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叛逆成长 鹿深时见鹿

鹿深时见鹿

鹿深时见鹿

  • 浪漫青春

    类型
  • 2019.03.14上架
  • 0.88

    连载(字)

0位书友共同开启《鹿深时见鹿》的浪漫青春之旅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谁的童年不疯狂

鹿深时见鹿 鹿深时见鹿 1055 2019.03.14 16:01

  鹿玥托着腮帮坐在麦田旁,看着爷爷奶奶在田里忙活,她的爷爷叫鹿林,村里人都叫他老鹿。

  老鹿今年六十多岁了,和大多数农民一样,他面庞有些黄,脸型偏圆,一双眼睛有点小,笑起来眯成一条线,很是和蔼。

  老鹿许是农活干多了,走起路来有点驼背,一双手却很有力,干起活来不起别人慢。他旁边的是刘氏,也就是鹿玥的奶奶,她比老鹿小几岁,但身体一直不怎么好,经常咳嗽不断,尤其下雨阴冷的时候。

  鹿玥喜欢呆在麦田旁,一边陪着老鹿他们,一边缠着他,让他讲故事给自己听。

  老鹿是个农民,没什么文化,只能把自己听到想到的一些趣闻,慢慢的阐述给鹿玥听,有些故事都听了好多遍了,她也不烦,依然兴致勃勃。他手里也不闲着,边说边干活,兴致来了还会讲到抗日战争时期,那会鬼子打到长江边来了,村里一些男壮丁就躲在江边芦苇从里,协助八路军游击队共同歼灭鬼子,保卫自己的家园…

  抗日战争结束后,那段时期新中国也穷,实行集体吃饭,挣工分制,按老鹿的说法是,家里每个人早上一大早就要去田里干活,中午吃大锅饭,下午继续田里干活,一天下来有时候挣一工分,一分半,或者两工分,虽然大多数情况肚子只能吃七八分饱,吃不饱,但总算没饿死,活下来了。那时候地里种的番薯,萝卜,野菜也多,弄点油,盐炒炒也算一道菜了,河水都很清澈,什么小虾小鱼也有不少,鹿玥的爸,鹿宏也经常和他妹妹鹿芬去小河边捞虾捕鱼,给家里人打牙祭,加强营养。都说靠山吃山,靠水吃睡,生活在长江边,也算是一种幸运,风景好,食物也不缺乏。

  再后来改革开放后,条件越来越好,分田到户,才慢慢吃饱穿暖,日子过的有指望。

  每当说到此,老鹿都会感慨还是现在好啊,不仅吃饱穿暖,还有余粮,他说这话一方面想告诉鹿玥他们年轻时的艰辛不易,也想告诉她要饮水思源,莫忘祖宗恩德。

  鹿玥歪着脑袋,暖暖的阳光洒下来,照在她有点清秀的小脸上。她一边听着老鹿的诉说,一边欣赏周围的大好风景,田埂旁长了不少野花野草,小小的,有紫色的小花,成熟的蒲公英,还有黄色的野菊花,更有零星几朵牵牛花,小草种类就很多了,鹿玥认不出来,但只觉得它们很好看,鹿玥觉得这些小花小草虽然渺小却把整个田埂都蔓延满了,从田这边到田那边,看着满心欢喜。

  鹿玥是90年代出生的,那会孩子娱乐活动少,她家里就一台电视机,还只能靠露天天线收几个台。大多乡下孩子喜欢聚在一起玩过家家,跳房子,跳橡皮绳,有时候几个小伙伴约着去长江边游玩,去看芦苇,采摘漂亮的花朵,野果。还会去捉小螃蟹,它们有时候埋在沙子里,有时候躲在石头缝里,在那个精神和物质都不算丰裕的年代,这些便是乡下孩子们最大的乐趣了。

  鹿玥的爸爸妈妈一直在外地打工,自她记事起便是留守儿童,父母基本过年回来一次。

  鹿宏夫妇在山东开了间替人量体裁衣的服装店,那时候成衣少,衣服售价也高,于是量体裁衣就很吃香,也经济实惠,在服装店里顾客只需要自己买好布匹,拿到店里,店员会替她们量好尺寸,肩宽,腰围,臀围等,然后说出自己想要的样式,也有几本时装书可供她们挑选样式,再接着下单后过几天来拿就可以了。

  制作衣服虽不算繁琐但也不简单,首先需要量布,裁布,剪切,里子内衬都要准备好,有的布料还得锁边,然后用电动缝纫机(那会山东有这个了)上的针线一排一排的缝制起来,接着熨烫,最后挂起来等顾客来取。

  鹿玥在小学时去过山东几次,但一般都是去过暑假,鹿宏和他的老婆余淑也就是鹿玥的妈妈生活在山东烟台,据鹿宏口述是,小时候家里穷,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且母亲身体也不大好,他是长子,下面还有个小他两岁的妹妹鹿芬,书只读到初中,家里拮据,也供不上,80年代那会听村里人说做手艺能赚到钱,尤其是裁缝,特别流行,于是鹿宏便告别父母,去镇里找了个裁缝师傅。

  鹿宏找的这个裁缝师傅年纪也不大,约莫三十几,姓王。人挺和善,自此鹿宏便在他门下做起学徒来,这一做便做了三年,一开始没有工资,后来上手了,会做了,一个月一百,再到后来的几百,他便留些身边自己零用,其余的钱打给家里。

  再后来王师傅有远见,想去嘉峪关发展,也就是开个裁缝店。没多久,店里生意就有了起色,便又招了两个新徒弟,这里面便有鹿玥的妈妈余淑,按鹿宏的说法是,他对这个师妹一开始是不感冒的,因为他有点腼腆,不爱说话,也没往儿女情长方面想。余淑脾气温和,手脚麻利,长得倒也俊秀,后来在师傅的撮合下,日子久了,两个人相处下来感觉不错便也成一对了,再后来鹿宏觉得自己也该到了娶亲的年龄了,便和师傅告假,领着媳妇回家成亲去了。

  余淑并不是嘉峪关人,而是甘肃人,她的初衷和鹿宏差不多,家里穷,姊妹多,便早早出来赚钱养家,正巧嘉峪关有亲戚,便投奔亲戚来了,也打算学裁缝,后来遇到王师傅,于是便有了这桩姻缘。

  话说鹿宏家里一穷二白,但余淑千里迢迢从北方跑到南方来,到也没抱怨什么,看到丈夫家里只是三间瓦房,也没嫌弃,鹿宏父母朴实,尽管穷,靠着这几年庄稼的收成,以及之前鹿宏陆续打回来的钱,也替这对新婚夫妇买了新床,衣柜,被褥等。

  鹿宏长的英俊帅气,唯一缺点就是太瘦了,身高也不是很高,这多半与小时候缺乏营养有关。好在他肯吃苦也不懒。在家完成了婚礼后,说是结婚,也就是喊邻里乡亲和几个亲戚吃了顿饭,便算完成仪式了,便带着余淑回她娘家拜见岳父母。在他俩处对象的时候,余淑便领过鹿宏见过她父母了,她们这次回去一来想念二老,二来婚姻大事尽管成婚了也该再回去看看。

  余淑的父母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思想却不封建,谈婚论嫁的时候说只要闺女喜欢且待她好,也没啥不同意的。余淑虽说是家里长女,但她下面还有一妹妹和一弟弟,在那个年代,只要闺女过的幸福,有个女儿远嫁,也是很寻常的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