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无情魔尊非无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墨淮

无情魔尊非无情 二十七星宿 2237 2020.06.15 19:00

  阎俞和顾思出现在庭院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画面,一副本不该存在于此的和谐画面。

  顾思擦了擦自己的眼睛,确定自己没有看错,凑到阎俞身边小声说:“俞哥,是我看错了吗?尊主不会被其他妖怪附身了吧!”

  阎俞冷冷瞥他一眼某智障,反问:“谁敢附身到尊主身上?”

  顾思仍是不解:“可是他竟然和最讨厌的凡人在一起看书,画面还那么和谐唯美。”

  阎俞是他们几个当中唯一一个不讨厌凡人的魔将:“那是你没有用心去了解凡人。”

  将手把在阎俞肩上,顾思意味不明的轻声问道:“俞哥,说的你很了解一样。说,你是不是趁着我们不注意的时候找凡间小美人了?”

  阎俞嫌弃的拍开肩上的爪子:“不是谁都像你一样成天只想着美人,没事的时候多花点时间提升修为,不然哪天被道士除去我和尊主都救不了你。”

  又提上次的事,不就是和一个凡人多过了几招么,为什么俞哥就是肯定他的修为退步?

  “俞哥,你老实说是不是上次我去春熙楼找美人没叫你生气了?我真不是不想叫你,是叫你也不会去,又何必多此一举呢,你说是吧!”

  阎俞发现每次和顾思说话自己的忍耐力都能提高一个境界,不然他还真不确定能不能忍住和他打一架:“滚!”

  顾思还打算继续调侃阎俞,墨非宿冷冽的声音就传来:“有事?”

  两人只好现身:“尊主。”

  同样被打断思绪的竹之敬从书中收回视线顺着声音方向望去,正看到两个俊美的男人出现在庭院上空。她认得,是上次灭苍梧派的两人。

  本该讨厌两个手上沾满献血的男人,不过在看到两人俊美的容颜后也讨厌不起来。果然,只要有好看的皮囊,即使犯再大的错都可以被原谅,看来她还是太过于肤浅,对着两人露出一个傻傻的笑容。

  阎俞假装没看到竹之敬的傻笑,对着墨非宿开口道:“廉默来消息说魔皇让你回去一趟,说是有要事相商。”

  不用想也知道墨淮又在魔界消极办事:“知道了。”

  墨非宿站起身来准备离开,想了想转过身对着旁边的竹之敬说道:“本尊要回魔界,可能会晚点才回来,不用等本尊。”

  竹之敬也跟着站起来:“嗯,我知道。”

  随后三人消失在庭院,临走的时候顾思忍不住多看了两眼一开始对着他们傻笑的竹之敬,脑子有问题就算了,还没春熙楼的美人好看。

  魔界宫殿

  一位年轻漂亮的男子正对着满桌子的魔卷愁眉不展,看到墨非宿后像是见到救星一般迎上前去:“皇兄,你终于回来了。”

  “急事?”即使面对自己的亲弟弟,墨非宿也是冷着一张俊脸。

  墨淮丝毫不在意墨非宿冷冰冰的态度,轻咳两声:“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想问一下皇兄什么时候回来掌管魔界?”

  闻言,墨非宿风轻云淡地坐下来,给自己倒了杯茶,小酌一口才不徐不慢开口:“本尊在凡间还有些事没处理,处理完再说。”

  墨淮笑容满面的俊脸一下就垮了下来:“皇兄,三百年前你走的时候是这么说,两百年前你也是这说,一百年前你还是这么说,现在你还没处理完!”

  墨非宿眉头一挑,把玩着手中的茶杯:“是吗?三百年都过去了,魔界在你的管理下不仅没有出什么差错,反而越来越强盛,说明你管理得不错,好好干,说不定哪一天魔界还能成为六界之首。”

  墨淮眉头紧锁,跟着坐下来,急切的想甩掉这个位置:“皇兄,你知道我不是想说这些,我已经三百年没有出魔界好好游玩一番了。”

  墨非宿放下手中的茶杯:“本尊不是把得力的助手留给你了?他没好好协助你?”

  说着对外喊了一声:“廉默!”

  话音刚落,一名俊秀的黑衣男子出现在宫殿:“尊主。”

  墨非宿沉声问道:“本尊不是让你好好辅佐魔皇吗?”

  廉默无辜的表情里夹杂着一丝疑惑,随后便明白肯定是魔皇又在胡说:“回尊主,属下有好好地辅佐魔皇。”

  “那为何魔皇说他三百年都没有时间出去散心?”

  廉默眼角一抽,忽略墨淮朝他示意的手势,毫不犹豫的选择如实交代:“回尊主,魔皇昨天才从妖界的百花宴上回来。”

  墨非宿看向墨淮,阴森的冷气布满整个宫殿:“三百年都没出过魔界?”

  墨淮恨恨地看瞪了眼白眼狼廉默,果然不是自己的人靠不住,爽快的摊摊手。

  “是,我是去了妖界的百花宴。我是不想做魔皇,魔皇的位置本就是传给你的,为什么你在外面逍遥自在,我却要在魔界处理这些杂七杂八的琐事?”

  墨非宿沉思两三秒,抬眸:“觉得不公平?”

  “十分不公平,我也想出去逍遥快活!”墨淮毫不犹豫的点头,他已经受够了,每次听到顾思说人间有多少美人,他就心痒痒,偏偏他又不能真任性的抛下魔界就抛弃凡间玩。

  墨非宿没再说什么,对着空中左手一伸,手中立刻出现一把漆黑如墨的黑剑,从剑柄到剑身都散发着和墨非宿身上一样浓浓的黑气。

  墨淮眼皮跳得厉害,急忙上前拉住他的手:“皇兄,有事好商量,先把墨吟放下。”

  他皇兄一般用不上墨吟,除非今天有人要遭殃。

  墨非宿看着墨淮一脸坏笑:“不是说不公平吗?本尊给你公平,打赢本尊,魔皇我来做,你去你的逍遥自在。”

  墨淮皮笑肉不笑,笑得无奈:“皇兄,我突然发现做魔皇挺好,身份尊贵,唯我独尊,挺好”

  笑话,莫说魔界,就算整个六界,论单打独斗谁能赢过他皇兄?

  八百年前就成为六界翘楚,练出属于自己的魔剑;五百年前就无人能敌,继承魔皇,六界无人再敢骚扰魔界;三百年前打败天界最强战神,扔下魔界丢给他就消失的无影无踪;现在三百年过去,还不知道他有没有突破新的修为。

  和他打架,那不是打架,根本就是单方面殴打,挨打后还得高高兴兴做魔皇,何必呢?

  “不争取一下?本尊很少愿意给人公平。”墨非宿拿起一块布擦了擦很久没出来的墨吟,大义凛然的说道。

  “不争取,做魔皇挺好”

  墨非宿冷冷收回手中的墨吟:“挺好就好好做,不要让本尊发现有半点懈怠!”

  “不敢懈怠”墨淮拍着胸脯作保证,心酸苦楚只有自己明白。

  墨非宿喝着茶,继续说道:“三百年过去你也该有所长进,廉默本尊就带走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