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我心匪石我心匪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谢桓(二)

我心匪石我心匪席 我笔名叫九顺 1787 2019.07.13 17:52

  谢桓是在凌汐婚期的前一个月得知的消息。

  以凌辉的身份地位,女儿要出嫁,连皇甫玄仁都亲自送礼问候,还有谁是会不知道的?六岁到十四岁,所有人都只当谢桓是孩子,他对凌汐的好也只是孩子心性,可真当凌汐定下了婚期,所有人算看出了谢桓的认真,见着他都绕道走,只字不提关于凌汐的事。

  谢桓知道凌汐的婚事,还是因为凌朔不小心说漏了嘴。

  凌朔在禁卫军内没有任职多久,便调到了东宫当差,逐渐成为怀恩太子的心腹,和作为太子侍读的谢桓自然是常常相见,凌朔对谢桓也早已不剑拔弩张,反倒是喜欢的很。因为凌朔喜欢养鸟,这不知道怎么被谢桓知道了去,特意去钻研了鸟,还不时带些珍贵的鸟种送给凌朔,凌朔恨不得将他引为知己。但事情要一码归一码,自六岁初见谢桓,凌朔就将他定为浪荡子,怎么会舍得将妹妹托付他?再者他们两个的年纪也不相合。而对方书允,凌朔则知根知底的,对这个妹夫很满意。

  凌汐定下婚事,凌朔还暗自松了口气。东宫内,手下将领恭贺凌汐的婚事,凌朔没注意到谢桓进了门来,高兴的许诺到时候请大家喝喜酒,凌汐的婚事也就这么被谢桓知道了。

  “你们先下去!”侧目瞥见了谢桓,凌朔遣退士兵,而后径直走向谢桓。

  “凌汐定下了婚事,你这个小跟班以后可不要凌汐凌汐的追着叫了。”凌朔半玩笑的走到谢桓身侧,道。可谢桓整个人似是僵住了一般,一动不动。

  “谢桓,······”凌朔再开口,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已经是快要到弱冠之年了。”谢桓没头没脑的扔下了这么句话,便径直转身离开了去。

  谢桓回去便将自己关在了屋子里,两天两夜不出来,任谁说都没有用。他母亲和宁长公主倒是比丈夫谢默泉淡许多,第三天让人带了贴子去凌府,让凌汐到了自家府上来。

  凌汐进府,下人便去禀报了谢桓。谢桓二话不说,开了门就往前厅跑。

  前厅没有旁人,只凌汐在等着。

  “凌汐!”他早已不再叫她姐姐。他想着不再去叫,也许就能跨越过去。

  凌汐转身看他,浅笑道,“和宁长公主叫我过来见见你。”她出落的愈发美丽,那双晶亮的眸子早已没了初见时的胆怯,衬得她灵秀出尘。

  “你喜欢方书允吗?”她试图拉开他的距离,他步步趋近,直白道。他这两天躲在屋子里其实也没闲着,已经把方书允了解的通透。方书允便是边疆疆城里的人,前些日子专门从那里赶来,带着他父亲的书信,来向凌汐求亲。他想着凌辉会答应这婚事,也是因着方书允的父亲曾为凌辉部下,为凌辉挡下过刀剑,落下了终身残疾。不然,凌辉也不会忍心将这唯一的宝贝女儿嫁过去。

  “谢桓·····”她带着些责备的叫他,一如他少时做了过分的事时,她训他一般。

  “你真的愿意舍弃家人,远赴边疆?你真的舍得再不见我?”

  凌汐无奈道,“我做了选择,我就知道我要面对的是什么!”

  “你要面对的是凌大将军欠方书允父亲的恩情,你只是去还恩罢了!”他毫不留情的拆穿。但和她的淡然相比,他狼狈不堪,“我想着等我到了弱冠之年,就立即去向凌大将军提亲。我马上便是要弱冠了,凌汐,你再等等我好不好?”

  “你说的等,是还要四年。”凌汐说着恍若有些失神,“谢桓,我花了很久才明白,你是弟弟,就真的只能是弟弟。”

  凌汐很难说明白自己对谢桓的情感。初见时,他很难让她不讨厌起来。后来她随母亲入宫见皇后,他次次都在。皇后曾玩笑道,“凌汐,你看看谢桓,为了能进宫来,他可是日夜苦读,比那寒门士子还要下工夫,只为去东宫做太子的侍读,来见你。”

  “才不是呢!”他坐在椅子上,脚还挨不着地,垂着头,目光试探性的在她脸上一下一下的晃过,晃的她感觉心里有些东西都慢慢融化了。

  后来她告诉他,她很怕和皇后在一起,他就找借口带她出去,两人就那么在御花园里漫无目的的游荡,只是忽的有一天,她一转头,发现自己身侧的小孩子竟已长的和她一般高。

  方书允是她要嫁的,父亲本打算拒绝。她十六岁之后,来家里求亲的人就络绎不绝,如今她到了二十岁,再不嫁,还不知会招来怎样的闲话。

  “我,我不是!”谢桓无力反驳道,“那我现在就娶你,我去向母亲说······”

  “你不要胡闹了,谢桓。”她拉住他。弱冠才是成年,他现在娶她,只能是不伦不类!六岁的年差,就能让他们相隔过一辈子。这些她一直都明白,只是偶尔会忽的冒出些许的侥幸来。

  “你怎么才能不嫁给方书允?”他问的近乎请求,反手握住她的手。

  “怎么样我都要嫁给他!”她会走的远远的,远到足以忘记他。说着,她抽出手,径直朝门口走去。

  “那如果我杀了他呢?”他背对着她,冷不丁的道。

  “谢桓你不要逼我。”话音落下,连着她的脚步,渐渐消失于空气,以后,还将消失于他的生命。

举报

作者感言

我笔名叫九顺

我笔名叫九顺

谢谢书友的推荐票

2019-07-13 17:5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