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我心匪石我心匪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深夜遇谢三

我心匪石我心匪席 我笔名叫九顺 2107 2019.07.21 23:46

  夏灼晚上去给阿媛讲了故事,哄她入睡,之后到厨房要了些饭食点心,去看昨晚被他们救起的那个女子。

  夏灼到了地方,左右环顾,没看到人,就拿出钥匙开了门,那女子正坐在屋檐下的台阶上,仰头看着天空中的残月。

  “怎么没点蜡烛?”夏灼关上门,朝那女子走去。

  “怕被人看见。”她淡然开口。

  夏灼走过去,将手里的食物递给她,在她身侧坐下,“身体没有什么不适吧?”这女子将自己的头发利落的盘了起来,身上穿的是夏灼给她带来的男袍。夜空星光惨淡,夏灼看不清她的五官,但昨日是见到了的。她的美不是小家碧玉的温婉,而是忧郁与倔强交织的阴柔,足以让人过目不忘,也让人不敢轻易的靠近。

  “没有。”她一面打开食盒,一面道,“谢谢你们!我暂时没有去处,劳烦让我先在这里待两日,等伤好一些,我立马就走,不给你们添麻烦。”

  “我看你伤的不轻,你先好好养伤,如果这里到时候住不了,我们再帮你找地方。”夏灼看了她一眼道,“你在这里能去到哪里?”

  女子本拿出了馒头咬了口,顿默。

  “你,”夏灼犹豫道,“你家里还有什么人?”

  “就剩我一个了。”她答的利落,狠狠嚼着食物,像是发泄,要止住所有的悲愤。“你们知道有陨石落在我们村子里,却不知道,火势蔓延之时,我和爹娘,还有许多的父老乡亲本是有机会跑出村子的,却被赶来的官兵团团围住,往火堆里推。”她嘴里含着食物,声音厚重沉毅,像是在血肉上撕出一个整整齐齐的口子,一直往下撕,“我爹娘被推进火里活活烧死·····”

  “够了!”夏灼别过眼打断她,似是连看她的勇气都没有。

  女子用力吸了口气,眼泪却大颗大颗的往被她捏的已经变形的馒头上砸,“远远不够!”话音落,她就将馒头大口的吞咽下去,就像吞下她没说出口的那些话一样。

  两人静坐了多时,只有头顶的残月来回变换形状,流云不是路过。

  “我明日再来看你。”夏灼要离开,起身道。

  “明日不用过来,这些食物够我吃了。”女子看了看身侧的食盒道。“对了,我叫徐末儿。”

  “我叫夏灼,昨晚和我一起的是顾梵生。”夏灼回头试探的看徐影儿,她的脸上只浮现着一个无力的笑,所有的悲伤被把握好了分寸。

  “多谢你们!”

  夏灼勉强回她一微笑,而后就大步离开。她不敢多看徐末儿,她不敢去想象她承受的痛苦。

  子时,夏灼按约定和昌言在后门碰头,一起去了西码头。

  码头一片漆黑寂静,水波漾着残褪的月色,散往远处,白日的繁盛仿若一场虚梦。

  “怎么没人?”夏灼环顾四周道。

  “船在码头下方,我们沿着河岸往下走就是了。”昌言说着,走到夏灼前面带路,“我这里有个蒙巾,你带上,以防被人看到。”昌言从怀里拿出个黑色的蒙巾递给夏灼。

  夏灼接下。

  果然,往前走了约莫有一刻钟,点点光火透过树林闪耀舞动,不时便看到火把相连,在黑夜中开辟出了另一番光明的天地,搬着货物带着蒙巾的人来往有序,将林中的货物往船上搬。

  “这些是今晚要搬完的,明晚会去到一个新的地点。”夏灼将蒙巾带上,昌言将夏灼引至林中放货物的地点道。昌言做这一行时间不短,心思分外缜密。

  “嗯,搬完我就可以直接回去?”

  “搬完我就会过来,我们一同回去。”

  “嗯。”夏灼点头答应,另一面已经伸手去搬货物。这货物都由不足半米宽的箱子装着,里面透露出各种香料的味道,有人用的胭脂香料之类,也有胡椒之类的食用香料。箱子都不轻,搬货的人一次也就搬一箱子,而夏灼则一次两个,有时三个,那些搬运工看了都是有些张目结舌,而昌言在一旁看着则面露浅笑。

  忙活完,夏灼和昌言乘着马车一起回去。

  “你这么有钱,干嘛要在苏家做小厮?”夏灼打量了下这个马车,问对面的人。

  “我能做到现在,也都是靠着和老爷学的东西。”

  “那你会一直呆下去?”夏灼看着昌言脱去苏家小厮的衣服,穿着一身看不清颜颜色的长袍,倒是有些扎眼。

  昌言浅笑,“这个我说不好!”

  夏灼看昌言对自己说的话都是点到为止,也就不再多问,闭上眼养身。

  马车在距离苏家还有一条街的位置停下,夏灼和昌言步行到了苏府。两人要分开时,昌言拿了一个钱袋交给夏灼,“这里面是三两银子,你先拿着。咱们说好的保密,你可一个字都不能说出去。”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

  “我倒也不是怀疑你的意思。”昌言笑的圆滑,“那明日我们还是子时在这里见。”

  夏灼接了钱,点头应了声,就往自己的住处赶。连续搬了有三个小时左右,她确实是有些熬不住。以前练拳,睡觉起床都有严格规格,现在被打破,真是难受的很。

  夏灼穿过后面院子里的小花园,要往通往自己住处的路上走,却忽的看到有人从对面走来,吓的她赶紧闪身到旁侧的假石后。她本来只顾着困,没长心看路,可对面走来的人显然比她还要沉溺于自己的世界,连她都没发现。

  这人低垂着头,也不知在想什么,从夏灼眼前经过,走的就是夏灼回去要走的路。虽然天色昏暗,但是他走过去的时候,夏灼还是看出来,这人是谢三。

  夏灼盯着谢三远去,而后又看了看谢三走来的方向,心里有点疑惑。因为他自花园的右侧走来,那边的院子是禁止人出入的,夏灼刚来苏府的时候,就被府里的人告知了。至于那院子里住的人,她听说是请来给苏家二公子苏牧昆讲课的先生,这位先生喜静,厌恶旁人打扰。那时候夏灼还真好好的羡慕了一番读书好的人,因为这院子看着很不赖。

  按照这样的逻辑来说,来苏府住的人应该都会被告知,不能接近这院子,那谢三来这里做什么?关键还是深更半夜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