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我心匪石我心匪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又是广州?

我心匪石我心匪席 我笔名叫九顺 2135 2019.07.02 16:24

  一早上的课上完,夏灼就明白自己是掉进顾梵生挖的坑儿里了。

  早上同阿媛一起到书堂坐下,掀开昨天钱澜给的书,她就有点懵圈,说好的繁体字呢?书上的字明明就是一堆天书!

  教书的先生刘御更是盯着她不放,说是苏盛苏老爷交代过。所以刘御甚是用心的把她的无知了解的一清二楚,还让阿媛这个小丫头私下里一天教她认十个字,好赶上他教课的进度。而刘御给阿媛的好处是,这几天不让她背古文。

  夏灼看着年过六十的刘御,头发花白,身形消瘦佝偻,穿着一身蓝色洗的发白的长袍,不苟言笑,出口成章,动不动就背‘之乎者也’的,出于对有学问的长头发的人的惧怕,让她是有口难言,连个声都不敢吱,只能无语的看着阿媛在她旁边的座位上偷笑,看她笑话。

  “我本来还真是打算和我爹说把你给弄走,但是有你在,刘老头盯我就盯得少了,呵呵,挺好的。”上完课,两人拜别了刘御,从书堂到膳厅用饭,阿媛小人得志的道,“一会儿我在书上给你圈十个字,你自己照着练,晚上我检查。你也不需要一个字写几十遍,只要能认得,明天刘老头考你,你能蒙混过去就行。”

  夏灼无力的撇了眼自己身前得瑟的小丫头,道,“什么时候去马场练马?”

  “等太阳弱下去再说。”阿媛道,“你一会儿就去练字,去马场回来估计天都要黑了。你要是练不会,就别去马场了,不然刘老头肯定也有法子罚我。我去和我娘说,不怪你没陪着我。”

  “你敢去说!”夏灼心情本就不好,这会儿被这得瑟的小丫头弄的更烦了。“阿媛,”说着,夏灼跨步拦到阿媛面前,“你爹有没有告诉你,我有什么特长没有?”夏灼觉得这个小丫头需要提点下,不然按照她这性子,后面保不准就欺负到她头上了。

  “没有呀,”阿媛眨着圆鼓鼓的大眼睛,道,“你有什么特长?哦,我知道了,你的特长就是连个字都不认识!”说着,阿媛自己笑了起来。

  夏灼深呼吸,心里默念了几遍“她还是个孩子,她还是个孩子·······”,压下情绪,弯着腰,看着阿媛的眼睛,皮笑肉不笑的说,“你答错了,我的特长是,力气特别大!”

  阿媛听夏灼说着,只见夏灼一只手拉住自己腰间的衣服,一只手忽的拎着自己,把自己给举了起来,“啊!”阿媛腾空而起,脸差点贴到这走廊的廊檐。

  “我不想做坏人,但是,我不是不能做坏人········”夏灼将小丫头放下来,依旧看着她的双眼,面无表情道。

  “你,你怎么做到的?”阿媛完全没听夏灼的话,反而是抓住她那支将自己举起来的手,左右端详,像是要找出暗藏的机关。因为阿媛这个头不算小,七岁一米二左右的身高,她爹这两年都不抱她,嫌她重,可夏灼像是玩儿一样的举上举下,真是让她震惊了。

  “先听我说完······”夏灼试图抽出手,让阿媛注意力集中到她的话上,可这小丫头对她的手真的是入了迷了。

  “夏灼姐,”阿媛这次将夏灼的手一下抱进了怀里,惊喜道,“你怎么把我举起来那么高的?”

  “夏灼姐?”刚才还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儿,这就变成姐了?

  “夏灼姐是不是太生疏了?”小丫头笑的谄媚,“灼姐姐怎么样?够不够亲近?灼姐姐,你吃什么才变得力气这么大的?东街卖馄饨那人的儿子李浔,前两天仗着比我大推我,可我力气比他小,打不过他。灼姐姐,你教教我怎么力气变大!”

  夏灼真不知道这小丫头的脑回路是什么样的,心累!

  “我就吃饭而已。”夏灼已经无语了,“咱们能去吃饭吗?我饿了。”

  “能能能,当然能,”见夏灼转身要走,阿媛小跑着又跑到了她面前,拦住她的路,道,“那灼姐姐你再把我举高高一次!”说着,小丫头举着双臂,等着夏灼举。

  夏灼叹气,伸手将阿媛抱到一边去,给自己腾了条路继续走,阿媛则不气馁的跟在夏灼身后,欢天喜地的叫着灼姐姐。

  钱澜和苏盛每日也都有事要忙,所以夏灼陪着阿媛吃完饭,碧落过来交代,阿媛要睡会儿午觉。

  经过那一举,阿媛这小丫头对夏灼的态度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对夏灼唯命是从,睡午觉可以,但是要先举高高,夏灼无奈照办。

  夏灼觉得自己今儿个不顺,一个坑接着一个坑的等着她跳。

  阿媛睡下,碧落再次过来探望,说她看着阿媛,夏灼可以也许睡个午觉。这如今已经进入五月份,温度回升的很快,中午午休已经是很有必要了。

  夏灼从阿媛的住处离开,道门口问家丁城南的铺子怎么走。对于顾梵生给自己挖的这个坑儿,她实在是气的睡不着。虽然上学这事儿,她是跑不了了,但是她肯定不能就这么让顾梵生算了。

  夏灼按照家丁说的,往城南去。

  这永丰算不得大,但是因着盛产棉花,后来又有苏家的布匹闻名于世,街道巷子上也都热热闹闹的,市集发达。只是中午温度稍高,倒是消停些。这一路都走的安静,到了城中心的告示前,突然见人头攒动,围着告示的人一圈一圈的往外排,其中多数是来往来的客商,肩上扛着包裹。

  夏灼见告示前还站着三四个衙役,就好奇的往前凑了凑,听其中一个衙役道,“即日起,凡是自广州来的客商,在永丰需要停留的,无论商贾还是平民,都要到衙门去登记记录,一旦发现有隐瞒来处,私藏包庇的,全部按私藏罪犯来办,打一百大板,关进大牢,听候处置!”

  “又是广州?”夏灼记起之前被绑架的事,苏盛也说估计是广州那边来的盗贼所为,所以才不敢大声声张,拿了钱也没为难他们。

  夏灼想着,官府也许还是在追盗贼,所以才发布此告示。也许,他们应该报官,让官府的人把那海盗给抓了,不然来往的客商不还要倒霉?但是想起苏盛的叮嘱,不想让此事被人发觉,她也收了这想法,继续找苏家在城南的铺子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