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无情魔尊非无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糟了

无情魔尊非无情 二十七星宿 2062 2020.06.11 19:00

  宁芳就知道会是这个反应,站起来一鞭子狠抽在竹之敬身上,缓缓开口:“先皮开肉绽打至半死”

  第二鞭落下:“挑其手筋脚筋”

  第三鞭落下:“丢进盐缸泡上三天三夜”

  第四鞭落下:“死了扒皮抽骨”

  第五鞭落下:“没死生吞活剥”

  别看宁芳是个女人,她可不是一般人,力气比普通男子大得多,仅一鞭就让竹之敬疼的汗水直冒,话都说不出一句。

  她现在能做的就是护住自己的脑袋,要是这不长眼的鞭子打脑袋上了,真傻了怎么办!

  这么变态的死法是哪个变态想出来的!

  宁芳早就看不惯竹之敬,凭什么一个凡人丫头能够在爷的身边带着,随意进入他房间,晚上睡觉都睡在爷房间,为她杀看狗人,赶走首富之孙温酒,想到这些更生气的她又几鞭子挥过去。

  “是不是还存着侥幸心理等着爷回来救你?没用!爷最憎恨的就是背叛之人,刚才说的死法全是爷提出来的,但凡背叛之人无一例外!来人,拿布和刀,备盐缸!”

  拿布纯粹是怕竹之敬这丫头咬舌自尽,死了可就不好玩儿了。

  其实她真想多了,竹之敬从没想过咬舌自尽,在她的认知里,拔舌都死不了人,咬舌又怎么能死人,舌头那么软能咬出多少血?

  护卫有些犹豫:“芳姐,这丫头是爷的人,要不要等爷回来再做定夺?”

  宁芳一巴掌扇过去,替竹之敬说话的护卫直接被扇在地上:“你是在质疑我?不想在春熙楼待就滚!”

  护卫不敢再多说什么,从地上爬起来对着宁芳微微颔首,默默去准备宁芳要的东西。

  竹之敬一想到接下来等待她的将会是什么,阵阵后悔,不是后悔救了那姑娘,而是后悔没有跟着一起逃走,楼里的人变态,公子更变态,居然能想出这么恶毒的方法来折磨人,她要是今天能活下来也迟早被折磨死!

  墨非宿今天回来的比较晚,和往常不一样的是,蠢货今天没在门口等着他,冷着一张脸回到房间,本以为蠢货会他在房间,结果连个人影都没看到。

  转身去了蠢货的房间,也没人,要不是她的衣物都在,墨非宿都以为蠢货真如早上说的那般逃跑了。

  叫来路十语,墨非宿第一句话就是追问竹之敬的下落:“蠢货去哪了?把她叫过来!”

  路十语自是知道今下午发生的事,将竹之敬带着人逃跑的事情事无巨细的全说出来:“公子,小敬今天下午擅自放走了芳姐买回来的姑娘,那姑娘是芳姐想要精心栽培的”

  听完墨非宿面色铁青,猛地站起来,冰冷的能冻死人的语气问道:“宁芳对她动刑了?”

  路十语点头:“动了”

  说完又忍不住提醒墨非宿:“宁姐说,是你当初吩咐遇到这种小事直接处理即可不必向你汇报。”

  墨非宿衣袖下的拳头紧了紧,没在多问什么就消失在房间,路十语知道他去哪儿,站在原地露出意味不明的神情,公子果然很在乎竹之敬,如果今天被责罚的是她,公子也会这么在意吗?会吗?

  墨非宿再次看到竹之敬的时候,她正奄奄一息的蜷缩在盐缸里,只露出一颗脑袋在盐水上有气无力的浮着,盐缸里的盐水已经被她浑身的鲜血染红,墨非宿走过去叫了好几声才把人唤醒。

  竹之敬虚弱的睁开眼睛,不是很想理墨非宿,要不是他的变态惩罚,她也不至于这么生不如死,但是在看到眼前之人心中的喜悦和委屈也是不能忽略的,轻轻唤了一声:“公子”

  墨非宿面无表情的将人抱起来,皮肤接触到冷空气后传来的疼感让竹之敬猛吸了一口冷气,赶紧让墨非宿放开:“疼,疼,别碰我。”

  墨非宿那能因为她怕疼就任由她在盐缸里泡着,看到她手脚筋全被挑了之后,胸中的怒意再也无法遏制,大声呵斥:“你是傻的吗?想要救人不知道等本尊回来再救?”

  “不是你允许的吗?你会好心放她走?”竹之敬不信公子会真放那姑娘走。

  听她这么一说,墨非宿铁青的脸恢复了面无表情的模样,作势要将竹之敬扔在地上,冷淡的说道:“你都这么说了,本尊也就用不着在这儿假慈悲管你死活,等你死后,本尊就把你的尸体丢到连雾山喂野兽。”

  “公子,我错了,别不管我,疼。”竹之敬相信公子是真能将她扔在这不管不管,赶紧拉着她的衣袖不让他把自己扔下去。

  一句疼让墨非宿心生不忍,他当然知道疼,蠢货身上的伤口已经因为在盐缸里泡的太久开始大片溃烂,能活着在盐缸里熬过三天的人还未曾有过。

  他要是今晚不回来,明天兴许能直接看到蠢货的尸体:“疼死最好,省得浪费本尊的力气救你,没用的废物!”

  话是这么说,墨非宿还是抱着人回到房间帮她疗伤,帮她把溃烂的伤口愈合后又帮她重新连接手筋脚筋,全身是伤治疗起来还花费了不少时间,等处理完所有伤口,蠢货已经歪着脖子睡着了,能看出是真的累,不过这和他有什么关系。

  显然,墨非宿不是怜香惜玉之人,或者说竹之敬不在他怜香惜玉的范畴内,直接一巴掌将人拍醒,吼道:“滚起来去换衣服。”

  “嗯”

  竹之敬睁着惺忪的睡眼从床上爬起来,迷迷糊糊的翻出衣服开始换,衣服脱到一半的时候才反应过来房间有人,瞌睡醒了大半,撩起的衣服又放上,有气无力的喊道:“公子?”

  墨非宿黑着脸离开,要脸蛋没脸蛋,要身材没身材的废物还怕他看?他墨非宿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还会稀罕这么个废物。

  换好衣服,竹之敬睡意又开始上涌,上眼皮搭下眼皮,抱着被褥昏昏沉沉的走进墨非宿的房间躺下,三秒进入梦乡,完全没注意到她家公子此刻正在换衣服,修长结实的好身材一览无余。

  墨非宿淡然的穿好衣服,出门的时候朝竹之敬‘不经意’的狠踹了一脚,越来越无法无法的废物真的欠收拾!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