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无情魔尊非无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美人入画

无情魔尊非无情 二十七星宿 2146 2020.07.01 19:00

  墨非宿讨厌祁清颜这副漠不关心的模样,好像一切都是他在自编自演的一出戏,主角永远只有他一人:“颜儿的意思是不想遵守当初的承诺?”

  墨非宿也不担忧,他有的是办法让他的颜儿乖乖听话。

  祁清颜认命的叹气:“既然被你找到,我自然会遵守承诺试着接受你。”

  闻言,墨非宿盯着祁清颜的眼神从阴鸷变成温柔,温柔的仿佛能滴出水来,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望着漫山桃花:“颜儿,你还是这么喜欢桃花。”

  要不是那个范如生提醒,他都忘了可以通过这个办法找到她。

  祁清颜看着盛开朵朵的桃花有些感慨,也有些挫败,是啊,她还是这么喜欢桃花,即使不喜欢那个人,她还是喜欢依旧桃花:“你是算好我会来才在这里等着的吗?”

  墨非宿没有回她的话,淡淡的笑道:“既然你这么喜欢桃花,本尊就送你一件礼物如何?”

  墨非宿双手微抬,只见桃山上散落在地面的花瓣缓缓地向天空飘去,惊呆桃山上所有人,傻傻愣愣的望着这惊奇的一幕。桃花花瓣飘到上空不远就没再继续往上,而是汇集成一副壮观的美人画。一时间众人惊叹,他们还没有见过如此绝代佳人。

  在众人看不见的上空,墨非宿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柔声问道:“桃花为墨,美人入画。颜儿,你可喜欢?”

  祁清颜看着由桃花汇成的自己,如何能不喜欢,白皙纤细的双手轻轻一挥,桃花美人瞬间消失不见。整片桃山下起桃花烟雨,随着和煦的春风飘荡,最后缓缓落下归于尘土。

  这奇景妙画人间从未遇见过,众人都以为是桃花神显灵,一时间竟有不少人跪下来叩拜。

  山顶的竹之敬看到这一幕也震惊不小,美人长的很像农桑,却又比农桑更美,让她忍不住想到只有这样绝色的美人才配得上她家同样举世无双的公子吧。

  墨非宿看出祁清雅眼中的不舍甚是不解:“颜儿既然喜欢,为何不多让它多留一会儿?”

  “喜欢又有何用?终究是要散的。陪我去下面走走吧!”

  墨非宿自然不会拒绝祁清颜的要求,拿出手中面纱将它重新戴在祁清颜脸上遮住这时间绝无仅有的盛世容颜:“颜儿的美貌可不能被这些凡夫俗子看了去。”

  祁清颜知道墨非宿的占有欲很强,轻笑:“宿,按照你这样说,你是不是也要戴上?”

  “颜儿这样说,本尊戴上又何妨?”只片刻,墨非宿脸上也出现个轻薄的面具,将他英俊的面容完全遮住。

  没有带着祁清颜去山顶,而是去了人稍微少点的桃林。拉着她的手边走边说:“颜儿,待会儿下了桃山跟着本尊回宅院可好?”

  祁清颜顿住,该来的总归是逃不掉:“今天不行,我得先去和一个人辞行。”

  “本尊陪你。”怕她再次跑掉,墨非宿毫不犹豫的要跟着。

  祁清颜知道自己就算拒绝他也不会听:“随你”

  竹之敬坐在山顶上看了会儿桃花,还是没忍住去桃林。桃林里虽然看不到漫山地桃花,却是可以近距离的观赏桃花。

  她不太喜欢热闹的地方,往人不多的桃林走走停停。走得累了就在桃林里寻了片干净的地方坐下来休息,没过多久就敏锐地察觉到有目光朝她投来,顺着方向望去,就看见有人在不远处作画。

  看清那人是谁后掉头就跑,倒霉,怎么又碰到臭流氓了,她可没兴趣老被人吃豆腐。只是她跑的再快也比不上练过武功的温酒,很快被人逮住。

  “小敬,你跑什么?见到我不应该高兴吗?”

  “不高兴”竹之敬将握着自己的手甩开,警惕的看着他。

  温酒就喜欢她诚实又胆小的样子:“既然在这里都能遇见便是缘分,我为你做幅画如何?”

  “我不想要”

  对待自己不喜欢的人和物,竹之敬从来都是果断拒绝,有时候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个多情之人还是无情之人。

  她一个连自拍都不喜欢的人还画什么画,有这时间还不如多看看桃花。

  “你是不相信我的画技?还是怕和我单独待在一起?”

  温酒听到如此干脆的拒绝还是有点错愕,不管不顾的拉着人来到自己作画的地方:“这是我刚才做的画,你看看如何?”

  温酒画的是刚才出现在半空的桃花美人,美人明眸皓齿,目光澄澈透明,眉眼微垂,嘴角挂着若有似无得笑容,飘逸的长发在空中飞舞。

  桃花美人只匆匆一现,温酒就能将人丝毫不差的画下来,可见画技之出神入化。竹之敬由衷的赞叹:“很美。”

  美人很美,温酒把她画的也很美。

  温酒笑道:“那你坐到那边的桃树下面去,我给你画一幅。”

  “不要,我要回家。”

  她长得又没美人好看,画出来也不过是个土里土气的村姑。

  温酒朝四周望了望,没有看到墨非宿的身影:“今天你家公子不在,你认为你走得了吗?给你两个选择,要么坐下来乖乖让我画,要么我跟着你回家。”

  竹之敬就知道这个臭流氓不是好人,只知道威胁人,让他知道自己住哪还不得经常跑来骚扰她?愤恨又泄气的说:“画吧,画吧,快点画,画完就让我回家。”

  温酒笑着说:“去那边乖乖坐着就行。”

  这丫头永远都不会知道自己被人欺负又无可奈何,不敢吵不敢闹只能自己生闷气的模样只会让人有更想欺负的欲望。

  他就好奇让她生气的底线在哪?亦或是根本就没有底线?

  竹之敬颓丧着脑袋坐到桃树下无精打采的喊道:“是坐这里吗?”

  温酒朝她点头,一边挥舞着手中的笔一边说道:“嗯,坐下就不要乱动。”

  收到温酒的话后她还真的就静静地坐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只希望他快点画完好让她回家。

  温酒见竹之敬像木头人一样僵硬的身体笑着说:“小敬,你可以动,只是动作不要太大”

  竹之敬这才敢正常呼吸,抬头望着缓缓落下的花瓣,想接又不敢接,偷偷瞄了眼在认真画画的温酒,最后还是没忍住在花瓣从眼前飘过的那一瞬间伸手接住。

  像是发现什么乐趣,竹之敬继续伸手接住接连不断掉下来的花瓣,一瓣,两瓣,三瓣、、、、、一时间竟忘记刚才的不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