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我心匪石我心匪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一定要回去,好不好?

我心匪石我心匪席 我笔名叫九顺 2494 2019.05.31 23:28

  顾梵生知道夏灼倔强,一时他也不知道再说什么,两人陷入僵局。

  “咳咳!”室内的门开着,云儿端了药过来,见着夏灼和顾梵生都不言语,也察觉了两人之间的氛围不对,就假装着发了声音出来,打破这局面。

  “我不要喝!”夏灼这一见药,立即如惊弓之鸟,什么都忘了,只匆忙从椅子上起身,“我烧都退了,喝药干什么?”

  “姑娘,你耳朵今早还流血了呢。”云儿端着汤药进来。

  夏灼对那汤药退避三舍,看着顾梵生,急切的解释道,“顾梵生,我之前耳朵也出过血的,这你知道,医生说过它自己会痊愈的。”

  “你刚好,今天的汤药还要喝的。”顾梵生知道这汤药对她耳朵出血的状况效果不大,但她毕竟昨晚醒过来的,药应该接着喝。

  “我现在像是病人吗?”夏灼反问顾梵生。

  她自小练拳,天生神力,身体好,不见生病。这次虽然病了几天,可说好,瞬间也没什么事,面色今早已经红润,真是看不出有什么问题。

  顾梵生不知该怎么说,只听夏灼又开口,“是药三分毒,你真的要我喝吗?”夏灼只看着顾梵生,清秀的脸上写满了委屈。

  “这不是我说了算,是大夫······”

  “梵生哥,我不想喝!”夏灼开始使用杀手锏了。从小到大,她最怕吃药,何况这还是汤药,要苦死个人的!“梵生哥,哥,哥哥······”

  “好好好!算了,”顾梵生看向云儿道,“我去和大夫讲,这药你先端下去吧。”顾梵生最怕夏灼可怜兮兮叫他哥,那真是要了他的命了。

  云儿睁大了眼睛,似乎没明白顾梵生说了什么。

  “云儿,你可以把药端下去了,谢谢!”夏灼脸上挂着得逞后的俏皮的笑,对云儿说。

  云儿这愣了又愣,也只能端着药下去了,但心里已经把两人打上了胡闹的标签!

  顾梵生见夏灼的笑,也忍不住笑了起来。拳击擂台上,她是人人都怕的小拳王;擂台下,她也不过是个十六岁的女孩子,连喝药都怕。

  “你去给我找衣服去,我想出去看看这古代长什么模样。”夏灼说着,脸上也是一副急不可待的样子。

  顾梵生一时都有些分不清,刚刚认了死理儿一般,非要闹着回家的人是不是她了。

  顾梵生随即也出了房间,然后先是去见了苏盛,答应随他回永丰。苏盛很是高兴,随即与顾梵生约定了第二天出发的时辰。

  因着古代的布庄都是只卖布,衣服也卖,但要量身定做,没有办法,顾梵生只能从自己的衣服里拿身未穿的给夏灼。

  夏灼穿上顾梵生的衣服自然大,尤其是腰,右衽都裹住了她多半个背。夏灼只能将右衽往里折叠,束上腰带,倒也能穿,袖子过长,就直接卷了起来。

  换好衣服出来,夏灼房间外厅的桌案上摆了好几种样式的帽子。

  “选一个吧,不然咱们出去太怪了。”顾梵生道。这些帽子都是他刚刚去铺子里买的,买了四种,巾帻、幅巾、儒巾、逍遥巾。

  夏灼选了个儒巾,顶端扁平,斜着下来,像古式房屋的三角斜面房顶一般。她将帽子戴上,倒也像个翩翩公子,只是眉色太淡,还是掩不住女子的清秀。

  顾梵生戴了逍遥巾,也称荷叶巾,顶端时圆形空的小包巾,帽子后有两脚垂于后背,飘然欲飞。

  云儿这是正好进来,见这两人的装扮先是一愣,而后笑着道,“好两位翩然如玉的佳公子。”

  顾梵生笑,“我们和翩然如玉佳公子之间,原来是差了顶帽子。”

