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王爷你能奈我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书生

王爷你能奈我何 林子原谅绿 2425 2018.07.13 12:08

  “小乐,今日那五福楼开门了吗?”

  江沅坐在梳妆台前,小乐在她身后为她绾发。

  “早些日子就开了。”

  “终于开门了,把银子带上一会儿咱出去买点吃的。”

  “好嘞,小姐您看今日要插哪支簪子?”小乐问。

  “这个。”江沅随手拿了一个翠玉簪。

  小乐帮江沅插上后,江沅看着镜子,沉默了一会儿。

  “换成玉步摇吧。”江沅说。

  小乐又把那翠玉簪取了下来,重新把玉步摇插上了。

  五福楼

  “江小姐,可好久没看见你了。今天想买点什么?”老板看见江沅来了,连忙起身去迎。

  江沅冲着老板笑了一下,“老板,红豆糕还有吗?”

  “有有有,刚做好的红豆糕。小二,把那红豆糕给江小姐包好。江小姐,还要什么吗?”

  “桂花糕,皂儿糕,重阳糕,春卷,粉滋也给我来一点吧。”江沅看着这柜台上摆出来的样品。

  老板点着头,吩咐小二全部包了起来。

  等小乐付了账后,江沅便去了茶楼。

  在二楼开了个雅间,要了一壶上好的龙井以及一壶女儿红还有一些糕点。

  “真香!”江沅拿着酒壶往嘴里灌了一口。

  “小姐,你身子还没好全呢!又喝酒!”小乐有些生气。

  “哎呀,我的身体我心里有数,放心吧!看,说书的上台了。”

  说书人一袭白衣,俨然一副书生打扮。向着底下人作了个辑,获得了一片的喝彩。

  “噫,今日怎么换了一个书生来说书?”江沅有些疑惑,而且这书生......怎么这么眼熟?

  小乐看见这人,脸色立刻就变了。看着江沅,小心地问道:“小姐,你不记得这书生是谁了吗?”

  江沅被小乐这么一说,更觉得在哪里见过这书生,可就是想不起来他是谁。

  “眼熟的很,就是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小生不才,闻姑娘属意武将,却高估自己;想来也是,吾乃一介草帽书生,怎比得上姑娘名满天下。望来世,能用十年换取姑娘回眸一笑。”书生抬手一拍醒木,眼光不经意的扫过二楼,喝了口茶水接着说:“今日站在这儿的本应是我师父,偏偏师父他老人家偶感风寒,今日嗓子都是哑的。无奈今日只能在下给诸位说一段了。”

  说着书生向台下人鞠了一躬。

  “说书的你会讲啥啊?”底下有人问了。

  书生朝发问的那人微微一笑,“这你可说到点子上了。今日讲什么呢?哎,昨日啊,有位客官给我师父留了信让他今日讲讲江大小姐和那投河书生的事,所以,今日咱就来讲讲这投河书生和江小姐的恩怨情仇。”

  “好!”

  “开头那一段大家可能很熟悉,那就是那投河书生投了河之后给江小姐在石头上留的血书......”

  小乐看着那书生一脸愤然和不解,这书生怎么可以说这件事!他怎么敢?

  “小乐,一会儿让二三查查这儿吴景逸!”江沅咬牙切齿的说。呵,投河书生?说的不就是他吗?真会编。不是江南大户人家的公子吗?现在怎么还成了茶楼说书人的徒弟了?

  “是。”小乐看着江沅,一副想说又不敢说的样子。

  “想说什么就说。”江沅瞥了她一眼。

  “小姐,你...是想起来他了吗?”

  “何止!”江沅往嘴里灌了一大口酒,把窗子完全打开靠在那看着台上的吴景逸。

  为什么现在他身上没有一点当年那个书生的影子了?

