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我心匪石我心匪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乱如麻

我心匪石我心匪席 我笔名叫九顺 1766 2019.08.10 15:01

  夏灼早上起来,倒是没下雨,但是天空阴沉的厉害,风很大,吹的树枝呼呼作响。这糟糕的天气看来暂时还不会消停。

  夏灼去前院的膳厅吃饭,没见阿媛,只碧落在等着她。

  “这两日有季风,刘御先生暂时就不过来府里了。”碧落道。碧落整个人明显的有些无精打采,双眼还有着血丝。

  浙江江苏每年都会有一阵子台风季,夏灼看天气预报也是知道的,但她这个北方人还真没见过台风的“真容”。

  “哦,好的。”

  碧落又道,“夫人交代,让刘先生不过来的日子,你和阿媛去禅房每日练字一个时辰。”

  “禅房?”不能休息两天吗?

  “我一会儿带你过去。”

  夏灼深呼吸,而后问碧落,“见到昌言了吗?”

  碧落也是先环顾了四周,见没人,道,“见了,可他什么都不说。”

  “我去问问他,你别担心。”夏灼宽慰道,“这事和我也有关系,我们一起想办法。”

  “多谢你!”碧落说着,声音就变得有些嘶哑,明显压抑着。

  “现在是要解决问题,担忧和眼泪没有一点用,”夏灼道,“都会过去的!”夏灼真是怕碧落直接就落了眼泪下来。

  碧落嗯了一声,而后行行礼要告退,到了门口又回过头来道,“梵生他们回来了,现在正在后院卸货。”

  夏灼惊得一下子从椅子上起身,“是吗?”夏灼说着,和碧落一起出来,小跑着往后院去。

  顾梵生在人群里很是惹眼,首先是因为就他带着个帽子,其实是因为其他伙计为了干活方便,都是将袖子高高的挽起,裤子也是一样,只有他一身浅色的长袍,像个书呆子似的。

  顾梵生是无意回头,见夏灼正在走廊那里看他,平静无澜的眼睛一下子便像亮了一般,笑从嘴角开始弥漫。

  夏灼沿着走廊走到他身侧,“我可以帮忙。”

  “马上就搬好了,站一边等我下。”顾梵生拦着她道。

  “夏灼,你看看梵生睁眼说瞎话,这可还有两车的布匹呢,快来帮忙。”这说话的是和顾梵生同一个铺子的小伙计,和夏灼也是认识的。这话一说,其他人也都笑而不语。

  顾梵生看着那伙计就要说话,被夏灼拦下,“反正我闲着也没事,一起搬吧。”夏灼说着就上手了。

  “今天不去上课?”

  “有季风,刘先生这两日不过来。”夏灼道,“你们是今早刚到?”

  “嗯。”两人搬了布匹,往仓库里搬。

  “那你们是连夜赶回来的?”

  “大家都怕再下雨,不然也不知道还要被困几天,就商量着昨夜赶路回来。”

  “那你去休息吧,我来搬!”夏灼皱着眉道,伸手要去接他抱着的布匹。

  “大家都在这呢,你让我先回去?”顾梵生反问。

  夏灼哑口无言,也不再和顾梵生废话,加快了搬货物的步伐。

  搬好布匹,夏灼陪着顾梵生一起吃了些东西。多日没见,顾梵生对她的生活问东问西的,夏灼刚开始还回两句,但他只想着问,饭都吃的慢了,夏灼干脆不回他了。吃完饭,直接让他回去睡觉,一句闲话都没说,让顾梵生哭笑不得。

  顾梵生去补觉,夏灼则去找昌言。

  “你在这里干嘛?不用干活吗?”夏灼找不到昌言,就带着碰运气的想法去了小花园,没想到他还真在。这小花园位置偏,平日也没人会经过。

  昌言整个人看起来都不在状态,目光都有些呆滞,“全完了!船上的货全都完了!”

  夏灼顿默,而后道,“知县陈保山不是收钱办事吗?找他有没有法子?”

  “如果这批货是经陈保山的手倒还好说,但是这次扣留我的货的是霍克祈。”昌言看着夏灼道,“一点办法都没有!”

  霍克祈是京官,这永丰只怕是还没有人能和他攀上关系,再者也不知道这人是什么品性,但凭着他爹的身份,估计这人不好对付。

  “那你打算怎么办?”夏灼问。

  昌言垂头,道,“过五六日邵大管家就要核对府里这个月的出货账目,我完了!”货物按时到帝京,卖给买家,他也就刚好能将挪用的钱还上,如今出了事,回天乏力。

  “官府会不会继续追查下来?运送货物的人,有没有被抓到?”

  “没有!他们都是渔民,水性好,翻船后都跑了出来。”昌言道,“夏灼,我无路可走了,你能不能帮我照顾好碧落?”

  “你这是什么意思?”

  “除了跑。我没有办法了······”

  “你······”夏灼愤怒,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两万两银子,这个缺口怎么办?求苏盛饶过他?确实是个死路,但昌言的人品也暴露无遗。“至少你应该承担下责任!”

  “老爷如果报官,我就必死无疑了,你明不明白?”昌言忽的从石头上起身,看着夏灼激动道,“我不想坐牢,也不想死!我会想办法还这笔钱的,我也会回来找碧落。”

  “你走了就回不来了。”夏灼平静道,“你自己想清楚!”他分明是在自我麻痹,只是为了逃跑。夏灼说完,转身离开。

  本来谢三什么的,都已经让夏灼头大,如今又来了个昌言,更是让夏灼心乱如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