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我心匪石我心匪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二十一天前

我心匪石我心匪席 我笔名叫九顺 2482 2019.07.15 23:11

  谢桓预测的不错,广州沿海难民成群北上,涌入江苏境内,主要集中在姑苏和安吉两地。涌入永丰的难民不多,却也达上千人。

  永丰知县陈保山在城外设置了粥棚和建议的棚子,引灾民聚集在城外,免除了城内的拥堵。苏盛在得知灾民到达永丰后,立即便也往粥棚去送粮食,后来自己又设了两个粥棚施粥,安排城里最大的药房保和堂的大夫熬制草药分给灾民,避免在这热天发生瘟疫。

  苏家设置粥棚的第二天,陈保山亲自登门造访苏府,说了不少灾民感恩颂德的好话。陈保山在府里见了谢桓,知道他是苏盛的好友,当即命人将扣押他的行李财务都给送还了过来。

  “陈知县,不知道为何要扣押广州来往的客商?”一阵寒暄过后,苏盛送陈保山出府时,看似无意道。

  “这是朝廷发下来的命令,我倒是也不知道其中缘由,只说是防止海盗乔庄登岸。”陈保山如实道,“如今广州的灾民北上,哪里还管得了海盗呀?光是从灾民那里流传出的谣言,都够人头疼了!”

  “什么流言?”这些时日,因着本地米粮价格高涨,苏盛只能调船从外地卖粮,所以还没好好深入灾民中间,更不知道流传着些什么闲话。但因着谢桓之前同他提及过,他也大致猜得到是关于广州陨石坠落的传言。

  “既然是流言,苏老爷你也就别问了。”陈保山圆滚滚的脸上,皮笑肉不笑的道,“你就在此止步,不要送了!”

  苏盛也没多让,目送陈保山离开。

  “苏伯父!”

  苏盛转身要往回走,就见夏灼和顾梵生朝他这边走来。

  “你们是去粥棚?”

  “是!”顾梵生道。灾民一到,苏盛几乎是停了铺子里全部的生意,店里伙计们都轮流在粥棚那边忙活。

  “嗯,你们先去,晚些时候,我也会过去。”苏盛道。

  夏灼他们两人应了声,就出了府去。

  这时候还不到正午,粥棚正忙着煮粥,夏灼他们去也没什么事,就被安排去找保和堂的两个小伙计,他们提着药桶去给灾民分发反正中暑和瘟疫的药去了。

  “广州那边的衙门怎么就这么不作为?让这些失了家园的人奔波迁徙千里,来找活路!”夏灼看着简易棚、路边或躺着或坐着的灾民,都神情恍惚似的,精神颓靡,不知是太累,还是想起了残破的家园。

  “灾民奔逃,当地的官员可是会丢官甚至掉脑袋的,所以他们怎么会不想作为?”顾梵生道,“只怕是有心无力!”

  “那是怨国家供粮不足?”

  “我之前和铺子里的伙计聊天,他说这大虞朝,在各个州府都设有广平仓,专门堆积稻谷粮食,以备天灾人祸不时之需,连着永丰都设有一仓,但是里面只怕是颗粒不见!这个知县陈保山据说也可不是好人,与欺乡霸邻的朱墉狼狈为奸,克扣税目,拿粮仓里的粮食来中饱私囊。那问题来了,陈保山为什么殷勤的来代表灾民谢苏伯父?”

  “为什么?”

  “那还不是做个样子让苏伯父带带头,提醒永丰其他的富户赶紧来赈灾。”顾梵生道,“富户出的东西多,陈保山出的可不就少吗?所以我说,广州的官员要赈灾,也是有心无力。”

  “什么意思?”

  “海啸摧毁了广州的穷人也摧毁了富户,而官吏贪污过重,以至于灾祸发生,无力应付!”顾梵生看着夏灼,低声道。

  “你怎么知道?”夏灼一头雾水。

  “这大虞建朝已经近三百年了,按照历史发展的规律,它就像一个老年的机器,皇权监管不到地方官,官员就在这机器上制造铁锈或破损。”顾梵生环顾四周的灾民,叹息道,“这江苏,尤其是姑苏一带,算是全国的经济中心,官员的管理也都还算说的过去,可这个陈保山还敢联合富户欺民霸市,民众还不敢吭声,这也可见这个王朝的腐败。”

  夏灼面带惊讶的看着顾梵生,道,“此处是不是该有掌声?”

  “别贫了!”顾梵生道,“我看见保和堂那两个小伙计了,咱们过去。”说着,顾梵生牵着夏灼朝被灾民围着的保和堂那两个伙计走去。

  夏灼本来见这两个伙计被围的里三圈外三圈的,还想着他们是多忙,可剥开人群走到他们身侧,才发现这俩货坐在石头上和灾民聊天。夏灼探着身子看了看他们手里提着的药桶,药汁倒是都分完了。

  “药都分完了,你们快过来坐下听。”这一个小伙计拉着顾梵生就往身侧拽,打断正在讲话的灾民,道,“他们这正说着广州前些日子,天上有陨石坠落呢!”

  顾梵生被他拉着只得坐下,而后招呼夏灼坐到自己身侧,道,“什么陨石?”

  “像火球一样的大陨石!”先前正讲的带劲儿的灾民继续开口,而其他围观的灾民则点头应和,“陨石坠落前,那夜色就不正常,满天猩红,眼力好些的人那晚还看到北斗七星移位,连成一线,紫薇星隐没,黯淡无光!而后就是陨石坠落。那陨石应是有千百斤重,通身火红,一下子就砸到了我们村子临近的庄户里,冲天火光霎时一跃百丈,接着那村子里就一片鬼哭狼嚎,妇人孩子,老人男人,衣服上燃着火到处跑,那真是吓人的很呀!”

  这灾民越说越形象,面目狰狞,似是再次经历了那个可怕的晚上,“我们村子不少人听见动静都跑去旧人,但那村子里满身是火的人见着就往我们身上撞,像撞了邪一样,吓的谁都不敢靠近,只能等官府的人来。官府的人来的倒也快,但也没见他们救人,只是把派人把那个村子围的水泄不通。据说那村子里的人全死了,两百多户呀那可是,那陨石没听到下落,但是估计是被官府给藏起来了,因为有官兵来我们村子里说,不准我们把陨石的事说出去。这陨石坠落的第三天,海啸便是来了。你们说说这可不就是天灾吗?这些年赋税越来越重,官员越来越不办人事,只知贪污压榨我们平常百姓,老天爷都是也看不过去了!如今,我家里的人死的死,走丢的走丢,我还怕什么官府,说就是说了,要杀要剐都随他就是······”这灾民说着,嘤嘤哭了起来,那声音都是压在嗓子眼里的。

  这情绪也会传染,这个灾民一哭,其他人脸上的表情也都变了,愁云密布。

  “朝廷这次会为你们做主的,”保和堂一个小伙计沉声道,“把那帮贪官污吏全给收拾了去,大家都莫再伤心了!”

  “老伯,”顾梵生起身到刚才讲话的那灾民身侧,面色凝重道,“这海啸发生了多少时日了?”

  “带上今日,是十八天了。”那灾民道,“海啸发生,我们村子里活着的人就打算北上,因为明知官府拿不出钱粮赈灾,走出来还能寻个活路。这一路上,越走,遇见的灾民就越多。”

  “那,那陨石坠落就是在二十一天前?”

  “是,是二十一天前,”那灾民肯定道,“那日子我是怎么也不会忘记的。”

  得到灾民的回复,顾梵生下意识的去看夏灼,只听夏灼喃喃道,“咱们到这里,算上今天,刚好就是第二十一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