  吴景逸当年赴京赶考,在路上遇到土匪什么都被抢了去。和陪读身上的加起来也不过就半吊钱。

  得亏当时离京城已经不远了,只剩下五天的路程。两人就这样走完了五天的路,一进城,吴景逸就饿晕在了街边。江沅和小乐上街游玩,看见了他们便救了回来。

  ......

  “公子,您醒了?”吴景逸慢慢的睁开双眼,身边陪读便冲了上来。

  “这.....是哪啊?”

  “这是丞相府,我上街游玩看见你昏倒在地便顺手将你救了回来。”一个清脆的女声从外面传入。

  “丞相府……我们到京城了?”吴景逸突然想到了什么,看着在身旁伺候的陪读。

  “是,公子,我们到京城了!”陪读的眼里蓄着泪水。

  “好!我总算是没有辜负爹对我的厚望!”吴景逸的眼角,挂着一滴泪。

  “两个大男人磨磨唧唧的说什么呢?”一身青绿色衣裳的江沅从外面走了进来,身后跟着小乐。

  她是不想在外面晒太阳了。

  “这是?”吴景逸看见江沅进来连忙擦了擦眼睛,问身旁的陪读。

  “是丞相府的大小姐,就是她救了我们。”陪读看着江沅,突然就朝着江沅跪下磕头,“感谢小姐的大恩大德,要不是小姐,公子和我恐怕都死在了街上!”

  江沅有些始料不及,赶紧过去呀把陪读扶了起来。冲着他,笑了一下,示意小乐把带来的东西放在桌子上。

  “这是小米粥,燕窝,人参汤。那陪读,一会儿你就伺候你家公子喝了这些吧。别说什么大恩大德,你公子是上京赶考的书生吧?过几天就是考试的日子,把身子养好考完后再来和我讲大恩大德吧。”江沅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吴景逸,没有多待随便问了一些就离开了。

  吴景逸怔怔的看着江沅离开的背影,“小生若能得此佳人,也不枉来这人间一趟。”

  “她是丞相府唯一的千金小姐,公子若是能高中状元金榜题名说不定这佳人就是公子你的人了!”阿肆一边笑一边说。

  吴景逸刹时脸通红,低声呵斥,“阿肆!”

  “呦,公子还会脸红的跟个大姑娘似的呢!哈哈哈哈!”

  此后的几天,江沅时不时的会过来和吴景逸聊聊天解解闷。

  “原来你是江南人家。”江沅突然恍然大悟。

  江沅坐在旁边,吴景逸一身青墨色衣裳站在窗边手里拿着一卷书。

  吴景逸点点头,突然间想到了什么。

  “听闻小姐是这京城第一才女,今日咱们就来比试比试如何?”

  江沅笑了,露出嘴边的两个梨涡。

  “好啊,怎么比?”

  吴景逸想了一下,走到书桌前提笔在纸上写下一首诗。

  “比诗。我给你一首诗,你还我一首,看谁写得好。”

  江沅凑过去看吴景逸的诗,“不错。”

  低着头想了一下,拿笔蘸墨就在吴景逸诗下面接着写了。

  吴景逸念了一遍,朝着江沅作了个辑,“在下佩服,这京城第一才女的名号真不是浪得虚名。”

  江沅放下笔,笑了笑。

  “马上考试了吧?”

  “嗯,后天。”

  江沅愣了一些,有些犹豫的在纸上写下了一些东西。

  写完便放下笔匆匆忙忙的走了。

  吴景逸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一字一顿的念着看着江沅写下的诗。

  “这是藏头诗?望,君,高,中,结,良,辰。”

  吴景逸一愣,随后猛地起身,“阿肆!过来磨墨,我要写封家书!”

  ......

  吴景逸说到这,慢慢停了下来。

  “后来呢?”有人问。

  “后来啊,书生的父亲亲自跑来京城,当然还带来了聘礼。可,江丞相与夫人都不同意说是想再养女儿几年。到后来,江大小姐直接说其实自己属意武将。于是,这书生就去入伍了。后来啊,就有了那封血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