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我心匪石我心匪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谢我什么?

我心匪石我心匪席 我笔名叫九顺 2124 2019.08.03 00:08

  夏灼心情沉重的回了府,只想安安静静的去写几个字,让自己静静心。想起徐末儿承受的痛苦,她都觉得无力承受。她忽的有点想回家!

  回自己院子的路上,夏灼在走廊拐角的草地上,看到一只蹦蹦哒哒的鸟不断噗嗤着翅膀,却没有飞起来的预兆,左脚似乎还有伤,走路不大利索。

  夏灼想着这鸟是受了伤,随即跨过走廊旁侧有到小腿肚高的栅栏,想将它捡起来,可她双脚刚过了栅栏,还没站稳,一直黑猫忽的冒出来,从走廊上一窜而下,一口咬住了那只鸟的头,左右摔,只要那鸟失去了挣扎。

  这猫一看就是呆鸟的老手,动作连贯,一贯到底,仿若一支利剑,不发则已,一发就命中敌人的心脏。夏灼看着这一切的发生,目瞪口呆,望着那叼着鸟的头的黑猫盯着她的双眼,像是她就是它的下一个目标。

  “猫儿!”

  夏灼正气的想上去揪住这个黑猫打一顿,走廊上不知何时停住的人却先开了口。

  这猫一听声音,叼着猎物转头,看了眼走廊上的人,一个俯冲就从草坪上跃到了走廊上,将鸟儿放到他的身前,而后试探的绕到他身侧,依偎他的脚踝。

  “苏牧昆,你这猫看着可不像是第一次杀鸟!”夏灼的语气并不好。这猫炼成现在这个德行,还不是他这个主人教猫无方?

  “鸟是我养的,我养的目的,就是给我的猫儿练练手而已。”苏牧昆说着,弯腰将黑猫抱了起来。

  “你·······!”夏灼看着苏牧昆抚摸着他怀里的猫,脸上的神色淡然,嘴角含着淡笑,莫名觉得胆寒。

  “别多管闲事!”

  夏灼语竭到只能发笑,“如果再让我看到你的猫杀鸟,或者杀其他的任何动物,我就把它的牙一颗颗拔下来!”

  “你说什么?”苏牧昆目光一凛,寒戾骤升。

  “你没听错!”夏灼从草坪上上来,与苏牧昆擦肩而过,回了自己的房间!

  夏灼真是不知道这个苏牧昆是哪根弦,竟然养鸟来给自己的猫练手!夏灼心烦意乱的去书案前研磨提笔,照着书上的字照葫芦画瓢,让自己静下心来!

  深夜,夏灼睡得模模糊糊,却听到有人轻轻的敲自己房门,随即翻身穿衣,然后匆匆去开门,来的果然是昌言。

  “我们现在去码头!”昌言小声道。

  “好!”

  从后门出去,已经是有马车听着那里。

  “怎么这么突然?”马车起步,夏灼问道。

  “我也是刚才接的消息,让我们现在过去,今晚必须把剩下的货物装船。”昌言说着,不自主擦了擦额头的汗珠。

  “为什么?”

  “今日清早,朝廷派了支军队过来,大约是有三百人,看样子霍统领要在永丰呆上一阵子。”昌言解释道,“霍统领可不是一般人,万一他接手永丰布防,监管码头货物,这批货算是要栽在手里了!”

  “这么厉害的一个人物?”夏灼从未见过昌言这般紧张,就不禁问道。

  “虎父无犬子!你知道霍统领他爹,也该对他有七分的忌惮了。”

  “他爹是谁?”

  “夏灼你······”昌言似是无言以对,“你可真是‘两耳不闻窗外事’!霍统领他爹,是当朝新任宰相霍望霍大人呀!”

  “霍······”夏灼刚想再来一个疑问句,但见昌言眼中似是都有了惊恐,就识相的闭了嘴。看来她有空要补补这里的知识呀!

  到了地方,夏灼带上面巾下车,然后朝着火把那边去,开始搬货。她也希望是今晚把东西弄完,刚好顾梵生不在。

  今晚搬的货比以往的香料之类的重很多,应该是国外的玛瑙之类的东西,夏灼每次也就搬两箱,怕把东西给摔了。而这一箱的重量,都已经是很难其他人吃力。刚开始倒是还好,但是随着时间增加,其他人的体力明显不支了,走到半路还要歇上一会儿,有个人就在放货物到地上的时候身体不支,一下子摔倒,箱子里的玛瑙之类的东西散了一地。

  夏灼从船上返回的时候,见那人正在捡地上的东西,好在他的位置不在正道上,监工也没看见,其他人则各忙各的,没空搭理他。夏灼就走过去,帮着他捡。

  “多谢!”那人说着抬眸看了眼夏灼,随即将面巾拉了下来,抹了把脸上的汗。

  “你·····”这老伯,是当初从姑苏会永丰时,撑着小船送夏灼他们在大郾停留的船夫。

  “难得你还记得我!”船夫不动声色道。这船夫是见过夏灼如何搬起需要两个大男人都要抬着走的箱子的,所以在这一见到夏灼,他就认了出来。

  夏灼脑子转了几个弯,也知道是自己力气太突出了。“大郾的事,应该和您说声谢谢的。”苏盛交代大郾遇劫匪的事不让说出去,但当初是这老伯回去张罗凑得赎金,事情肯定都是知道的,所以夏灼才会这么一提。

  “谢我什么?”老伯捡着东西,也没看夏灼,道,“我只是回去跑了一趟,通知大家多等一会儿罢了。”

  “多等一会儿?”夏灼疑惑,“您不是回去······”夏灼笑,“还是您够谨慎!”看来这老伯是打算从头装到尾了。

  “谨慎?”老伯抬头看了眼夏灼,“你这女娃说的话我怎么听不懂?我就是个撑船的,老爷那时下来交代说,你们在上面逛的好,要大船在前面的码头多等上一个时辰,我也就去了。”

  夏灼看老伯说的坦荡,内心一时疑惑无数,“您,您······”夏灼记得那时候苏盛说的是,他先让这个老伯回去筹集赎金,以免惊动旁人,让他家人知道了,担忧。苏盛还特意交待,让她和顾梵生不要再提起此事·······夏灼脑袋一时有些懒,万千头绪,又万般的混乱。

  “嘘!监工来了!”老伯瞥了眼远处,将面巾带上,打断了夏灼的话。

  “你们两个怎么回事?”监工打着火把走了过来。

  “歇息一下,这就走了!”老伯已经将箱子的盖子盖好,起身抱着箱子往船上去。

  夏灼跟着一同起身,看着老伯的身影,她心中的疑惑更深。

  “去干活!”监工督促道。

  夏灼看了他一眼,朝那堆货物走去!

举报

作者感言

我笔名叫九顺

我笔名叫九顺

《纸钞屋3》出来了,实在是抵挡不住它的魅力,一不小心断更了·······周末加更哈

2019-08-03 00:0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