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我心匪石我心匪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记住了吗?

我心匪石我心匪席 我笔名叫九顺 2056 2019.08.12 12:00

  夏灼从钱澜那里出来,正要去找苏盛,苏盛却已经得了消息赶回来。

  夏灼完成了任务,就要回去,路上遇见了来找她的顾梵生。

  “我听说昌言被官府的人带走了?”顾梵生补觉起来,就去吃饭,刚好和其他伙计遇见,就听到他们议论昌言的事。

  “嗯。”夏灼道。

  “这是怎么一回事?”

  夏灼顿了顿,道,“我可以告诉你所有的事,但是你要答应我,不准生气!”

  顾梵生这一听就皱了眉头,刚要开口问话,就被夏灼抱住胳膊往前拉着走,“你先别胡乱的猜,我没惹什么祸!走,找个偏僻的地方去说。”

  想来想去,夏灼还是带着顾梵生去自己的住处。

  两人坐下来,夏灼也没废话,全部坦白,包括她猜测的关于谢三的身份的事儿。说出来不代表她诚实,而是因为她觉得现在这种乱七八糟的情况,她一个人真的应付不来。

  听夏灼说完,顾梵生的脸色已经难看的不成样子了,完全没一点小鲜肉的样子,反而像头野兽,有点吓人。

  “我也不知道事情会复杂到这种程度,我也很不好受,你能不能就别凶我了?”夏灼及时开口,道,“我也知道错了,以后我清心寡欲,什么匕首什么诱惑,我一律拒绝还不行吗?”追根究底,还是那把匕首惹的祸。

  “这些事情我也不是不想和你说,可你这几天一直在外面,我能找谁说?”讲完了理,夏灼开始动情,“我真的也担惊受怕的,还好你回来了······”夏灼说着,不时抬头看顾梵生,装可怜,要博取同情。

  顾梵生本是生气的,可想着她这几天一个人应付这些情况,心怎么就也硬不起来,狠话都说不出,叹了口气,心里想着,以后和她就是寸步不离,走哪带哪。如果他还被困在那个村子里几天,她一个人是要怎么办?

  “我没有生你的气。”顾梵生道,“我说了我照顾你,你需要钱就告诉我,我也不会说不给你买······”

  “四两银子,你给我买?”夏灼还真好奇。

  顾梵生当时就顿住了,眼珠子转了半圈,抿了抿唇,道,“可能不会立即给你买,但是······”

  “成了成了,别说了,知道了!”夏灼不耐烦道。知道他就是舍不得!

  顾梵生深呼吸,道,“我们现在是特殊时期,总共就五两银子,房子还没租,说穿了,咱们早该搬出府里了。再忍忍,我会好好赚钱的。”

  “我开玩笑的。”见顾梵生认真了,夏灼也有点愧疚。他们来到这一穷二白的,跟着苏盛来永丰,也就是为了混口饭吃,她怎么会不知道。

  “好了,不说这些了,我们先把眼前的事给解决了。”顾梵生回到了正题,道,“你刚才和我说昌言的时候,我就有个疑问。二万两银子不是个小数目,凭昌言这么一个小厮,怎么能瞒过那么多人搞到手?”

  顾梵生这几日已经接受了店里的账本,他知道那账本审的有多严。账本一个月要核对两次,一个是月中,一个是月底。月中的时候,各个铺子的掌柜核算好账本和银两,会直接交到邵大管家那里,邵大管家核对无误后,入府里的地库。而到月底的时候,审的更是仔细,邵大管家这边审好,还要由府里的内务管家再次核算,核算无误,会呈报给苏盛。这么过上三个月,银子会运往钱庄存起来。

  这个流程下来,账目上肯定是不会出一点差错的,要从这个流程里扣银子,简直是痴人说梦。此外,再退一步讲,各个布庄每个月的收入总和,也就在三千两上下,大笔的布匹交易都是在银庄转账,昌言连接触的机会都没有,那他哪里能挪用二万两银子?

  “那就是这府里还有人帮他?”夏灼被顾梵生点醒道,“府里都有谁能接触到这么大金额的银子?”

  “能接触到的人不多,”顾梵生脑海里来回闪着几个名字,但这些人都是府里的老人,也是苏盛的亲信,和昌言接触也不多,实在是没道理会和昌言搞走私的事,“但是,钱如果到了府里的地库,只要有钥匙,就能接触到!但问题是,这地库好像是人人都能接近,可能碰到钥匙的人也就只要伯父和伯母,更何况韩护院他们还在日日派人把手巡逻,要从那里运出二万两银子,绝不可能!”

  “那偷银票不就行了?哪里用偷货真价实的二万两银子?”

  “大虞的皇帝个个都想发行银票,但老百姓不认账,银票贬值很厉害,当今的皇帝无法,干脆彻底废弃了银票。”顾梵生解释道,“不过银庄的票据是有效的,但是要取出钱,手续也是繁琐的厉害,要有存钱人的亲笔信、私人印章等东西。像苏伯父,将钱存进朱家的墉号银庄,大家都知根知底,只有苏伯父的亲笔信能调出钱。”

  “如果钱真的是从墉号银庄出来的,那我们能不能从银庄那里查?”夏灼道。

  “银庄也是在乎客人隐私的,凭咱俩不行!”

  “如果我们能分析到这一步,苏伯父肯定也能,那他应该自己就会去查。”

  “有道理!”顾梵生道,“我们先静观其变。你别被担心昌言会反咬一口,苏伯父生意能做这么大,可不是靠着和善闯过来的。”

  “嗯!”夏灼若有所思的点头,而后问,“那谢三这边的事怎么办?”

  “这个我们管不了。”顾梵生如实道,“毫无头绪,又好像深不见底。我们只能静观其变。”

  “那我晚上闲着没事去监视谢三?”

  “不行!”顾梵生当即变了脸色,“以后晚上不准出来溜达,偷听些有的没的,万一被发现了呢?”

  夏灼见顾梵生紧张的样子,庆幸自己刚才装可怜的时候没把被谢三发现的事说出来。

  “夏灼,追根究底我们就是两个过客,天大的事也用不着我们去掺和,记住了吗?”

  见他严阵以待的样子,夏灼觉得自己除了点头别无选择,就只能点头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