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春临洛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二十一章 夜半归来

春临洛城 路人寅 8 2019.11.28 20:09

  一路上苏洛都在想,我怎么就回来了呢,当初的决心,或者说负气呢?如今,就这么轻易和解,与瀛洲和解,与澈王和解,与自己和解。负气离开,然后默默归来。

  自己呐,还真像是个孩子。

  想到这里,苏洛笑了,多少有点自嘲的成分。

  马车上同坐着苏狸,还有妞妞,以及雪狐。

  经过漫长的劝说,妞妞终于决定与他们同行了。

  这劝说里,多少有些欺骗的成分,她劝妞妞去找,她的妈妈,鱼生,可能在世间的任何一个角落,等待着她长大,走过漫长的路途,有一天,站在她的面前,说:“妈妈,我终于找到你了。”

  蔓延的沙漠,青绿的胡杨,虽美,却不能让妞妞局限于此。她要她踏上旅途,走遍这个世界,到最后,找到她的母亲,或者,找到答案,活着的答案,在这答案里释然。

  这一切,都是苏洛所期盼的生活。

  雪狐一路睡的安稳,苏狸满腹心事。

  苏洛在战场厮杀时的英勇,以及事后面对那一具具曾经鲜活的尸体时的愧疚,他都看得到。

  可是他,没有能力阻止。或者说,打心底里,他不打算阻止。

  他是多么希望,他的苏洛,能够永远陪着他,在沙漠过着虽艰难,却温情的生活。

  沙漠的风雨虽粗粝,但终究简单,而瀛洲,前方的瀛洲,那温风细雨里的无限凶险,苏洛真的承受得住吗?

  可无论如何,马车还是义无反顾地驶向京都,驶向那处处隐藏凶险的瀛洲。

  只是没想到,马车还在京郊,未进城,便已被拦下了。

  马被眼前突然出现的白衣人吓了一跳,惊叫起来。

  此时,已有微微的暮色,苏狸下车,只看到眼前有一道白光,白光里站着一人,白发白须白衣。

  他不想在还未进城时便起争执,况且眼前这人,颇不好惹的样子。

  他拱手:“先生有何贵干?”礼貌,客气。

  “我想见见苏洛。”他说。

  不知为何,苏狸总觉得这声音熟悉,好听固然是好听的,但却掀起心底隐隐的难过。

  “你认得苏洛?”苏狸问。

  “苏狸,我是光华。”

  薄薄的一句话,在苏狸心底,掀起无限波澜。

  “她不在。”苏狸顺口说道,完全没过脑子,连自己都有些意外。

  “那你过来,我们聊聊可以吗?”光华说。

  这么拙劣的谎言,奇怪的是,光华竟没有戳穿他。

  他向前走,一直走到光华身边,停住了。

  “苏狸,别来无恙。”光华说。

  苏狸怔了怔,没有答。

  他此次来,难道只是聊聊近况?

  “苏狸,苏洛她不属于人间,你留不住她的。”光华说,一语刺进他的心里,把他最后那点自我安慰,那渐渐膨胀起来如气球般的自我安慰,刺破了。

  “我知道。”他说。

  “那你还任由她在战场厮杀,如此,只会自毁德行,到何时才能重归天庭?”是质问的语气,不过这质问也并非毫无道理。

  “我阻拦不住。”苏狸说。

  想想觉得这理由不很充分,又补充道:“回瀛洲后,我会努力助她的。”

  “好,那我走了。”光华说。

  说完,光华像来时般,匆匆消失,像没有来过一样。

  自始至终,他没有见到苏洛,又或许,他要见的,根本不是苏洛。

  回到马车,对于来人,苏洛问了几句,苏狸敷衍过去,

  马车匆匆进城,城门在他们身后缓缓合上,此时,天已微微黑了。

  进了城,马车的速度却突然放缓,是苏洛的意思。

  她没有急着回家,而是去布店选了几匹布,又去以前相熟的裁缝铺央求人家立时给做出来,他们就在那里等着。

  三年了,三年后的第一次归家,她不想父母见她如此狼狈。

  在一家脂粉店里,对着店里的铜镜,她认真地审视着自己,镜子里的女子,脸色苍白粗糙,唯有脸颊处,有淡淡的红晕,夹杂着风沙吹出的血丝。

  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个样子了。

  苏洛有些心惊,自己这个样子,可千万不敢让父母瞧见,会担心的。

  她买了脂粉,对着镜子,静静地涂着,遮掩着脸上风霜的痕迹。

  “其实大可不必,你怎样都好看的。”苏狸在身后,幽幽地冒出一句。

  这一句成功地唤起了苏洛的注意,她扭头看到苏狸和妞妞,也是一脸风霜。

  收拾好自己,她又给他们,施了淡淡的粉。

  这样,父母大概总会,信以为真了吧。苏洛心想。

  他们重又回到裁缝铺,取回他们几人的衣服,换上,朝着苏府走去。

  此时已然夜半,街上却依然热闹,男女老少的,都迟迟不肯归家。

  “今天是怎么了,怎么如此热闹?”苏洛后知后觉地发问。

  她没有注意到,她去那些店铺时,时间已晚,他们却仍旧没有关门,起初她只是庆幸,现在却有些奇怪了。

  她的瀛洲,何时如此繁华热闹了?

  “苏洛,今日是十五。”苏狸提醒道。

  十五花灯夜,是没有宵禁的,也不必早归。

  “苏狸,我有些紧张。”苏洛扯了扯他的衣袖,轻轻说道。

  苏狸失笑,拍了拍她的手,说:“那可是你家。紧张的该是我吧?”

  苏洛笑了,说:“近乡情怯你懂不懂啊。”

  苏狸便也笑了,笑着说:“我懂我懂。”

  马车却骤然停下了,苏洛掀起帘子,看到小青正在门口挂花灯,站在凳子上,还踮着脚,小心翼翼护着花灯,宝贝般。

  苏洛不禁失声笑了,紧张瞬间消散,跳下车去,喊:“小青,小青。”

  仿佛这三年,自己从未远离,仿佛自己只是贪玩,多逛了会花灯,多贪了几杯花酒。

  小青扭头,却吓了一跳,差点从凳子上摔下来。

  苏狸及时过去,扶住了她,回头对苏洛嗔道:“别闹,摔着了怎么办。”

  苏洛也只是笑,傻呵呵地,对着小青,并不作答。

  “我去通报,苏老爷苏夫人该会很高兴的,今天是个好日子。”小青说着,跑了进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