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一抹浅笑梨涡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五章 追尾了

一抹浅笑梨涡 芳茗儿 2104 2019.11.25 08:37

  老孟不想让女儿成为大家的焦点,连忙找了个话题,和杨爸爸聊了起来,孟妈妈扶着女儿在沙发的角落里坐了下来,孟静依然低着头,杨勋很无聊地坐着,他能怎么办,和孟静说话那不可能,他不能让孟静对他有任何幻想,要不然会越陷越深,她如果是正常人还好,她现在这个状态如果沉迷进去,那以后还不知道发展成什么样子呢,想想都觉得后背发凉,希望孟家能听从劝告,带孟静就医,他不是解药,他也不会做这个解药。

  从孟家回来后,杨家老两口都觉得有些难过,那么年轻的一个女孩子,形如枯槁,精神萎靡,真是可惜,所以一个人的心理健康真的很重要,希望老孟他们重视起来,听他们的劝告,带孩子到大医院就医,也许会有所改善。

  这些天,云儿他们四个人的状态很微妙,表面看没有什么不同,实际上真的不同了,云儿在面对杨勋的时候不再是那么无所顾忌了,她变得有些客气,拉开了距离,杨勋在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所以他对云儿没什么改变,依旧和过去一样。这天下班,王蕊嚷着要去吃海鲜,云儿被她一说,勾得馋虫也出来了,点头同意,本来是她们两个去,两个人挎着胳膊往外走的时候,碰见了刚从外面办事回来的钱程,钱程顺口问她们俩去哪,当得知她俩要去吃海鲜的时候,钱程马上表示他也要去,王蕊对他一打响指,“跟姐走!”钱程让她俩等一会,他上楼拿点东西就下来,他本来办完事可以直接回家的,就是来取个文件才特意回的公司,取完文件,明早直接去办事,省得还得往公司跑。钱程上楼,杨勋下楼,钱程告诉杨勋他们去吃海鲜,问杨勋去不去,杨勋点头,然后四个人直奔海鲜馆。

  王蕊认为海鲜是世界上最好吃的食物,王蕊边吃边赞叹味美,云儿附和,这两个吃货,王蕊吃相比较豪爽,她觉得美食,就要敞开了吃才痛快,云儿吃得稍微文雅一点,但是小腮帮也是一鼓一鼓地不停咀嚼,杨勋还是一个一个的剥着虾投喂对面叫云儿的小老鼠,云儿由前几天的不自然慢慢地恢复到自然状态,只是她心里已经在杨勋和她之间划了一条线,她告诉自己不可逾越。钱程偶尔剥个海螺,偶尔剥只螃蟹放到云儿面前,云儿只管吃,四个人吃了很久,撑得都靠在椅背上,慢慢消着食聊着天,钱程说着他对公司的计划,其他三个人偶尔会提个建议作为补充,直到饭店打烊,四个人才缓缓起身,意犹未尽地离开,王蕊放言,哪天再战。

  第二天,杨勋开车出去办事,走到交叉路口的时候,车子被人从后面顶了一下,他只好下车看看是什么情况,刚下车走到车尾,撞他车的那个人也下了车,两个人对望一眼,杨勋暗道;“遇见这女人就没好事,”原来撞他车的不是别人竟然是齐新,齐新也没想到她开车溜号的一瞬会顶到前面的车,当她看到杨勋的时候,不得不感叹,世界真是小,这小概率事件也能发生,她竟然把杨勋的车撞了,这是不是意味着他们俩真的有缘,杨勋如果知道齐新这么想,一定会认为齐新的脑袋被门挤了。杨勋看是齐新,也没管车怎么样,转身开车欲走,

  齐新一把拦住他,“杨勋,不至于你看见我就跑吧,我有那么吓人吗?,”

  杨勋对这女人胡搅蛮缠地做法真是厌恶至极,他没回答,说了句“让开!”

  齐新怎么会让呢,她好不容易看见了杨勋,虽然杨勋不待见她,但是她就喜欢杨勋这个样子,征服才会让人有满足感,她露出认为最好看的笑容说道:“我把你的车撞了,要等保险公司的人来做鉴定!”

  杨勋不想理她,冷冰冰地道:“不必了,我自己修!”绕过齐新去开车门。

  齐新把身子靠在车门上说道:“那怎么行,撞了就要赔,我是个负责任的人!”

  杨勋不好动手去拉扯她,他觉得碰这种女人让他恶心,“我再说一遍,我不用你赔,请你让开!”

  齐新看着杨勋,就是不动,有着挑衅的意味,那意思是我就不动,你来拉我呀,杨勋脸都黑了,这种女人就是泼妇缠腿,让她缠上,甩都甩不掉,杨勋厌恶地看了齐新一眼,“你让我恶心!”

  杨勋转身走到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扬长而去,留下齐新一个人目瞪口呆,这个杨勋气死她了,车都不要了。杨勋回到公司坐到钱程办公室的时候还是一肚子气,钱程看他脸色不对,以为事情办得不顺利,问他原因,才知道原来又是齐新那疯女人惹的事,知道杨勋弃车而去,对杨勋竖起一个大拇指。杨勋幽幽地撇下一句话下楼了,“你去帮我处理一下。”钱程哀嚎:“喂喂喂,凭什么呀,我也很讨厌齐新那个女人好不好?!”哀嚎归哀嚎,钱程看那个齐新就不顺眼,心想正好去气气她,钱程开着车子就去了杨勋说的撞车地点。

  钱程到的时候看到齐新正在和保险员说话,他慢慢地踱了过去,斜着眼看着齐新,齐新一看钱程来了,整个人都不好了,她是最讨厌钱程的,尤其钱程那张嘴,她都想撕了他,齐新不理钱程,钱程也不说话,等着保险员处理,等到处理完了,钱程走到齐新面前,双手交叉抱着胳膊,在齐新面前走了几个来回,从上到下打量着齐新说道:“啧啧,以为通过上次的事能让你有所改变,这么多天不见,怎么还是块搓衣板呢,也不说去整一整,长得丑不是你的错,出来吓人就是你不对了,人呐,得有点公德心。”这句话气得齐新差点吐血,“关你什么事,又不要你看。”钱程慢悠悠地拍了拍自己的胃道:“你以为我爱看,这不是你自己在我面前晃吗?昨晚幸好没吃饭,要不然隔夜饭都能吐出来。”“你”,齐新气绝,她才不要和这个家伙说话呢,能被他活活气死。齐新转身开车就走,车开得飞快,她感觉快被钱程气爆炸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