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我心匪石我心匪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夏灼与顾梵生

我心匪石我心匪席 我笔名叫九顺 2080 2019.05.26 12:32

  夏灼早上从噩梦中惊醒,透过窗子的缝隙能看出天已经大亮。这对与她这个早上一向五点之前必须起床训练的人来说,有一种负罪感。

  “姑娘,你醒了!”婢女云儿端着个褐铜的脸盆进来,看夏灼已是自床上坐了起来,笑着道,“身上可有不舒服的地方?”

  夏灼摇头,可这一摇,右耳却针钻般的一阵疼,“啊!”

  “姑娘!”云儿见夏灼痛苦的捂着耳朵,放下脸盆就跑了过来,“我去请大夫来!”

  “不用!”夏灼抓住她的手腕,而后神色也恢复如常,这疼来的尖锐,去的也快,“已经没事了。谢谢!”夏灼说着,捂着耳朵的右手也拿了下来,摊开一看,掌心一片血红。

  “我,我这就去叫大夫········”云儿慌作一团,一把挣脱了夏灼的束缚,不容夏灼说什么就往外跑,到了门口刚好遇见要敲门进来的顾梵生。

  “怎么了?”顾梵生见云儿脸上的慌张,紧张道。

  “姑娘的耳朵出血了。”

  云儿的话音未落,顾梵生顾不得什么礼仪,大步跑进了房间,“耳朵出血了?”

  “一点点血而已,那个婢女大惊小怪。”夏灼很是不以为然的说着,“我以前在赛场上,不是被人打的鲜血直流陷入昏迷,就是把对方打的站不起来,这点血算什么!”说着,夏灼看床头的柜子上有手绢,拿起将手上的血擦干净。

  顾梵生面色紧绷,在床畔坐下,丝毫不为夏灼的话所宽慰,“要好好休息,禁止剧烈运动!”她的耳朵有过这样的状况,自从那场车祸后。

  一年前年前夏灼出过一场车祸,至于车祸是怎么发生的,她已经没有一点印象。那场车祸导致她右耳受损,听力下降到只有正常人的四分之一,大脑里积压有无法取出的血块,这血块一度挤压到视觉神经,导致她出现过短暂的失明。

  夏灼看顾梵生一本正经,也不再打哈哈,“之前这耳朵也有段时间在流血,后来就好了,应该没什么大问题。现代医学都没办法彻底解决的事情,在这地方还能有办法?对了,说正事,我们怎么会穿越?这是什么朝代?”

  夏灼说着环顾四周,看着木雕的家具座椅,薄帷垂暮,满是好奇。如果昨晚不是顾梵生和她认真的解释,她估计会一直以为自己在梦里。

  “现在是大虞丰启十九年。”

  “虞朝?”

  “历史界有个争论,说是在尧舜禹时代之前,曾出现过一个一统的朝代,叫虞,但是这只是一个猜想。”顾梵生解释,“就算虞朝存在,它也接近原始时代,但现我们现在所处的大虞,无论是从人们的衣食住行方面,还是从经济发展方面来看,它都处在明朝中期阶段,人们穿着的服饰样式又接近宋,但一改宋朝宽衣肥袖的铺张·······”

  顾梵生说着,见夏灼上下打量自己,有些不自在,“你在看什么?”说着,他自己也往自己身上看。他穿的是件蓝色麻布右衽窄口长衫,腰缠同色的革带,脚上穿的是粉底皂靴,如果说他看起来有点怪的话,那就数他的头发了,露耳的碎发,高中生标配。

  “我突然发现你还挺帅的,”夏灼歪着头,看着他淡然道,“懂的东西也多。”

  顾梵生白她一眼,“你以为校草、学霸这样的头衔,是谁都能有的?”

  顾梵生是真的有他傲娇的资本。从小学就开始跳级,六年小学他三年半搞定,初中读了两年,高中直接被保送到市重点中学,高一就参加了高中结业考试,高二选择理科,接着就获得全国中学生数学、物理、化学考试一等奖,这已经是可以被保送到一些大学了,可高三他又跑去学文科,实力碾压全校学生的认知和智商。而在学习之余,顾梵生还拿下了全市中学生网球带、乒乓球赛、羽毛球赛,以及校篮球队团体赛的冠军,市里体育局都慕名来学校要把他挖走,校长那是死活不放人。

  凭借着优秀的“运动史”,一米八的顾梵生有四块腹肌不稀奇,身材健硕却也不是肌肉发达的让人头皮发麻,而他那张俊朗的脸却走的“小鲜肉”路线,只是他褐色的双眼分布着星星点点的光,带着灿烈,浓黑英挺的剑眉让他看起来很是英气。

  与顾梵生的“光辉事迹”相比,夏灼是要相形见绌了,她能进顾梵生念的这所高中,是因为她力气比较大,能打、会打,把市男子拳王都给打趴下了,而那时候她还不满十五岁。凭借着这样的战绩,夏灼被破格录取了。

  夏灼唏嘘一声,斜看着顾梵生,“我也要穿你这样的衣服,不要女装!”不管哪朝哪代,女子的衣服都尽是以美为目的,装饰繁多,实用性不大,除非是普通人家的妇女,平时要干活,衣服倒是更讲究实用,但裁剪就简略了,还是男子的长袍裁剪流畅大方,看着顺眼。再说,女子抛头露面一向是被禁止的,或者是被人说三道四,她这人脾气又不大好,万一没忍住动手伤人影响不好,所以男装是个不错的选择。

  顾梵生思量的下,答应了声。

  “还有,我要吃肉,你答应我的·······”

  “大病初醒,哪里来的这么好的胃口?”夏灼的话还没说完,云儿已经领着大夫进来,这话便是大夫接的。这大夫头花灰白,下巴上的胡须修整的齐落,看着倒是不一般。

  夏灼这人天不怕地不怕,就是对长头发的上了年纪的男人有顾忌。这都是学校长发的教导主任给留下的阴影,他训起话来,真的是鬼都害怕。夏灼因为连着三次没完成家庭作业,竟被他给训哭了,还逼着给写了三千字的检讨,那样的经历真是想想都恐怖。

  见这大夫进来,夏灼当即连话都不敢讲了。

  “你脾胃都虚,先用米粥养两日胃再来满足口腹之欲吧。”云儿搬了凳子早床畔,大夫坐下,一面给夏灼号脉,一面道。夏灼连连点头。

  顾梵生也起身,站在一侧。

  大夫也只说夏灼碰伤了耳朵,叮嘱按时用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