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寻墓探险 诡墓笔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阴谋

诡墓笔录 风里稻草 2030 2018.06.13 23:12

  我心里一怔,又仔细地打量了他一眼,再看看手里的展子虔的画,这绝对是珍品,而且是不可多得珍品,只要稍微运作一下,或者将它转手给专门搞古画交易的人手里,百万的价格绝对不算高。

  想到刚才大话已经说出去了,我咬了咬牙,又看在钱的份上,说道:“那好吧,既然杨叔执意要低价贱卖,我做生意的岂有拒绝的道理,成交了。”

  既然决定了,当下便拿出手机给他转了十万在他账上,至于现钱我可是没那么多,他也不在意,见我终于答应了,早已经喜出望外,仿佛是完成了一件重大任务般,一颗心都放到了兜里的感觉。

  他的表现更让我生疑,感觉到这里面怕是有很多的猫腻,心下也不由得开始琢磨起了要如何迅速把画给脱手了,因为这东西很可能真的是一个烫手山芋。

  中年男人收到了钱后立马就喜笑颜开起来,话也不多说,直接起身就开门往外走,那模样生怕我再叫住他要退钱似的。

  我也不在意,既然已经有了注意,畏首畏尾的也没意思,看着中年男人出门去后,便快速的把门关了起来,今天不用再做生意了。

  得了这么一笔买卖,只要成功转手出去就能赚上一大笔,父亲在的时候,一两年也难赚的了这么多,这次确是真被我给做成了。

  心里的高兴自然不用说,将画卷放回檀木盒子,这才想起这盒子也不是凡品,如今一块儿卖给我了,又是一笔以外的收入,想到这里心里更是兴奋无比。

  小心的把檀木盒子拿上了楼,放在书桌前再次打开来,将画给拿出来铺在桌上,开了灯,拿出手机调好角度给这幅画拍了一张全身图。

  在联系人里找了找,把猴子的电话翻了出来,然后把刚照好得照片给他发了过去。

  猴子从小就在京城长大,祖上也是倒腾古董买卖的,如今在京城潘家园就有一家铺子,是祖上传下来的,这些年我也去看过他几次,他也来我这里住过几回,关系一直都很铁。

  京城潘家园那边的市场自然不用说,三教九流混杂,却又藏龙卧虎,想要在那个地方找到买家,将东西卖出个好价钱并不难,刚好猴子就有这方面的门路,所以我第一时间就想到了他。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以前一些稍微大点的买卖都是父亲亲自接手处理的,那些合作伙伴和地头上的行里人,其实我都不怎么熟,人家估计也不会卖我这个年轻小子的面子。

  坐在床上等猴子的回信,无聊之下再次把画展开来仔细欣赏起来,说实话,和父亲这么些年,也见过不少好东西,比这画更好的东西也见过不少,但是从没有自己经手过。

  看着这幅画,真的有种飘飘然的感觉,几十上百万的买卖,竟然就这么轻松的被我做成了,这钱赚的也太容易了吧?我不禁有些得意。

  随手拿起那个檀木盒子,在手里掂量了一下,分量还不轻,这也是个好东西,要是陪着这幅画一起出手的话,一定还能多赚不少。

  而就在这时,我眼角突然瞟到盒子里面垫的黄色绢布,一个角落被我不经意间的掀了起来,露出了一小块黄褐色的布片。

  我有些疑惑好奇的把黄色绢布给拿了起来,接着惊讶的发现,一整块黄褐色的布片竟然就垫在盒子底部。

  而且第一眼我就认出了这是什么东西,丝织帛书,绝对是丝织帛书无疑。

  怎么会在盒子里藏了一张丝织帛书?我惊讶不已,小心的把帛书拿起来展开,入眼都是一些弯弯曲曲的符号和寥寥几个篆字。

  “战国帛书?难道是战国帛书?”我吓了一跳,这上面的文字虽然不多,但一眼我就认了出来,这就是战国时期的文字。

  战国帛书存世量可是很稀少的,丝织品想要几千年不坏其实很难,保存下来的一般都不完整,可是眼前的帛书虽然看起来陈旧的只要稍微用力就能将其揉成飞灰,但是整体上却非常完整。

  “怎么会有这种东西藏在盒子里?”

  我再次疑惑起来,仔细想了想,感觉到了一丝不安,要说这份帛书之前没人发现,一直藏在盒子里,我绝对不相信,可是如果那中年男人发现了帛书的话,为什么不将它拿出来了呢?这可也是个好东西,有心卖的话,也能卖个好价钱。

  “阴谋!”突然,我心中一紧,有种不祥的预感浮上心头,实在是今天遇到了太多不可思议的事情,仔细联想起来,似乎每件事都不合理。

  “可是这怎么可能呢?有什么阴谋要针对我?”我心中虽然吃惊,但也没昏头,我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在道上没名没姓的,甚至都不算是道上的人,只不过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而已,也没得罪过什么人,没有理由会有谁要设局害我啊。

  “难道是我自己多想了?一切不过是巧合?”想了想,我又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神经过敏了。

  不过当我摸到兜里的青铜小人的时候,立马就又明白了。

  “不对,绝对不是巧合,是有人故意安排的。”

  可是这又是谁安排的呢?难道是我父亲?可是如果是我父亲的话,何必不直接告诉我,他要是想让我做什么,我怎么可能会拒绝他,用不着这样大费周章。

  既然不可能是我父亲,那就是别人了,甚至还和十多年前的事有关,也一定和眼下我父亲失踪有关,那这人是什么意思呢?给我送钱来?还是在告诉我什么?

  是朋友还是敌人?看起来似乎是在帮我,可是耍这样的花样干嘛呢?如果是想害我,那他倒是和父亲有仇,还是和十多年前的事有干系呢?

  一系列的问题瞬间在我脑海里飘来飘去,可偏偏我又没有任何的头绪,这之间肯定有很多我不知道的秘密,这些秘密好像正在向我靠近,要将我卷入其中,而现在的我似乎已经落入了这个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