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春临洛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一十八章 风沙暂止

春临洛城 路人寅 19 2019.11.07 17:06

  七日后,风沙停止,天蓝地阔,阳光明媚。

  众人终于见到久违的阳光以及阳光下的澄澈,他们摇摇晃晃地走出阴暗的城堡,在阳光下感动地泪流满面。

  他们第一次知道,他们日日沐浴的阳光,原来如此珍贵,珍贵的无以复加。

  食物开始变得不那么紧迫,清脆的驼铃声又开始游荡在他们四周,西胡的人就在这清脆的驼铃声中现了身,把酒肉再次送往这片热土。

  恶劣的生存条件一旦离开,他们又开始变得阵营分明起来,只是萧风很快被来送食物的西胡人带走接受调查,刀疤脸声望渐盛。

  苏洛不知道是谁告了密,让这封闭空间中发生的小小故事这么快传到了萧风的国家,让他的国家对他不负信任,让小人得了志。

  萧风被带走后,刀疤脸逼着苏洛他们离开了城堡,宣布了对这小小领地的所有权。

  苏洛望着他们,望着他们的野蛮、粗鲁与肆意妄为,像是望着一支必败的队伍,满脸不屑。

  因为守城人的通风报信,澈王很快派了队伍过来,队伍先是潜伏在城堡四周,瞅准时机一举攻破,将他们赶出了境洲,赶回了西胡。

  这一切发生时,他们正在饮酒作乐,完全没有意识到危险的到来,一切进展的无比顺利,没有遇到一点阻力。

  军队随后守在境洲边界,预备着下一场战役的到来。

  守城人来到苏洛面前,激动地说:“我给你带来个好消息。”

  “什么消息?”苏洛问。

  “澈王让你回去。澈王听说你要去报信却没有成行,说念你有功,让你回去,这里马上就会成为真正的沙场,实在太过危险。”守城人说着,从怀里拿出一封信函,交给苏洛,是澈王特赦她的信函。

  “那他们呢?”苏洛问,她指的是苏狸他们。

  “这个澈王也交代了,他们本无罪,可随时离开。”守城人说。

  拿着这封信函,苏洛突然有些恍惚,时间到底过了多久,久到她都忘记,最初是为何来到了这里,忘记了苏狸、雪狐又是为何来到了这里,忘记了妞妞是何时陪在了她的身边。

  她转身,望着苏狸,苏狸看起来很是开心。

  “苏狸,谢谢你陪了我这么久,要不然我都不知道日子该怎么过去。现在我还有件事,要拜托你。”苏洛说。

  “什么事,只要你说,我都答应你。”苏狸也很是爽快。

  “我要麻烦你,把妞妞和雪狐,安全带离沙漠,带到瀛洲。到了瀛洲,你就回我家,我父母会照应你们。还麻烦你告诉我的父母,我在这里过的很好。”苏洛说。

  “那你呢?”苏狸很是不解。

  “待到战争胜利之时,我会随胜利的队伍一起离开。”苏洛答。

  “我不走,让雪狐带妞妞走,雪狐本事可比我大多了。”苏狸说。

  雪狐却晃了晃尾巴,跳到了苏狸的身后,表达了它的态度。

  “我是属于沙漠的,决不离开沙漠,我要在这里等我的妈妈回来。”妞妞说。

  守城人摇着头离开了,他对这群人最后的决定很是不解,如此好的机会,为何不离开,又为何要置自己于险境呢?

  苏洛手中的信纸,在风中张扬着,最后随风而去。

  刀疤脸重整了队伍,再一次踏入沙漠,开始了新一轮的进攻。

  这一次,士兵显得很是英勇,特别是领头人刀疤脸,不知他的上级有给他什么值得他拼命的承诺。

  是金钱吗?是地位吗?还是两者皆有?

  不过这些都与苏洛无关了。

  瀛洲的队伍与西胡的队伍两相对峙,两方皆有死伤,不时有血迹侵入滚烫的沙中,又有沙层将他们层层掩埋,毁尸灭迹,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三日后,瀛洲的部队还是赶走了西胡的队伍,刀疤脸也身受重伤,被他的手下搀着离开了沙漠。

  他们还有勇气再来吗?苏洛想过这个问题,又很快打消了自己的这个想法,西胡的人,不见得都如刀疤脸般,贪婪自私、贪生怕死。

  她突然想到了萧风,不知为何。不知他是否还活着,西胡的那场调查是否要了他的命,又是否让他深陷牢狱之灾。

  如果他死了,会不会是因我而死呢?他毕竟是因为维护我才被人告发的。苏洛想着,躺在胡杨林中,渐渐入睡。

  第二日,清澈的晨光落在她的脸上,她又隐隐约约地听到了驼铃声,只是这一次,不如第一次般是个噩梦,倒更像是个美梦,让人忍不住嘴角上扬。

  驼铃渐渐近了,最后停止,对它的突然停止苏洛有些不满,伸手去抓,试图再把它抓回来。

  没抓到驼铃,却抓到一双手,粗糙的,温暖的,让人安心。

  她努力睁开眼睛想看一看这双手的主人,便从梦中离开,睁眼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是萧风。他背光蹲着,光的阴影落在他的脸上,让他本就轮廓分明的脸更加立体起来。

  他就这么望着她,带着微微的笑意,那是久经沙场后难得的柔情。

  苏洛有那么一刻的心动,为萧风这片刻粗粝中的柔情。

  她试图站起来,却突然发现,自己的手正抓着他的手,那是她寻找驼铃声的手。

  她正要松开,却被他反手抓住,拉她起来。

  “谢谢。”苏洛说,低头,脸却有些红了。

  苏洛是后来才看到他身后的部队的,那些士兵看到如此情景,都扭过头去,顾左右而言他。

  苏洛却警惕起来,退后一步,说:“你是来攻打我们的。”

  萧风也像是突然从梦境中醒来,意识到自己的任务和使命。

  “我本难逃一死,可西胡的两次失败使他们注意到了我,于是放我出来,戴罪立功。胜利了便可活,失败了只有死。”萧风笑笑,这笑与刚才的笑完全不同,更像是苦笑。

  苏洛看着他,不知该如何回答,这是个两难的境地。

  “我不怕死,只是不忍看自己的士兵伤亡,自己的国家被人欺负。”萧风见苏洛不答,又开口说道。

  “那你有没有想过,是你们,是你们的国家先欺负别人的?”苏洛问。

  不知是苏洛愤然的语气,还是这句话本身,把萧风问住了,他愣在了原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