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我心匪石我心匪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谢桓(一)

我心匪石我心匪席 我笔名叫九顺 2160 2019.07.11 00:04

  谢三还叫谢桓的时候,距今都已经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了。

  谢桓生的尊贵。母亲是先帝皇甫玄仁的胞妹和宁长公主,父亲谢默泉是出自寒门的状元,为国子监祭酒,学识渊博,掌管全国太学院,一生行事公正,两袖清风,深受天下学子敬仰,后任怀恩太子老师,深受太子和皇甫玄仁的敬重。而他哥哥谢乾自小聪颖,十六岁被皇帝钦点进宫,做太子的陪读。

  谢桓是谢默泉年近半百之时得来的小儿子,夫妻两人对他的疼爱之情无以言表。谢默泉任太子的老师,日日都要进宫,六岁的谢桓日日缠着他不放,非要跟去。一日见谢默泉又要丢下自己,谢桓大喊道,“爹爹,你就让我去见见怀恩太子吧。他是以后的天子,我是他未来的臣子,臣子见天子,不是理所应当的事吗?”

  “你这个小子,话不能乱说!”谢默泉弯腰将他揪到身侧,淳淳教导道,“你这话让有心人听去了,太子和我都会有麻烦,以后不准胡说,听见了没有?你这都是哪来的歪理?”

  “爹爹不让我去,我就跑去大街上说去!”

  “你,你这个臭小子······”奈何谢默泉博览群书,他这个小儿子根本不吃他那一套。但是气归气,谢桓一服个软,谢默泉也就没了脾气,牵着他也就进了宫去,反正本就是皇亲国戚,进宫找个借口还不容易?

  进了宫,谢默泉也不敢耽误讲学,就托了太监领着谢桓去见他舅舅,皇甫玄仁。

  “我要见太子!”谢桓不依。

  谢默泉将谢桓拉到旁侧,严肃道,“你再闹我就给你送回家去!爹爹现在去给太子讲学,讲完带着太子和你哥哥去找你,你说你是要回家还是······”

  “我去找皇帝舅舅!”谢桓机灵的抢着道,“我不惹舅舅生气,我就说我来是因为我想他了。但爹爹你要快快来找我,我虽然懂事,可是皇帝舅舅脾气最坏了,生气气来还六亲不认的,万一他砍了我的头,你就没有小儿子了。”

  谢默泉这脸一下子也绷不住了,笑道,“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滑头的小子?”

  谢桓被太监牵着去了御花园。

  皇甫玄仁正同皇后一起接见自边疆刚刚归来的大将军凌辉一家,可见恩宠。

  凌辉是自边疆一步步集起军功,官拜大将军的,在边疆呆了近四十载。皇甫玄仁念其年事已高,就召回京城,封太子少傅头衔,官居一品,妻子也被封为一品诰命,其子凌朔也自边疆军队调入禁卫军任职。

  谢桓便是在这里,第一次见到凌辉十二岁的小女儿凌汐。

  “皇帝舅舅,这个好看的姐姐是谁?”被太监领进御花园,谢桓盯着凌汐,连礼数都忘了,直直走到皇甫玄仁身侧,依偎着他,带着些胆怯的问,可目光从头至尾都没离开过凌汐。

  谢桓这话一出口,倒是逗笑了在场的所有人,皇甫玄仁也一贯骄纵他,伸手将他抱到膝上,故作严肃道,“你这看到好看的姐姐,连礼数都可以忘了,是不是?”

  “不是的,”谢桓看皇甫玄仁的脸色,真是被吓住了,慌着解释,“谢桓没有忘记。谢桓本是要行礼的,可是,可是看见这个姐姐就什么都忘了······这不能怪我·····”

  凌汐本就腼腆,听谢桓的第一句话就垂头红了脸,见他还这么不讲理的推脱,窘的厉害,就回了一句,“那还能怪我?”

  “也不能怪姐姐!”谢桓仰着头急忙加话道,眼睛却在乜斜着凌汐。

  “哈哈,好了,快去拜见凌大将军,也向这位凌姐姐道歉!不然小心我告诉了你爹,让他罚你这个没规矩的小家伙!”皇甫玄仁说着,将谢桓从身上放下,一面对凌辉道,“凌爱卿不要见怪,我这侄儿自小娇惯,没规矩惯了······”

  “舅舅!”谢桓回头埋怨的看了皇甫玄仁。

  “想必这位就是谢祭酒家的小公子了。”凌辉笑道。

  “初次见凌大人,谢桓失礼了!”谢桓这像模像样的行礼拜见凌辉,而后是凌夫人,凌朔,最后怯怯走到了凌汐跟前,“不知道姐姐叫什么名字?”

  “谢桓!你还有没有规矩了?”皇甫玄仁倒是真没想到谢桓会来这么一句,还想着他会向人家小姑娘道歉。

  “都说童言无忌,自然不能当真。”凌辉圆场,对谢桓道,“这是小女,叫凌汐!”

  “凌汐姐姐,这宫里你转过了吗?我对这里很熟,你若是要转,我带你去好不好?”谢桓得寸进尺的凑到凌汐身侧,歪着小脑袋道。

  “我妹妹若要去,我自会带她。”一旁的凌朔护妹心切道。话音落下,凌辉的目光也投了过来,责备他不懂事,凌朔也只得低下头去。

  “谢桓!”皇甫玄仁这次是真的板起了脸,“来人,把谢桓先带下去!”

  “皇帝舅舅······”谢桓扭头撒娇,皇甫玄仁不看他,只让太监过去带他。谢桓看‘求救无门’,注意力全放到了凌汐身上,被太监抱着走还不忘问,“凌汐姐姐,你记住我的名字了吗?我叫谢桓·····你记住了吗?·······”

  谢桓这样子真是让皇甫玄仁满面的尴尬,等凌辉一家离去,他随即颁了道口谕到谢府,命谢桓将论语给抄写两遍。皇甫玄仁知道谢桓怕写字,也只能这么罚了。

  和宁长公主和谢默泉知道了谢桓在宫里的事,也是哭笑不得,但谁都没把这事放心里去,只想着他小。

  谢桓也不知道六岁的自己懂什么,可自见到她那刻起,她就像刻进了他的眼里,他的心里。

  因着凌家刚回帝京,对一切都不熟悉,所以皇后时常宣凌夫人带着凌汐进宫晋见,闲话家常,关系亲厚,一时传为美谈。谢桓在宫里也就遇见了凌汐两次,然后求着父亲哥哥,包括怀恩太子,非要把他也弄进宫里做陪读,他下了功夫,四书五经背的滚瓜烂熟,倒是让人动容,怀恩太子爷就让他做了自己的小陪读。

  进了宫里,谢桓闲着没事就往皇后的寝殿跑,见了凌汐就凌姐姐凌姐姐的叫,像个叽叽喳喳的小鸟,若是凌朔跟着一起,他则收敛了不少。

  凌汐则只当他是个不听话的弟弟,哥哥凌朔对谢桓剑拔弩张的,她还帮着说话,说他是个孩子。

  谢桓十四岁那年,凌汐许了亲,对方是凌辉部下的儿子,叫方书允,青年才俊,文武都不逊色,与凌汐自小一起长大。

举报

作者感言

我笔名叫九顺

我笔名叫九顺

你我都曾年少到不用背负任何

2019-07-11 00:0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