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灵异鬼怪 轮回引路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顺利入地府

轮回引路师 淑尤子 2333 2018.11.25 22:02

  “哦,这样啊……”我这才反应过来,“可是,要怎么把他放进我的书册里呢?”

  “唉……”赤玄虽然不想再跟我说话,奈何帮助我也是他的职责,只好说道:“打开他所在的那一页,念一下你之前看到的那个术法,就可以了。”

  “可是,我之前所念的是将他收了的术法呀?”我有些疑惑。

  “就是把他先收了,然后到地府再把他放出来,况且你觉得如果你不这样做,他能进入地府吗?”

  “那好吧……”我转头看了李瑾一眼,说道:“你不要怕,我先把你放到书里面,随后再将你给放出来。”

  李瑾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因为本能的信任,就像我对于赤玄一样,他并没有半句疑惑,只是点了点头。

  我也按照之前的方法又做了一遍,这一次果然非常的顺利,李瑾转为一缕白烟就进入了我手中的书册中。

  “好了,现在我们可以出发了。”我说着自然而然地就将手抓住了赤玄的衣袖。

  他估计也没有想到我竟然会如此不见外,眼神中有些震惊,但是却也没有多说什么。我更是不会对于这种微小的事情多加关注,还在终于可以帮到李瑾的情绪中欢心雀跃。

  “你抓紧了,掉下来我可不负责…”赤玄自从看到我的那一刻起就对我不甚友好,加上我又对他多有麻烦,所以他的态度不好也是应该的,我连连点头,又将手上的力气加大了一下,“好,我知道了,我肯定不会再脱你后腿的。”

  “但愿如此!”这句话刚说出口,我们就腾空而起了,相比于之前刚接触飞行来说,我这次也就没有太多的新鲜感,大有一种司空见惯的感觉,毕竟又不是第一次飞了,哪里需要大惊小怪的。当然这都是后话,我最大的特点就是喜新厌旧,虽然说我刚开始对于飞行是无比向往的,但是现在已经是没有了太大的兴趣了。飞了不大一会儿,我就觉得有些无聊了,眼睛有些涩涩的,有些想要睡觉,而且这里的风吹的我有些冷。所以就顺着赤玄的身体往上找了找,抬头看着他还在专心致志地飞行,立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用双手将他的腰给环绕住,还在心中为之后的后果做了打算,如果他要把我给扔下去,那我就不撒手,他也没有办法,毕竟刚才那样子抓住他飞行实在是太累了,所以只好拼一把。可是令我没有想到的是,他只是低头瞥了我一眼,然后又将头转了过去,继续带着我往前飞。我在心中窃喜,可能是赤玄也有些冷了吧,看样子我的运气还是不错的,恰恰是这个时候做了这样一件事,如果换做以前,恐怕自己已经被丢到了山脚下。虽然说现在自己是不怕摔,但是如果让我自己走会地府,还不如直接就让我灰飞烟灭呢。

  虽然说在生前我做了很多的坏事,但是现在我都不记得了呀,所以才不会有任何的心理压力呢,只要现在的生活无忧无虑就好了呗。看样子我的这个情况还真真应了那句“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实在是不幸中的大幸,如果不是留在阴间成为了无常鬼,以我之前的罪行,估计投了胎也不会是什么好胎。想着想着,我不自觉就闭上了眼睛。令我奇怪的是,在梦里面有一个非常奇怪的地方,那里所有的姑娘都穿的非常艳丽,画着浓厚的妆容,莺歌燕舞,下面一些达官显贵喝酒作乐,一片纸醉金迷。而我在最高的高台上弹琴,我不记得我会弹琴呀,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而且有一个人,穿着一身白衣,就像白雪一样,纤尘不染,一步一步地朝我走过来,我努力想要看清楚他的模样,但是我的这种感觉越浓烈,他的模样就越模糊。突然,我猛地摇了一下头,整个人也就不受控制了,一下子从赤玄的怀里面掉了下来,幸亏赤玄反应快,立刻就将我拉了上来。我被刚才的情景给吓得不轻,看到现在还平平安安的活着。唉,我总是觉得我还活着。抬头正好又看到了赤玄的下巴,一瞬间,所有的感情就喷薄而出,我将他抱的更紧了,“多谢救命,多谢救命!”

  赤玄并没有说话,只是任由我抱着他。事后,我对于他的这个反应非常奇怪,而且今天他对我的态度都非常奇怪,出奇的包容,之前还没有想太多,但是到了阴间之后,我就开始斟酌了起来,越想越觉得不对劲,难道是暴风雨之前的安宁?而且我还听说,阴间有的鬼所犯的事比较严重,很有可能会进入十八层地狱,将所有的痛苦都走一遍,不过在实施这一做法的前一天,都会将他们的一些小愿望给实现,当做安慰。那,我不会也是这样吧?难道阎王爷偷偷的给赤玄下达了什么命令,他又后悔了,想让我这个“十恶不赦”的大坏蛋给打入十八层地狱?

  “赤玄,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事了?”我走在火焰环绕的祭生湖上不安地问道。

  “没有!”

  “那,阎王爷是不是要处罚我?”

  “不是!”

  “那,我的官职是不是保不住了?”

  看着我忽闪忽闪的眼睛,赤玄抬头看了看远方,并没有立刻回答。我有些着急了,“真的是要罢我的官?”

  “没有!”还是这两个字,但是我的心瞬间就放松了下来,但是他今天对我如此包容,到底是为什么呢?而且自从从那个洞回来之后,赤玄就心不在焉的,明明人在这里,但是你却能明显的感觉地到,他心里在想什么东西。

  “那,你怎么了?”我快速追上他,想了一下,还是将自己心中的疑惑给问了出来。

  “我能怎么了?没事!”赤玄微微皱了皱眉,低头看了我一下,继续若无其事地往前走。

  “可是,我怎么觉得你有心事啊……”我敢确定这并不是我的错觉,赤玄肯定有什么事情埋在心中。而我这个人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打探别人心中的想法,这并不是我有多么好事,而是只有我了解了之后,我才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

  “没有!”赤玄稍微有些愠怒之色,但是很快就被他给压制住了,可能是觉得跟我这样一个新上任的无常做过多的纠缠面子上也不好过吧。

  “还不快把他给放出来?”看我一动不动,赤玄提醒道:“还想不想完成任务了?”

  “哦……”我这才意识到,自己身上还有另外一个灵魂呢,“不好意思啊,我给忘了……”我将书册给打开,还是说了之前的术法,李瑾就从里面出来了。

  可能是觉得我不是故意的,加上态度还算虔诚,李瑾连连摆手,“姑娘不必自责,姑娘愿意帮我已经是对我莫大的恩赐了,我怎么会怪姑娘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