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我心匪石我心匪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一章:浪费你时间?

我心匪石我心匪席 我笔名叫九顺 1852 2019.08.15 22:53

  夏灼自从来了这古代,已经经历了太多的莫名其妙,所以他们被从监牢里放出来,她真的是一点疑惑都没有,只想离这牢房远远的。

  “往哪边走?”从牢里出来,夏灼看着左右两条路,问顾梵生。

  这还真是把顾梵生给问住了。带着徐末儿回苏府肯定不行,现在也不知道为什么把他们放出来,但他们是惹了事了,回去只怕后面会祸及苏府。可是除了苏府,他们真的是无处可去。顾梵生看着夏灼,眼里的光缓缓暗淡下去。他有些痛恨自己的无能为力,让她置身于现在的处境。

  “要不咱们末儿一直待着的房子里?”夏灼又问,语气焦急,主要是徐末儿看着难受的很。

  “我们······”顾梵生正要开口,忽的从左侧赶来了一辆马车,跑着停在他们面前。

  王普挑起车窗,探出头,凑着月色好让夏灼他们看清他的脸,“上车,我懂医术!”说完,直接放了帘子进去。

  赶马车的是车夫听了王普的话,下车,将小板凳放到马车前,道,“三位请上车!”

  夏灼和顾梵生对视一眼,不明白这个只见过一面的人为何此时会出现在这里,还对他们施以援手,但他们似乎是没有选择的余地,而徐末儿口中开始因着疼痛而发出轻微的呻吟,让夏灼心惊。

  “上车!”顾梵生决定道。

  顾梵生说着先登上车,然后和车夫一起,将徐末儿扶上马车,抱进车厢里,而后夏灼上车。

  夏灼掀开车帘,倒是吃惊,因为这马车一半的空间铺着细软,徐末儿正由王普和顾梵生扶着躺下。

  让徐末儿平躺下,王普随即从腰间掏出颗药丸,喂到她嘴里,又拿了水里,帮助徐末儿将药吞下去。

  吃了药后,徐末儿的疼痛似是确实减少了很多,缓缓睡了过去。

  见徐末儿的痛苦得以缓解,夏灼也是送了口气。

  “王先生你为什么要帮我们?”顾梵生开口问道,“而且看你的样子,似是知道我们被抓进监牢,又放出来,也知道我们这里有一个病人!”

  “实不相瞒,是我救你们出来的。”王普淡然道,“我其实也不想多管闲事,只是我需要夏灼去和我见一个人,我实在是不想让你们浪费我的时间。”

  这种情况下,王普的淡然真是像傲慢,也真的很欠揍!

  “浪费你时间?”夏灼的怒火蹭蹭往上涨,但看到躺着的徐末儿,也只能忍住,“好,浪费你时间!”

  “夏灼要见谁?”顾梵生听了王普的话后,不自主的就握住了她的手腕,问王普,“这辆马车会带我们去哪儿?”

  “到了你们便知道了。”王普语气一如往常,或者说多年来跟随在赵阶身边,他早已学会了喜怒不形于色,“至于苏府那里,你们不用担心,我已经派人去交代了你们的下落。”

  “什么样的下落?”顾梵生盯着王普道。

  “比如盗窃铺子里的钱财后逃跑之类的·······”

  王普话未说完,夏灼已是到他面前,一手钳制住他的脖颈,一手握着拳头被顾梵生拉住。

  “夏灼!”顾梵生紧张道。

  王普是会功夫的,在看到夏灼朝自己出手的时候,他拿了扇子去挡,却不想夏灼的力气大的出奇,应是将他按在座位上,动弹不得。

  “把拳头放下来!”顾梵生道,“这里不是拳击场,你要记住!”

  夏灼回头看顾梵生,因着克制,她的呼吸甚是粗重。看了看地上的徐末儿,又看顾梵生,夏灼松开了王普,深呼吸,而后坐回了自己的位置。她九岁接触拳击,就开始用拳头说话,拳头对她来说代表了安全。她只要在赛场上讲拳头狠狠挥向对手,就可以躲过养父的一顿毒打;在学校只要将拳头挥向那些骂她的人,她就可以不必忍受侮辱;后来拳头为她赢得掌声和荣耀,赢得尊重······而在这里,她无依无靠,她也只能依靠拳头,可她必须就此妥协,因为这个世界里,有一种比拳头更强大的东西,她要慢慢的去明白。

  顾梵生心里其实远比夏灼要难受,他想法设法要做她的监护人,要她听话,但他却一点都护不住她,任人掌握,无力反抗。

  顾梵生随后也坐回了自己的位子,侧头去看夏灼,看她失落了样子,心中如压着一块巨石,让他喘不过气。

  “你究竟有什么目的?”顾梵生抬头,看着王普继续问。

  “我说了,只是想带你们去见一个人!”王普视线在夏灼身上停留多时,一只手则抚了抚自己的脖颈,心思难测,“就算我不派人去苏府,你们也回不去了。带着这个女子,你们去哪都是个麻烦。”说着,王普看了眼徐末儿。

  “可这个麻烦,你竟然不怕?”顾梵生反问。

  王普浅笑,“说她是个麻烦,还要看她落在谁的手里。落在你们手里,她对你们来说是个麻烦,而落在我手里,她就是霍克祈的麻烦。好了,话不多说。我只是说明,我不会害你们,这车要去姑苏,你们还是眯一会的好,估计是要到天亮才能到了。”

  顾梵生和夏灼相视一眼,有话还未问出,只听见马车后忽的追来了一阵马蹄声,让他们的心紧悬了起来。

  “不用担心,是我的人,他们是在这里等着我们的。”王普说着,双手交叉的身前,闭上了双眼。

  而顾梵生和夏灼则是各自怀着心事,在马车上坐定。

举报

作者感言

我笔名叫九顺

我笔名叫九顺

人都不是突然长大的,夏灼和顾梵生也一样。此文慢热,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2019-08-15 22:5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