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我心匪石我心匪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烧伤

我心匪石我心匪席 我笔名叫九顺 2824 2019.07.18 23:12

  夏灼得了苏盛的准许,每日上午上完课便去粥棚那边帮忙。阿媛这两日着了凉,虽然没有大碍,但总是咳嗽,所以尽管她闹着要跟夏灼一起,夏灼也没带过她。

  晚上,夏灼就和顾梵生一起回去。

  “走吧!”看着伙计们陆续准备离开,顾梵生道。天色已经青灰,巨大的黑色帷幕来临前的前奏。

  “这些灾民还要这样多久?”夏灼说着和顾梵生一起朝灾民营外走。灾民们都已吃了粥,这会便都回到了自己的“住处”,少数人住在搭建的简易棚里,而更多人则拿了稻草之类的东西直接往地上一铺,就睡了下去。好在如今已经立夏,温度高,也没有雨,不然情况不知道会坏到什么地步。可这灾民今天是到这里的第五天,却没见官府有丝毫的做为,倒是设置粥棚的富户多了不少,只是煮的粥的质量就参差不齐了。

  “就算是朝廷拨款,也需要几日,应该是········”顾梵生话未讲完,只听远处马蹄哒哒传来,不由自主和夏灼一起止了脚步。不多时只见一人铁甲寒刀,一马当先停在灾民营的入口,而他身后随后追来数十个一样骑着高大骏马的士兵,再往后是整齐统一的步兵跟随,在骑兵后脚步整齐划一的停了下来,在暗灰的夜色中甚显肃穆。

  “我等奉皇命来此赈灾,无关人等速速离开!”一骑兵自带头的那人的身后向前行了两步,对着灾民营叫喊,而后回头示意身后的步兵入营,将粥棚里的施粥的各家伙计都往外赶。

  “你们站在那里做什么?”那讲话的士兵拿着马鞭指着已经是快要到灾民营口的夏灼他们,叫喊道。

  夏灼他们则看着进去的士兵粗鲁的拖着施粥的伙计往外拖,哪里有一点赈灾的样子?而本来已经躺下的灾民们都惊恐的起了身,有的孩子也哭了起来。

  “我说你们俩是在干什么?”那士兵似是被夏灼他们的无动于衷惹怒,下怒气冲冲的下了马,“不想走是不是?”走到夏灼他们身侧,这人举起不由分说便举起了马鞭要往下挥。

  夏灼本要迎上去动手,却被顾梵生挡在了身后。他伸手握住了那人落下的鞭子,“你们就是拿鞭子来赈灾的?”

  “住手!”带头的人发了话,“让他们走!”这人离得远,在昏暗的光线下看不清他的容貌,只能自他的声音里听出不可抗拒的威严。

  被顾梵生握住鞭子的这人,回头看了眼马上的人,恭敬道,“是!”而后怒气冲冲的拿回鞭子,牵着马退了下去。

  顾梵生见士兵们将帮忙的伙计都驱赶了出来,知道也不好纠缠什么,就拉着夏灼混在过来的人群里,被十多个士兵“护送”着一起走了出去。

  “顾梵生······”夏灼要拿出被顾梵生抓住的手,却被他抓的更紧。

  “我们两个人能做什么?”他当然知道她是担心那些灾民,可是这里有上百的士兵,单打独斗能打赢吗?再说,他们也不清楚这些究竟是什么人!

  夏灼这一听才冷静了些,随着顾梵生往外走,却不时回头看,只见那些士兵蜂拥而进,灯火自营里也渐渐传了出来。

  夏灼他们这一行被士兵们“护送”进城门,而士兵们退出城的时候,竟然将城门关上!

  这永丰的城门也都是子时才关的,可今日才是可能好不到七点。再者,这城门岂是普通的军队敢擅自妄动的。

  人群一时议论纷纷,疑惑不已,却也都是一头雾水,接着就随后散去,往各自的府里去讲明情况。

  “我们先回去!”顾梵生对看着紧闭的城门多是的夏灼道。

  “他们哪里有赈灾的样子?”夏灼担忧道。

  “可现在我们也没有办法,与其在这里干等着,不如回去看看苏伯父有没有从知县陈保山那边得到什么消息。你说呢?”

