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我心匪石我心匪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偷渡私货

我心匪石我心匪席 我笔名叫九顺 2577 2019.07.20 12:35

  夏灼因着半夜出去了一趟,上午的精神很是不好,无精打采的,被刘御给说了一顿,站着听了一上午的课。

  “灼姐姐,你今天怎么无精打采的?”目送刘御出了书堂,阿媛随即凑到了夏灼的身侧问。

  夏灼坐在椅子上,看着凑到自己身侧的小丫头,摸着她的头发道,“昨晚做了噩梦,没睡好。”而真相,当然是她和顾梵生昨晚一起去给那女子送干净的衣物食物过去,她给那女子换了衣服,简单擦拭了身体,一通忙下来,回到苏府都已经是丑时末了,早上又起得早,她怎么能不瞌睡?顾梵生早上走的很早,估计情况比她也好不了多少。

  “什么噩梦?”

  “上午不能讲梦,会成真的。”

  “那你今晚给我讲这个噩梦,哄我睡觉,好不好?”

  夏灼看着阿媛一脸殷切的笑,皱着眉道,“噩梦,你确定要在你睡前讲?”

  “嗯。”阿媛说着点头。

  夏灼觉得没法聊下去了,起身拉着阿媛去用午饭,“你下午和韩护院一起去骑马,我回去补个觉好不好?”

  “可是我想灼姐姐你和我一起。”阿媛有些失落道,“但是灼姐姐你这么困,那就在家里休息吧,可晚上你要讲故事哄我睡觉,好不好吗?”说着,小丫头晃动着拉着她的手臂,不停的撒娇。

  本来还想着是个贴心的小可爱,可最后还是要让她讲故事。夏灼知道自己今天是逃不了了。阿媛已经说了多时了,要让她哄着睡觉,今天逃不出这小丫头的‘手心’了。

  “好!”

  “灼姐姐你最好了,举个高高好不好?”阿媛说着,已经自觉的伸直了手臂,等着夏灼举。

  夏灼对抱抱举高高已经习惯了,随手一提,惹的小丫头满脸的笑意。

  吃过饭,碧落来将阿媛领取了钱澜那边,夏灼提早闲了下来。但是她闲下来可真不是为了补觉,而是为了找法子赚钱。顾梵生的钱被她给花了一大半,他还打算着租房子,所以她可不是要赶紧将挪用的钱给补上吗?刚好顾梵生要三天后才能回来,她要赶紧找个法子赚钱。

  下午,等太阳稍稍敛去了锋芒,夏灼就出去到街上去转悠。这集市似是比以往热闹了许多,街道不是人烟稀少,大批的商队不断穿梭其中,有的看着还不是中国人,像是印度或者阿拉伯人,倒是奇特。

  “大少爷,您就别难为小的们了。”夏灼正看着来往人群疑惑的时候,看到不远处的背影像是朱全,两个小厮拦在他身前,似是哀求,道,“上次您把我俩留在粥棚帮忙,不让我俩跟着就惹了老爷不快,现在老爷都说了灾民的事不准您再多管,您这不是还要激怒老爷吗?”

  “你们两个·······”朱全气的将新手杖往地上戳了两下,似是要将地面给戳个窟窿似的,最后也无法,只能被逼的往回走,一抬头就看到夏灼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正看着他这边。

  “朱少爷!”四目相对,夏灼先是打了招呼,朝朱全那边走去。

  “夏灼,”朱全的怒气收住,问,“你是要往哪去?”

  “我就转转。”夏灼笑着道,“你这是?”

  “我是想去灾民营那边去看看情况的,可这两个小厮烦人的很!”朱全说着侧头看了小厮一眼,两个小厮垂着头往后略退了半步。

  “这边不是去城西门的方向吗?”夏灼问道。灾民营在北门那边,城门紧闭,是完全出不去的。

  “是,这边出了城也能往灾民营那边走,”朱全道,“你看着来往的货商,都是因为北边的主要渡口被封,才被迫转到这边的西门小渡口来的。”

  “哦,是这样。”夏灼心里的疑惑也就解开了。“北门既然守备森严,那就是去灾民营那边,应该也是谈探不到什么情况的,再说,毕竟是朝廷的军队,总不会公开伤害那些灾民。”夏灼也是忽然想明白这点的。这青天白日,众目睽睽之下,难道这些军队真为了制止流言而杀人不成?除非这个大虞的皇帝是不想要江山了!

