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春临洛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二十二章 瀛洲大灾

春临洛城 路人寅 2 2019.12.05 19:56

  如此热闹温情的场景,苏洛许久不见了。父母见她很是欢喜,又是拥抱,又是感慨,拉着苏洛不肯撒手。

  反倒是苏洛,只是机械地接受着他们的关爱,脸上挂着微笑,时间太久,都有些僵硬了。

  苏狸适时地上前拉了拉她,把她拉回现实。趁苏父苏母不注意,小声问她:“不开心吗?”

  “只是觉得有些不真实。”苏洛轻言。

  是啊,久别重逢,还是在如此热闹的日子。美好的不真实。

  拉着女儿看了很久,苏老爷苏夫人才注意到她身边同回的苏狸,以及苏狸手中牵着的孩童。

  对于苏狸,以及这个孩童,小青倒是已经盯着看了很久,久到有些麻木,鼻子有些酸,被她硬压了下去。

  “小妞妞,你叫什么名字啊?”苏夫人蹲下来,与孩子平视,亲切地问道。

  她没有直接问苏洛苏狸,心底有无数问题,都被她压下了,孩子回来就好,至于其他的一切后果,她都愿意承担。

  “妞妞。”妞妞看了看拉着她的苏狸,又看了看一旁对着她笑的苏洛,答道。

  “她的名字就叫妞妞。”看母亲依然疑惑,苏洛解释道。

  “外边冷,都别站着了,饭已上桌,我们回屋边吃边聊。”苏老爷适时地说道。

  苏夫人此时才注意到,孩子们一路奔波,再加上天气严寒,脸上都被冻得红红的。听苏老爷这么说,赶紧接上,拉他们进屋。

  饭桌上,苏夫人只顾给妞妞夹菜,嘘寒问暖,对于她的由来,却只字不问。

  她是真的喜欢孩子,再加上这孩子看着灵动,可爱,便更爱了。她是打心底里想对她好。

  苏老爷看着这一场景,也只是笑,满脸慈爱,手上不时给苏洛夹口菜吃。

  苏狸什么也不说,只是吃饭,好像许久不吃饭了般。

  不过也对,这么正经的饭菜,他们是许久未吃了。

  雪狐蹲在一旁的凳子上,早吃饱了,此时正打哈欠,意兴阑珊,准备睡觉。

  这家伙,还真是一点心事都没有啊。

  倒是小青,在一旁倒水,好几次都倒多了,撒了满桌。心事重重的样子,还不大懂得掩饰。

  苏洛于是喊她:“小青,你别忙了,过来坐,我们姐妹很久不见了,过来说说话。”

  小青依言过去坐,依旧怔怔的,满腹心事都写在脸上。

  “小青,你最近过得可好?”苏洛给小青夹菜,悄声问道。

  “好,苏老爷苏夫人待我都很好,只是很久不见你们,甚是想念。每次想念,便后悔当初没有铁下心,追随你们而去。”小青说道,真情实言,把苏洛的眼泪,都快要勾下来了。

  苏夫人仍在逗孩子,妞妞显然对这突然的热情,有些不大适应,时不时看看苏洛苏狸,是求救的眼神。

  “母亲,您也快吃,妞妞已经5岁了,可以自己吃饭了。”苏洛劝道。

  “是啊,夫人,您到现在还一口没吃呢。”苏老爷倒也耿直,只是这耿直惹来的,是苏夫人的一个白眼。

  “母亲……”

  “洛洛……”

  两人目光对上,话也赶到了一起。

  “母亲,您先说。”苏洛说道。

  苏夫人看了眼苏洛,又看了眼苏狸,终是开了口,只是一开口便一语惊人,苏狸嘴里的饭咽了一半,硬生生夹在喉咙里,不停地打嗝,苏老爷把手边的水递给他,换来他一个感谢的眼神。

  苏夫人说:“孩子都有了,选个好日子,把婚事给办了吧,免得外人闲言碎语。”

  饭桌上有一刻钟的安静,小青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母亲大人,这孩子,这孩子是我们捡来的。”苏洛吞吞吐吐地组织出来这么一句话,连她自己听了都觉得像是谎言。

  “苏狸是个好孩子,我是没有意见的。”见苏洛看向他,苏老爷也适时地表了态。

  “我也没有意见。”此时苏狸已把喉咙里的饭咽了下去,笑嘻嘻地说道。

  作为一个战壕里的战友,苏狸不仅不帮忙解释,还过来添乱,苏洛把手边刚盛好的米饭推了过去,说:“赶快吃。”是关心的语气。

  有了刚刚卡住喉咙的经历,苏狸放下筷子,可不敢动了,只是一味地喝水,不再搭话。

  “妞妞她,她……”被这么一打断,苏洛被气得哭笑不得,合适的语言,怎么也想不起来。

  然而偏偏,偏偏一桌的人都停下了筷子,期待地看着她。

  “我妈妈叫鱼生,我出沙漠,是为了找寻她。”妞妞吃饭的间隙,冷静地说道。她不懂,这群人是怎么了,连这么简单的事情,都表达不清楚。

  苏夫人尴尬地笑笑,起身添菜加饭,权当刚刚的话没有说出口。众人也都愣了过来,低头吃饭,说些有的没的。

  小青的脸上,也终于恢复了血色,抬头看了眼苏狸,还好好的,心便安了下来,无比沉静。

  一派祥和。整个瀛洲都陷入这种热闹祥和的气氛中去,夜晚很长,长到了黎明,人们才迟迟散去。

  他们没有注意到,苏府的墙上,站着一个人,站了很久,直到他们散去,才迟迟离开。

  他们更不会想到,祥和的瀛洲上空,早已有乌云赶来,将晴朗的天色,渐渐掩去。

  他们更想不到的是,这次热闹之后,他们将很长时间陷入生存的苦闷。瀛洲的大灾,百年一遇的大灾,正在赶来的路上,马不停蹄。

  他们不知道也好,这种快乐,能延续一时,是一时。都将是今后生命中,很难忘的回忆,支撑着他们,迈过一个接一个的坎,走过艰难而孤独的生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