  “云儿,你来的正好,你能不能帮我描个眉,画的浓黑些,像他一样。”夏灼说着看向顾梵生,呗他的话也逗笑了。他帽子一带,还真是挺像那么一回事的。

  云儿笑,“能,当然能。”

  云儿同夏灼一同进了内室。梳妆台前,有些女子用的物什,云儿拿了石黛给夏灼描了两笔,眉尾稍稍往上吊,整个人的精气神都变了。

  夏灼脸上也是在江中也是有刮伤的,她一直也没看见,此刻见到铜镜里的自己,额角磕了一块青紫,上面还有结痂,帽子戴上倒也看不见。她右眼下也有细小的刮伤,结痂后入黑色的细线一般。

  “姑娘天生丽质,这稍稍一画英气就显露出来了。”云儿是主母刘氏身边一直使唤的婢女,人情世故懂的再清楚不过,话都捡着人爱听的说,而至于夏灼女扮男装有些这出格,也只字不提。

  “你叫我夏灼就好,谢谢!”夏灼说着起身,出去见顾梵生。

  “好了,你带我出去逛一逛吧,明天咱们要回家!”夏灼道。

  顾梵生无奈的挑了挑眉,不知道她哪里来的执着。

  “这都要晌午了,不如用了饭再出去?”云儿尾随出来道。

  “没事,午时就不用留我们的饭了,我们在外面吃些就好。”顾梵生说着,朝云儿颔首,与夏灼一同出了去。

  横穿过张府,夏灼对张家的宅子赞不绝口,处处都觉得惊奇,出了宅子到主街道上,只见街道两侧商户鳞次栉比,路边小贩叫卖不断,买什么的都有,吃的用的玩的一应俱全。

  夏灼像是置身一个奇幻的世界,目不暇接,簪子饰品、刺绣手帕、汤圆馄饨,样样都让她惊喜。

  “顾梵生,我能买个手帕吗?”夏灼在卖手帕的摊位前止步,鹅黄、淡蓝、粉红桃色等各色手帕上,绣着兰草、春花、清荷、水鸟等等的惟妙图案,都甚是精巧。

  顾梵生看她认真挑选的样子,笑着答应。

  两人逛了一条街,而后去一馆子里点了阳春面,配上两个素菜。这阳春面汤头清凌凌的,澄澈见底,面吃到嘴里软硬适中,汤清淡带鲜,喝了一口就想来第二口,两个素菜淡的让夏灼有些不喜欢。

  馆子里也有荤菜,夏灼跃跃欲试的要点,但顾梵生一提大夫的话,她也不再提了。

  吃完饭,顾梵生是打算要回去的,他的脚已经有些受不了了,可夏灼兴致还是很高,还向街边小贩打听什么街繁华,然后拉着顾梵生就去。

  夏灼一路上左顾右看,看见想吃的,想要的,刚开始还问他可不可买,最后直接只是叫他名字,提醒他付钱。顾梵生觉得自己就是个“移动钱包”。

  等逛完两条街,夏灼还提议要去下条街逛时,顾梵生觉得自己的两条腿已经要废了。夏灼向街边的小贩问路,顾梵生则抢着问回张府的路,问完自己就迈着步子往回走,因为夏灼兴奋的像只小动物,完全不把他的话当回事的已经。

  “唉,顾梵生,你再陪我逛一条街呗。”夏灼跟在他身后讨好道。

  “逛上条街时,你就是这么说的;逛上上条街时,你也是这么说的。”顾梵生侧头看身侧的夏灼,露出了个“生无可恋”的微笑。

  夏灼也自知理亏,默然跟在他身侧往回走,不再说什么。

  顾梵生见她突然安静,倒觉得有些不对劲,不是斜眯她。

  “顾梵生,你答应我,我们一定要回去,好不好?”夏灼忽的侧头,与顾梵生四目相对。她眼中映着灼裂的阳光,一闪一闪,像一只在振翅的蝴蝶。

  顾梵生的唇动了动,却没发出个声音来,夏灼等不到回答,也就迈开了步子继续往前走,他缓步跟在她身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