  “唉,你说的也是。”朱全叹息道,“夏灼,不如我们找个茶馆坐下歇息下,这太阳真是不小。”

  “不用了,我有点事,要去办一下,改天有机会再说吧。”

  “那我就不耽误你了。对了,你和梵生在这永丰是做生意还是什么?现在住在何处?”

  “我们在苏家,做工吧算是。”夏灼道,“以后有机会我们再见,反正这永丰也不大。”

  “好,那你就先去忙。”朱全想她有事,也就没有详问其他的。

  拜别了朱全,夏灼跟着商队往西门的小渡口走去。她看着这些商队用牛马驮着大箱小箱的货物,也许在码头,她的力气能有用武之地。

  这西门的渡口确实不大,只能容得下三四条船并放,商队全堵在渡口,真是人满为患,码头货物搬运来往不绝,叫和声不断。

  “夏灼!”

  夏灼正在张望,忽的听到有人叫自己,侧头就看到昌言自码头边上朝她走来。

  “昌言,你怎么在这里?”夏灼问道。她以为身为苏盛的跑腿小厮,他就只能整天跟在苏盛身边。

  “今日老爷和那个谢先生一起外出,没让人跟着,我就得了空来这里看看。”昌言笑着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我,我······”夏灼还真说不出口,自己是想挣钱。但转念一想,昌言是永丰人,对这码头的人应该也熟悉,或者他真能帮她找到份工作。“昌言,这码头有你的熟人吗?”

  “有呀,怎么了?”

  夏灼听昌言这么一说,和他走到旁边一安静的地方,“能不能帮我找个搬运货物的活儿?”阿媛已经把她天生的神力给传得府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而且还动不动就要抱抱举高高,大家也都知道她力气远远大于常人。

  “你怎么想着要找个活儿干?”

  “实不相瞒,我欠顾梵生钱,趁着他这几天不在,我赶紧把钱凑够还给他。”夏灼道,“你就帮我这个忙吧。但是我确实是干不了几天,等顾梵生回来我就不敢了。”如果顾梵生知道她来干这个,她有预感,他会生气,生很大很大的气!

  昌言嘴角含着笑,静默了会,道,“我这里有个活儿,约莫着三天就结束,早结束早结账。结束后,我分你五两银子。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来试试。”

  “好呀!”夏灼惊喜道,“但是先说好,伤天害理的事儿我不干。”虽然还没搞明白这里的银子怎么换算,但是五两好像不是个小数目。

  “这个你放心,只是搬货。”昌言肯定道,“这样,晚上子时,我们后门见,我带你来这西码头试试,如果你觉得干不来,也就算了。但是就一点,保密!”

  “你先说搬什么吧,我总觉得怪怪的。我也肯定保密,你放心好了!”

  昌言犹豫了一瞬,开口,“就是搬些货上船,只是这些货是从阿拉伯帝国那边运来的,在广州海口没有缴税,也就没有过关的凭书,不能被官府查到。”

  “偷渡私货?”

  昌言看了下四周,点头,“这批货本来早该运到帝京的,但是因为北门最近查的严,后来又被封了,就耽搁到现在。货物已经运走两船了,还有两船,这两日必须运走,不然放在永丰迟早会出事。帮忙转运这些货的是我本家的兄弟,我就帮着张罗张罗。你的力气我是知道的,所以如果你愿意干,我求之不得!”

  夏灼沉思了会,应了下来,和昌言约定晚上子时在后门口见!

举报

作者感言

我笔名叫九顺

我笔名叫九顺

中国和阿拉伯在古代确实是有生意往来的,有记录,不是胡编乱造的哈

2019-07-20 12:3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