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我心匪石我心匪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你走吧

我心匪石我心匪席 我笔名叫九顺 1517 2019.07.30 23:36

  王普表面和气文质彬彬,但心思缜密,智力卓绝,见识能力都不在赵子祺之下,所以尽管他是为夏灼而来,也找了夏灼,但要他直接把人往赵阶面前带,那是不可能的。要带夏灼走,他肯定是先要将夏灼了解个透彻,变成个“透明人”。再者哪怕是为了赵冉秋,他也不可能对夏灼掉以轻心。

  王普刚带着人在客栈安排好,就吩咐了两个人去监视夏灼,三个人去打听夏灼。

  夏灼送了云儿离去,本是打算回府,但想到了徐末儿,就拐了路去看她。

  夏灼到了门口,环顾四周看没有人,从门前的石头下拿了钥匙,正要开锁,徐末儿却从与她来时相反的方向走了过来,手捂着腹部,脸颊上一层薄汗,看着便是痛苦。

  夏灼慌忙开了门,小跑着朝她过去,扶住她的手臂,她的力量随即便都倚在了夏灼的身上,呼吸因着疼痛而变得粗重,冷汗直冒。

  夏灼也没多问,只想着赶紧扶她进院子,现在虽然临近中午,道路上人不多,但万一被人看到总是不好。

  “你出去做什么?”夏灼扶徐末儿到床上躺下,有些生气的问道。

  “城外的灾民全部被带走了。”徐末儿揪着身子,艰难道。

  夏灼一愣,“带哪去了?”说着,夏灼拿开徐末儿捂住腹部的手,有轻微的血迹渗出。夏灼无奈的看了眼痛苦的她,起身去桌案上拿治疗烫伤的药。

  “全部带回了广州。”徐末儿回道。

  夏灼虽然不忍直视她的伤口,这会儿也只能乜斜着眼,硬着头皮上了。徐末儿也算是了得,从头到尾没啃一声,夏灼也只顾着怕那狰狞流血的伤口,如临大敌,上好药送松了口气,一抬头,之间徐末儿额头上的汗似水一般的汇聚下来往下落。

  夏灼一看就知道她疼的不轻,满面的愧疚,不知怎么办,却听徐末儿安慰,“没事!”

  “下次我轻点。”夏灼垂着头道。

  “下次我自己来。,你可别想再给我上药了。”徐末儿说着,勉强一笑,调侃夏灼。

  夏灼也难为情的弯了弯嘴角,将药盖好放回原处,“对了,你怎么知道灾民全部被运回了广州?”

  “我刚才去灾民营,那些官兵在装最后一船的灾民,也听到他们的谈话。”

  “这也不算坏事!”夏灼道,“应该也是会给这么灾民一个安置了。”

  “不过是为了封灾民的口,不然这皇帝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管百姓的死活!”徐末儿半仰着直勾勾看着夏灼,咬牙切齿道。

  “你快点躺下吧!”夏灼生怕她动着伤口,“大虞的皇帝很昏庸?”

  “上任用奸臣,为祸朝纲,下定苛捐杂税,鱼肉百姓,”徐末儿躺着,大口喘着气道,“你说着是不是昏庸?”

  “可我看着姑苏和永丰,发展的·······”

  “江南自古富庶,是朝廷的经济粮草命脉,自然是差不到哪里去,前丞相赵阶颁布的免役法在江南多少得以推行落实,百姓日子也过得下去。可是你去往偏远的地方去看看,免役法颁布了,官府就找出其他名目多收钱,压榨百姓,我们家终年便是连饭都吃不饱,我长兄当初得的病本就是风寒,可家里连要钱都拿不出来,一拖再拖,就那么看着他活活的病死了······”徐末儿说着,泪水已是不自禁的流了出来,“村子里的其他人,也不比我们家过的好,顶多就是吃得饱饭而已。”

  夏灼顿默。她听过“山高皇帝远”这个词,但对于这个词被发明出来的原因,却无法知晓。这个词的背后,是无数被腐败官员压榨的百姓的无奈,是咬紧牙关的调侃。

  “对不起!”夏灼道,“让你想起这些伤心事。”

  “你觉得我有一刻的忘记?”徐末儿认命了般,脖颈往后仰,泪水似是无所终,“我每日闭上眼,都是爹娘被推入火坑的情景,我宁可自己也死在了那场大火里!”她闭眼,好像要将眼泪斩断,“你走吧!”

  夏灼双腿瞬间似是有千斤重,迈不开,但要说些什么,她有真的开不了口。站了一会,夏灼才默默走出了屋子。无论如何徐末儿的苦,她无法分去一分,真正的痛苦没人可以分担。她一直憎恨自己的父亲,憎恨拳击,觉得自己悲苦,可遇到了徐末儿,她的痛苦,仿佛无病呻吟一般,至少她从那噩梦般的命运里逃了出来,至少她还有顾梵生。

举报

作者感言

我笔名叫九顺

我笔名叫九顺

这两天公司开大课,每天忙到十点多,就断更了,请小伙伴们多多包涵,会尽量日更的。   谢谢书友“我为电影狂”的推荐票

2019-07-30 23:36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