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我心匪石我心匪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回忆

我心匪石我心匪席 我笔名叫九顺 2946 2019.05.27 22:40

  顾梵生送着大夫出门,路上遇见了苏盛。

  “苏老爷!”顾梵生朝着苏盛颔首,道。

  “梵生,我正要去找你。”

  “有什么事?”

  苏盛走近,伸手拍了下顾梵生的肩,道,“夏灼已经醒了,如果没有大碍,我打算明日就起程会永丰,到了永丰,再找些大夫好好给她看看。”

  “麻烦您在这耽误了这么些天,您的恩德我和夏灼······”顾梵生说着保守型行礼,被苏盛拦下。

  “只是举手之劳,再说这些天我京城的账本你又帮着我算了一遍,没有什么恩德不恩德的。”苏盛道,“梵生,我之前和你提过,想要你到我的布庄做事,不知你考虑的如何了?”这账本本是私密的东西,可是那天将他们两人从水中救起,顾梵生只是匆匆瞥了账本一眼,竟看出了账目的错误,让苏盛着实吃惊。

  这次同京城做生意,还有些银两未清,如果不是顾梵生指出,只怕是要出篓子,所以对顾梵生分外欣赏。在张家落脚后,所有账目他都又让顾梵生核对了一遍,顾梵生也看出了处错误,让苏盛对他更是刮目相看。

  “我愿意随您去永丰,只是我还没和夏灼商量。”他和夏灼在这无依无靠的,能有个工作肯定是好事,不过他还没和夏灼说。

  “那就好!”苏盛高兴道,“夏灼的话,我也可以安排她进府里做些事·····”

  “苏老爷,夏灼我一直是当作妹妹看的,她还小,我只希望她继续读书识字,这样等回家,我对她父母也好有个交代。”

  “你和夏灼可是订有婚约?”苏盛问道。

  “没,没有!”顾梵生一顿,而后僵硬的笑道,“我们两个自小认识而已。”

  苏盛听顾梵生说完,觉得他倒是有情谊,便道,“我家中小女阿媛七岁,家里给她请了个教书的刘先生,是乡里的童生,虽然多年未过乡试,但肚子里的学问还是了得的,不如让夏灼跟在阿媛身侧,和阿媛一起识字读书,无事时照看着些阿媛,我每月也给她开些银子,你看这样行吗?”

  “那真是多谢您了!”顾梵生激动的说,“不过这要我和夏灼说完,看她的决定。”

  “嗯,那你去问问她。”

  “梵生还有个不情之请!”

  “你讲就是了。”

  “到永丰烦您找人帮我们租个房子,我们人生地不熟,自己去找房子,只怕是········”这古代甚是流行小费这东西,顾梵生前几日帮着张家卸了一天布匹,被主母刘氏封了二两银子,给苏盛对了账册,苏盛又封了他五两银子。

  顾梵生已经弄清楚了,这街上的米面一般都是二到三个铜板一斤,馒头一铜板两个;路边小摊上喝茶,点上四盘瓜果点心小菜,大约是一分的银子,那一两银子约莫着也就是人民币一千上下。他现在有七两银子,相当于七千块,租个房子生活一个月还是够的。

  “这个你放心,我自有安排。”

  “谢苏老爷!”顾梵生行礼道。

  “你不要见外,以后就叫我伯父吧。”苏盛道,“你年纪虽然不过十八,但和我那大儿子身形倒是相像,看着你我便总是想到他。他今年该是二十有五了·······”

  苏盛说着说着,声音就小的听不见了,似是说给自己听的一般。

  “苏,苏伯父!”

  苏盛被顾梵生这么一叫,像是回过身来,道,“你去问问夏灼吧,晚些时候来给我答复。”苏盛说着迈步,朝过来的方向走去。

  见苏盛的背影消失在视线,顾梵生返身回夏灼的房里。

  屋子里,只夏灼一人在桌前喝粥,云儿出去煎药去了。

  顾梵生进来,见夏灼穿着身这张家奴仆的衣服,短衣长裤,腰间用根不知什么材料的绳子绑着,笑道,“你哪里弄来的衣服?”

  “跟云儿要的。”夏灼回,“本来我穿着中衣在房里也没什么事,可你进进出出的,云儿说对我声誉有影响,所以我就让她给我找了这身衣服。”

  “好吧,”顾梵生挑眉,有些无辜道,“我一会就去给你买身我这样的衣服来。我现在有个事要和你商量。”

  “你说!”

