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无情魔尊非无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三十六章:完了

无情魔尊非无情 二十七星宿 2058 2020.06.22 19:00

  夜深人静,一阵阵冷飕飕的风刮过,向来怕冷的竹之敬此刻却感到燥热不已,全身发烫,头也有些昏沉。只有在阵阵冷风吹过的时候才稍微舒服一些。

  完了,她想她可能感冒发烧了。

  她从小体质就弱,中药是全年不离身,去年还因为体质太弱吹了风,受了凉得过面瘫。

  本以为这具身体抵抗力要比她自己的身体好,事实证明也没好到哪里去。

  身上的温度持续上身,心中的燥热感也越来越强烈,冷风已经无法驱散她心中的燥热,她想回房间睡觉,或许在被窝里捂一会儿,再睡上一觉,明天早上起来应该就没事了。

  可是墨非宿不让她起来她又不敢擅自起来,怕他生气,想了想还是决定先征求征求公子的意见:“公子,我可以进来了吗?”

  没有人回答。

  公子没有回答肯定是睡着了,竹之敬不再继续喊,浑浑噩噩的站起来回房,她真的坚持不住了。

  她抱着被褥推开墨非宿房间的时候,房间里的蜡烛还亮着,墨非宿也还没睡觉,就倚在床边不知道在想什么,见她进来了,冷冽的目光落在她身上,看得她毛骨悚然。

  竹之敬心中烦躁的厉害,想找个宣泄口又找不到,难受的不行,也没心思顾忌墨非宿的感受,简单的解释了一句:“公子,我喊了你,你没回答,我就自己进来了。”

  见墨非宿还是盯着她不说话,竹之敬小心翼翼的抱着被褥进来,快速铺好,躺下后才继续说道:“我明天早上再继续跪”

  说完也不再管墨非宿,密不透风的将自己闹闹的裹住,打算闷汗。

  只是这个方法好像根本没用,感觉全身像是被火烧一般,她想脱衣服,想找个男人做羞羞的事,脑海里全是以前看过的黄色小说情节。

  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时,竹之敬猛地从被窝里爬起来,抱着被褥撤离墨非宿的房间。

  “站住,去哪儿?”墨非宿还在生气中,原本打算先冷落她几天再说,见她抱着被褥要离开,立刻喝止住。

  “我好像感冒发烧了,怕传染给你,今晚我回自己的房间睡。”三言两语解释后,竹之敬就要抱着被褥离开,她真的快控制不住自己了,她怕自己对着公子做出一些出格的事,倒是候就不是面壁思过和罚跪能解决的问题了。

  “过来”

  墨非宿再次叫住要离开的人,蠢货从进来到现在确实有些不正常。

  “公子,我想回房间睡觉。”竹之敬凭着最后一丝理智拒绝。

  墨非宿真的是烦了和蠢货做无畏的口舌之争,施法暴力将人拉到身边,伸手拉住她的手腕,才碰到她的皮肤就感觉到一股热气往上串。

  竹之敬是彻底失去理智了,被墨非宿碰过的手腕异常舒服,她想要更多,反手握住墨非宿的手,身体向他慢慢靠近:“公子,你身上好舒服,我想抱着你。”

  不,不只是抱着公子,她还想和公子做那些羞羞的事。

  墨非宿现在要是好不明白蠢货是怎么了就妄为魔界至尊,蠢货这是发情了。

  他倒是忘了蛇妖的唾沫还有催情的功效,要是一炷香之前能发现他或许还有办法帮她解了这情毒,现在蠢货已经发情,除了和男人肌肤之亲别无他法。

  墨非宿可不打算牺牲自己帮蠢货解情毒,无情的将蠢货从自己身上拎开,用法术联系顾思,让他以最快的速度找个靠得住的男人来。

  离开墨非宿的竹之敬难受的不行,张牙舞爪的要对墨非宿上下其手:“公子,我难受,你抱抱我”

  “再忍一会儿,本尊已经帮你找人了。”墨非宿拎开要扑上来蠢货,耐心劝说道。

  “嗯”竹之敬含糊的点头,手却不自主的向墨非宿身上摸去。

  头一回被吃女人豆腐的墨非宿脸色足以用难看来形容,毫不疼惜的将蠢货扔到床上,用法术禁锢住她。

  “公子,难受”床上的竹之敬躺在床上低语。

  “忍着。”他不是不知道蠢货难受,可是除了让她忍着之外,他也想不出其他办法了,他还没有善良宽大到帮一个凡人解情毒的地步。

  在他最后一丝耐心消磨完之前,顾思总算带着一个白衣男人出现:“尊主,你要的人带来了。”

  墨非宿淡淡的瞥了一眼白衣男子,丢下一句话:“你去帮她解情毒,事后荣华富贵都是你的。”后就带着顾思离开了。

  门外,顾思的八挂之心熊熊燃起:“尊主,你让我带男人来就是为了帮那凡人女子解情毒?还让我找什么凡人啊,我就可以帮她。”

  “你可以滚了!”墨非宿现在没心情和顾思聊天,尤其是听到顾思后半句话后直接赶人。

  顾思走的时候连连叹气:“可惜了,也不知道那凡人醒后发现身边躺了个陌生人会是什么想法。”

  对顾思的问题,墨非宿早就想好了,蠢货要是喜欢白衣男子,他可以让他们成亲,要是不喜欢,他就杀了男人。

  想是这么想,可一想到屋内蠢货马上就要和白衣男子有肌肤之亲就烦躁的不行,还是在他的房间里,想想就觉得脏。

  向来连手都不敢和男人牵的蠢货明天早上起来要是发现自己和陌生男人有了肌肤之亲会不会想不开自杀?可能性很大。

  那如果那个男人是他,她会不会开心一点,毕竟蠢货对他存了什么心思他也不是不知道。

  思及此,墨非宿猛地推开房门,房间内,白衣男子的手放在蠢货已然滑落的腰带上,只需轻轻一扯,衣服里面的春光就会一览无余。

  偏偏蠢货还不自知的主动往男人身上凑,看得墨非宿火大,一把抓住白衣男子就给扔出了庭院外

  白衣男子被扔的莫名其妙,叫他来又赶他走,这都是什么事啊。

  站起来想找眼前的男子理论,奈何墨非宿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干脆利落的上锁回房。

  房间内,蠢货躺在床上痛苦的呻吟,墨非宿袖口轻轻一挥,整个房间瞬间黑下来,他这才缓缓走向床边低喃:“蠢货,本尊真的是有些后悔将你带在身边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