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我心匪石我心匪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有劳

我心匪石我心匪席 我笔名叫九顺 1674 2019.07.26 00:06

  夏灼先是快步走向了马车前的云儿,而顾梵生则随着朱全在后面走着。

  “云儿,你怎么会来这里?”夏灼说着,侧目透过车窗往马车里看,没看人,只有又将视线移到了云儿身后的,已经从马上下来的那几个人,“是张老爷有事要找苏伯父?”不然夏灼实在是想不出云儿还有其他出现在这里的理由,更怪异的是,云儿身后这些人,从衣衫上看便不是家奴,而且各个强壮魁梧的,除了骑马带队的那人,看着像个书生。

  “不是,是我,是·····”云儿说着,转头去看正朝着她们两人跨步过来的那书生样的人。

  “在下王普,家主和张老爷认识,听张老爷说永丰苏家布匹织的有名,我家里也正缺一批布料,就想着来看看,所以劳烦云儿姑娘带路。”王普面色温和,不紧不慢道。他说着,还不忘向夏灼行礼。

  “哦,是这样呀!”夏灼回礼道。

  “云儿!”顾梵生这是也和朱全一同走了过来。

  “云儿见过顾公子!”云儿想顾梵生行礼道。

  “云儿是带这位王先生来看苏伯父家的布料的。”夏灼向顾梵生解释王普的来意,“王先生是从张老爷那里知道的苏家布料,就想买些。”

  “原来是谈生意。”顾梵生道,“那就劳烦王先生随我去布庄里看看吧。”

  “好!”王普答应道。

  云儿和夏灼坐了一辆马车,顾梵生则顺路坐朱全的马车,王普他们一行骑马,朝着苏家在城南的布庄行去。

  马车上,夏灼道,“云儿,你就只身一人随着这位王先生过来的?”她总是觉得有些许不对劲。

  “是!”云儿脸上的笑尽量自然,却还是带着牵强,“因为我之前随着老爷夫人来拜访过苏老爷一家,所以对姑苏道永丰的陆路熟悉。”

  “那也不至于派你一个小姑娘和这些人一起呀。”夏灼其实是担忧云儿的安全。女孩子外出,警惕总还是要的,“他们是很可靠的人吗?回去的时候,你若害怕,我送你。”

  云儿脸上极力掩饰的紧张,在听了夏灼的话后化作了真诚的笑意,“你不用担心,”云儿伸手握住夏灼的手,“这个王普先生是个极好的人,这在永丰是谁人都知道的。”王普懂医术,平日若是无事,他倒是还会去姑苏的一药房里坐诊,分文不收。他这好名声也就是从这里传出来的。也正是因为知道这些,所以云儿才会答应随王普来这里找夏灼。

  “原来是这样。”知道王普可靠,夏灼心里的石头倒是落了下来。

  “夏灼,”云儿侧了侧身子,直硕硕的看向夏灼,道,“这个王普先生宅心仁厚,他若是有事问你,你如实作答就好,不用有欺瞒的地方。”

  “他有什么事情要问我?”夏灼疑惑道,“我是在苏府做事,但主要是照看苏伯父的小女儿,不牵涉布庄的事儿。”

  “我是说万一!”云儿郑重其事道。

  夏灼还没回答,马车已是到了地方,停了下来。

  下了马车,夏灼见顾梵生在和朱全道别,也就过去同朱全说了两句,目送他离开,然后随着顾梵生他们进了布庄。

  夏灼对这布料一点是不懂,但看着顾梵生把这布料给讲出了个三六九等来,听着倒也是有趣,全当是科普了。

  眼看临近中午,顾梵生还要赶着马车去乡下运布匹,也就不敢多耽误,就将王普交给了同店的伙计来招待。

  “你什么时候回来?”夏灼随着顾梵生去后院牵马车,问道。

  “怕是要到明天了。”

  “那你路上小心!”

  “嗯,你在家里要乖,好好上课,好好照顾·····。”顾梵生不放心的叮嘱道。

  “知道了。”夏灼打断他的话,无奈道,“照顾好你自己吧!”

  顾梵生笑,“好了,那你就自己回去吧,认得路吗?”

  “认得!”

  “不认得就问着回去。”顾梵生道,“不多说了,我走了!”

  “嗯!”夏灼目送顾梵生离开。

  送走了顾梵生,夏灼返身回到店里,王普和云儿正要往店外走,“云儿,你们要去哪儿?”

  “是我看中的布料暂时没有足够的话,看来我是要在这边呆上几天了。”王普抢先道,“不知道哪个客栈离这边近?”

  “出门左转不到一里地就有家客栈,您可以现在那里暂时歇歇脚,不出意外,明日您要的布料就能给您凑齐了。”随在一旁的伙计上前道。

  “好,那我明日再来店里。”王普对伙计道。

  “云儿,你晚上要不要和我一起睡?”三人出了门,夏灼低声问云儿。

  云儿却是先看了眼王普,道,“我今日就要回姑苏去,夫人身边正缺人手,我不能离开太久。”

  “这么着急?”

  “来日方长!”云儿宽慰道。

  “那你怎么回去?”夏灼问。

  “我会让我手下的人护送云儿姑娘回去。”王普开口道。

  夏灼顿默,想着之前云儿说起王普的话,又看了看王普,而后行礼道,“有劳!”

举报

作者感言

我笔名叫九顺

我笔名叫九顺

猜,王普为什么而来?

2019-07-26 00:06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