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我心匪石我心匪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四章:留下的唯一

我心匪石我心匪席 我笔名叫九顺 1209 2019.08.18 23:05

  顾梵生出了书房,由仆人带着往回走,刚好和被郝权带着过来的夏灼遇见。

  “怎么没叫醒吗?”夏灼走走近,先是追问顾梵生,“我们不是说好了吗?”

  “我在门外睡着了。”顾梵生道。他知道,她对公平有着一种执着,或者说她从来靠的都只有自己,不喜欢被照顾,不喜欢被体谅。“一会儿见到赵大人,有话好好说。”

  “他为什么要见我?”夏灼问着顾梵生,却看了眼郝权。

  “您过去便是知道了。”郝权说着,伸手让夏灼继续往前走,“请!”

  “那我先过去,一会儿见!”夏灼道。

  顾梵生看着夏灼离开的背影,脸上愁云密布。

  “您要见我?”夏灼进书房见到赵阶,没有什么礼数,直接道。

  赵阶起身绕过桌案,走近夏灼,目光未移,室内一片静默。夏灼随是不知道赵阶的背景身份,但光看这老人的气场也不是普通人,心里莫名的紧张,和她碰到真正的对手时的感觉如出一辙。

  “是!”不知是过了多久,赵阶沉沉说了个字来。

  “为什么?”夏灼问。

  赵阶不答,自顾自的转身,缓缓朝书案那边走去,同时道,“我听说王普,你有一个正生着病的朋友?”

  “是,王普昨晚让人单独把他带下去了。”

  “你知不知道如果被官府查到,你和你这位朋友都有可能大祸临头?”赵阶已经知道了徐末儿的来历。

  “可她受伤了,”夏灼知道灾民全部回广州时命令,电视剧虽然她看的不多,但她也知道违背皇命是个什么概念,“我们不能丢下她不管。”

  “我可以找人医治她的伤,”赵阶道,“永丰你们也是回不去了,不如留下来。”

  “理由呢?”夏灼追问,“您为什么要见我?既然您知道我犯了罪,为什么要救下我,收留我?郝权还叫我什么小姐······等等,”夏灼忽的有些反应过来,“你是在找孩子吗?”

  赵阶走到桌案前,单手扶住案角,没有答话。

  夏灼只当赵阶是默认,“这个您是真认错人了!再说,就算您找孩子,也不用让王普搞出这么写幺蛾子吧······”

  夏灼的不满正要喷涌而出,赵阶忽的转过身,一个眼神就让夏灼发自内心的畏惧,及时住了口,收了情绪道,“我不是大虞人!”夏灼说着,拿掉自己的帽子,“您看我的头发,我的家可以留这样的头发,大虞可以吗?我从来没来过大虞·······”

  “我不会乱认女儿,我自会带人辨别真伪!”赵阶沉着道。

  “这里又没有亲子鉴定可以做·······”夏灼小声嘟囔。

  “你说什么?”

  “什么都没说!”夏灼说着,行了个礼,,“只是请您让人把我那朋友治好,暂时,我们无以为报!”

  赵阶挥了挥手,似是很疲倦,道,“下去吧!”

  夏灼也没再说什么,转身出门去找顾梵生。

  而赵阶在夏灼离开后,由郝权搀扶着去了后院为思染设置的灵堂,遣退所有人。

  赵阶缓慢的走到思染的灵位前,伸手抚着她的名字,眷恋异常,“我找到她了,思染。她那双眼睛尤其像你,她有些怕我,”赵阶说着浅笑,一滴清泪不自主自他眼角滑落,他也不甚在意,“和你在我面前逞强的时候一模一样······你若能见见她该多好!”

  见到夏灼第一眼的时候,他就认定那是他在找的人。她的眉眼神情,处处带着她娘的影子。他知道她是思染在这世上,留给他的唯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