  夏灼环顾寂静四周,天色已暗,月亮露出了个头,路上没有一个行人。

  “嗯,那我们先回去。”夏灼无不失落道。

  夏灼说着,和顾梵生一起迈开了步子,可城门左的侧低矮灌木丛里忽的传来了些许的响动。

  “什么人?”夏灼毕竟是一直练拳击的,警惕性比顾梵生多上许多。

  “也许是只猫。”顾梵生回头无意的朝发出响动的地方看了眼,道。但他话音尚未落下,那灌木丛里就发出了更大的声响,一个人影弯着腰从里面穿了出来,朝着与夏灼他们相反的方向跑去。

  夏灼随即就追了上去。

  “夏灼!”顾梵生无奈的叹了口气,也只能追上去。

  那人一直是弯着腰再跑,所以跑的并不快,他匆忙间回头的时候,竟还摔在了地上,夏灼立马便追了上去。

  “你是灾民?”夏灼到了他身侧,见他头发披散,衣衫破烂,真是像个乞丐一般,只那双眼透着狠历的光,如一头濒临死亡的狼,试图挣扎。

  那人也不回答,只粗喘着气,一手紧紧两首紧紧捂着自己左侧的腹部,仰着头看夏灼,散乱的头发遮住了他多半张脸。

  “你受伤了吗?”夏灼在他身侧蹲了下来,伸手要去碰触他护着的腹部,“很疼是不是?”夏灼隐隐能看到他额头上的汗珠。

  顾梵生这时也追了过来,见地上的人没什么攻击力,就早夏灼旁边蹲下,对地上的人道,“我们一直在粥棚里施粥,你应该是见过我们的,我们不是坏人。”

  地上的那人似是被顾梵生的话触动,一下躺在了地上,嘴里发出呻吟,痛苦道,“你们不用管我,只当没见过我。”

  这人说了话,夏灼他们此听出是个这是个女生。

  “你腹部受了什么伤?”夏灼问着,想伸手去扶那女生,却被她躲开。

  女生侧目看夏灼,双目因着疼痛而蓄满了泪水可倔强却不减丝毫,语气强硬,“你们如果想帮我,就帮我做两件事。一,带我去个偏僻的地方;二,给我找些治烧伤的药来。如果不想帮,就赶紧走,免得惹祸上身!”

  “你这是求人的样子?”夏灼真是对她的态度无语了。

  “烧伤药?”顾梵生看着地上的女子道,“那如果我没猜错,广州那颗陨石坠落,砸中的就是你的村子,是不是?”

  那女子面色一僵,像是忘记了所有的疼痛。

  “我猜中了你的身份,那我们也会救你,你可以放心。”顾梵生平和道,“我现在带你去个地方,先安置下来。”顾梵生说的这些,不过是联想到了前些天听灾民讲的官府封杀陨石坠落的消息事。再结合今晚突然空降般的军队,想必是朝廷还在追究知道这件事的活口,要限制舆论。而这女子刚才应该是从城门外的狗洞钻进来的。带着伤,还要费这样的力气,只能是为了活命。而他说出这些话,也只是为了让这女生和他们一起走,不然她不知道要倔强到什么时候。

  夏灼还有些迷糊,只一脸惊呆的看着顾梵生,鬼知道他是怎么推测出来的。

  “你伤的不轻,那我就得罪了,抱着你过去。”顾梵生说着要动手,却被夏灼拦住。

  “我来吧!”夏灼‘自告奋勇’道。脑子拼不过他,力气她是绰绰有余的。“你前面带路。”

  顾梵生倒也没有‘谦让’,退边看着夏灼抱起地上的女子,尴尬的咳嗽了两声。

  “带路呀!”夏灼提醒道。

  “哦!”顾梵生应声迈开了步子。

  行了两条街,到了地方,而那女生则已经昏迷了过去。顾梵生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倒是不烫,应该是因为疼痛晕倒的。

  “我现在去药铺看看,弄点治烧伤的药。”顾梵生道,“你在这里等着。”

  夏灼点头答应。

  顾梵生离开,夏灼打量了下四周,这是个两层楼的住房,她们现在是在一楼的卧室。这房子看着像是打扫过的,而且蜡烛看着也还是新的。她不知道顾梵生怎么会知道这么处房子。

  打量完,夏灼的实现落在了女生的手一直捂着的腹部,就轻轻拿开她的手,掀开她的衣裳,只见白色的裹布缠在她腰间,被血色浸染成了浓黑,而且那伤口处好像还在出血,而白色不带也有没裹住的伤口,皮肤糜烂外翻,惨不忍睹。夏灼闭着眼将她的衣衫放了下来!她一个在拳场上也是见惯了血腥的人,都觉得那疼痛无法承受。

举报

作者感言

我笔名叫九顺

我笔名叫九顺

以后坚持日更,小伙伴们多多支持

2019-07-18 23:1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