  “我和你说过了,在江里救起咱们的苏盛苏老爷,是浙江永丰人,离这姑苏不远,他明天就起程回去,想让咱们去他家做事,你想去吗?”

  “姑苏?那这是江苏省,我从来没有来过,咱们一会出去好好逛一逛。”

  “你先回答我问题。”顾梵生强调。

  “我们不回家了吗?”夏灼皱着眉问道,“你不打算带我回家吗?”她真是只是想逛一圈,仅此而已。

  “你昏迷的这几天,我找船去过我们落水的那条江,也找到了我们被救起的那个地方”顾梵生道,“那周围岸上不是树林就是断壁残垣,我完全找不出有什么能带我们穿越过来的东西。”

  “我再去找一遍。”夏灼目光恍然,似在沉底,“肯定有办法回去的!”

  “你记得掉进水里后发生了什么事吗?”顾梵生问。

  夏灼想了想,摇头。她大脑只一片空白,记忆停留在她失足落水的那个瞬间。“我记得营地起了火,我们大家都跑到了那条小河边,然后我不小心踩空落进了水里·······”夏灼回想着,头隐隐有些痛。

  夏灼他们穿越过来前,在参加他们学校传统的高一新生的迎新露营会,就在市中央公园河畔的草地上。夏灼是活动的志愿者,而顾梵生是被邀请的给新生做演讲的学长。只是那晚,露营地不知怎么突然起了大火,大家拿着工具都往河畔跑,她在拥挤中不小心掉了下去,再醒来,就是昨晚。

  “你掉进水里后,水面一直很平静,你完全没有游出来,或者是怎么样。”

  “什么?”夏灼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她因为喜欢游泳参加了校游泳队,游泳技术并不差。

  “水面足足平静了有半分钟,我不停的叫你,然后随着你跳了下去,去找你。”顾梵生道,“可是下水后,我什么都看不见,等我从水面浮出来,就已经穿越了,我们两个都在江里,你昏迷不醒。”

  顾梵生继续道道,“我们被救起的地方是江水的分支,明天我们随着他们去永丰,会经过那里,你到时候去看看可以的。”

  “顾梵生,我必须要回去!”夏灼说的甚是认真,说着敛眉低头,藏着自己的心事。而等她抬头再看顾梵生时却换了表情,所有的心事都被如烟般消散了下去,“你现在给我找身衣服,咱们出去转转呗!”她玩心一直重。

  顾梵生本来被她认真的脸给吓了一跳,他没想到她会有那种坚决,想没人能拉她回头一般,可下一瞬她有满脸俏皮的笑,分明是孩子心性。

  顾梵生笑,道,“那我一会先回复苏伯父,咱们明日和他们一起去永丰,路上让他们在咱们落水的地方停一下。”

  “苏伯父?”

  “就是救下咱们的苏老爷,你也跟着叫伯父以后。”

  “看来苏伯父很喜欢你呀,一会给工作,一会让你叫伯父的。”夏灼像模像样的打量着顾梵生,“苏伯父许诺了你什么工作,给了我什么工作?”

  “苏伯父家里也是织布卖布的,我去估计是给他算算账,对对账单,你去的话,就跟着他的女儿身边就行,相当于保镖吧。”顾梵生自然是没说想让她读书什么的,那是他的后续计划。她可不是爱念书的人。

  “也可能是保姆?”夏灼满脸嫌弃道。

  “那女孩七岁了,又不要你照顾。”

  “古代电视剧我看过,书上我也读到过,大家闺秀可是要让人伺候一辈子的。”

  “绝对不是伺候,我保证。”顾梵生信誓旦旦道,“陪着她玩就行了,我想着。关键是你还有工资拿,钱攒够了,去留还不是你一句话的事,咱们又不是卖身为仆。”

  见夏灼不说话,有些动摇,顾梵生继续道,“这里可是古代,女人很难找到工作,难道你是想让我养活你?看在你还未成年的份上,我倒是觉得没什么,你······”

  “不用你养活!”夏灼思量了下,说道,“我要回家。”

  “我真的已经去看过了夏灼,也许我们没办法·······”

  “我要回家!”夏灼强调。

  顾梵生看着夏灼坚持的样子,心中有些疑惑,“那退一步讲,如果我们真的不能回去了呢?”能做的他都做了,他不是不想回家。他花了两天时间把那条江上上下下看了个遍,都是荒岭峡谷,连个人影都难见。也是在查看了之后,他才接受了要带着这里的事实。

  “不会的!”夏灼毫不犹豫的反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