意跟你的这场交易呢?”

  “撇开其他,你是个律师不是吗?”俞越嘴角勾起笑真诚而坚定,不带意思玩笑,他向郑玄哲伸出了右手。

  郑玄哲打消了一切疑虑,也笑了,他看着眼前这个只比他小了几岁的大男孩,其实俞越一开始就掐准了他一定会同意,因为俞越相信他从未愧对律师这个行业,是站在正义这一边的。

  俞越本可以拿出他是卧底的证据,郑玄哲就会帮他,这么多的说辞全是为了让郑玄哲信他,因为他这个人而信他,而非因为责任和证据。

  郑玄哲算明白了,俞越在找伙伴,而不仅仅是替他做事的人。郑玄哲很满意这个伙伴,他也伸出了右手。

  最终,这个见面就该握的手总算是握成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