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我心匪石我心匪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不过是如此

我心匪石我心匪席 我笔名叫九顺 2274 2019.08.11 15:43

  用过午膳,碧落来带夏灼去府里的禅房,和阿媛一起练字。

  “这禅房是夫人布置下的,也是夫人的书房。”碧落一面走,一面对夏灼道,“今日夫人得空,会陪着你们一起,可别惹了夫人生气。”

  “我知道了。”夏灼应声道。

  夏灼到的时候,阿媛已经是在研磨,准备起笔。夏灼也不敢耽误,向主座上的正翻着书的钱澜行了礼,就在阿媛旁边的书案前桌下,润笔研磨,一刻也不敢耽误。

  趁着研磨的空隙,夏灼瞥看室内。室内陈设很简单,多是竹子做的书架,摆满了书籍,几盆兰花萱草有序的摆放在靠墙的几案上,意境独特,室内还燃着香,夏灼也不懂,可觉得能凝神静气。只是这房子的屋檐低,加上外面天色阴沉又下起了雨,所以光线并不好。

  “刘御先生前些日子教你们识字背书,今天我就来考你们这些内容,写的不好的,背不出文章的,罚了晚饭,抄书百遍。”钱澜说的平心静气,夏灼和阿媛对视一眼,都可看出彼此内心的天崩地裂。

  钱澜先是让默写了之前学的字,夏灼倒是能应付自如,但是背文章,她就心虚了。她平日书背的快,忘的也快,加上昨天刘御没来,她连复习都没有,前天背的东西都已经忘得差不多了。不过好在是阿媛先背,还能顶一会儿,夏灼则忙着翻书记忆。

  阿媛的书,前面背的挺顺溜,越到后面越卡,最后钱澜听得不耐烦,正要开口说话,碧落却慌张跑了进来,“夫人,府里来了群官兵,正在前院。”

  钱澜随即起身,“他们可说了是为什么事而来?”

  “说,说了。”碧落忽的跪在了地上,微微发抖,“是查到了昌言的事!”

  “起来,和我去看看。”钱澜说着,丢下书就出了门。

  “哎,吓死我了······”见钱澜出去,阿媛拍着胸脯,惊魂未定的一屁股坐在了身后的椅子上,而夏灼则也起了身,面色紧绷。

  “你在这呆着,我去看看。”夏灼说着也往外走。听碧落的话,是昌言走私的事被官府查到了,但昌言今早还信誓旦旦说没有人被抓,官府查不到·····夏灼的心也悬了起来。

  “去看什么?”

  “乖,我一会儿就来找你,你赶紧把书给背背好,不然你娘的惩罚你是知道的。”夏灼道。

  阿媛一听,一脸的八卦变成了严正以待,开始翻书,夏灼则也往前院跑。

  夏灼凑到人群里的时候,昌言正被官兵带着往大门外走,情绪处在崩溃边缘的碧落则及时被夏灼拉住。

  “你怕这事知道的人不够多吗?”夏灼在碧落耳边轻声道,碧落才没有失态。

  “大家都各自去忙,今日的事不要胡乱往外传,等衙门的通知。”钱澜开口,一下便镇住了本来还指指点点交头接耳的仆人们。

  人群散去,钱澜让夏灼拉着碧落去了她的房间。

  “夫人,求求你救救昌言!”刚进了屋子,碧落一下便哭了起来,跪在钱澜的脚下,“他只是一时迷了心窍,才会去走私货品。”

  钱澜不忍的弯腰去扶碧落,她却不肯起身。钱澜轻叹,“你看今日来府里的官兵,都不是知县手下的人,连找谁去说情都不知道。”

  昌言之前说的没错,船翻之后,船上的水手都跑了出来,但是霍克祈的手下不是吃素的,逐层摸索,抓了永丰城外渭河沿岸的大批渔民,找到了船主,进而查到了昌言。

  “看在昌言自小跟在老爷身边服侍的情分上,您和老爷就尽力帮他一帮吧!”碧落只是个婢女,出了事能靠的,也就是钱澜一家,如果钱澜一家不帮,昌言是真的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碧落,你怎么就不明白?不是不帮,我和老爷自然会找人去打听消息,但这事能办到哪一步,谁都说不好!”

  “夫人,昌言走私货物的钱,挪用的是铺子的钱,”碧落说着微微抬头,看向钱澜,“如若往下查,只怕会牵扯到老爷夫人。”

  碧落这话一出口,钱澜当即惊得睁大了眼睛,很显然,碧落之前是跟她说过昌言走私货物的事,但是关于挪用府里的钱财,却只字没提,而现在她将这话抛出来,明显是有着胁迫的味道。

  夏灼不知道碧落是怎么想到这一出的,但她对碧落却着实是鄙视了一番。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十多年的主仆情分,也不过是如此。

  钱澜震惊的看了眼碧落,又看向夏灼,似是像刚注意到夏灼在这里。

  “这件事,绝不会从夏灼这里泄露半个字!”夏灼说着走到钱澜面前,虽是不习惯,却也单膝跪了下来。

  钱澜往后退了两步,在椅子上坐下,缓缓平静下来,道,“碧落,你先下去!”

  碧落收了抽泣,起身向钱澜行礼退去。

  “你好自为之!”碧落走到门口,钱澜忽的又开口道。

  夏灼看着碧落关门而去,钱澜再次开口,问,“这件事,你之前知道多少?”刚才夏灼在院子里拉住碧落时,钱澜看出了端倪。

  夏灼虽有迟疑,却也说了实话,“我也是今早才知道了全部!”

  “你也有参与?”

  “我只是帮忙搬了三晚的货,那时候我不知道这批货是昌言的,也不知道他挪用了府里的钱。”夏灼如实相告。

  “顾梵生知道吗?”

  “不知道!”夏灼迎着钱澜的目光,道,“他这几天一直在外面,我也不敢让他知道这事。如果您怀疑我,我可以和顾梵生就此离开·······”

  “老爷今天去了铺子里,你去找他,让他速速回来!”夏灼本是忐忑的厉害,却不想钱澜会这么说,明显是没想追究她。

  “是!”夏灼起身离开,但内心却是担忧。昌言为人聪明圆滑,他若真是咬苏盛他们一口,苏盛他们也不会那么容易脱身。

  此外还有谢三这个海盗的事,夏灼想来想去,苏盛都不可能是海盗,毕竟他在这里居住了二十多年,生意做的也这么大,没必要和海盗扯上关系,那谢三就只能是他的旧相识老朋友。老朋友出了事,苏盛要帮忙。可如今谢三的下属被抓,这就是颗定时炸弹,他一旦供出谢三的藏身之处,炸的终究会是苏府。

  苏府就是个烫手的山芋,可夏灼不能离开这里,且苏盛于他们有恩,就是阿媛这个小丫头,她也舍不得她出事。

  夏灼理清了思路,相当于给自己吃了颗定心丸。首先,她和顾梵生不能走,至少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走;其次,让昌言老老实实认罪;最后,让谢三赶紧救出他的属下,带着他的人赶紧走的远远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