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无情魔尊非无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又见面了

无情魔尊非无情 二十七星宿 1938 2020.06.26 19:00

  王媒婆正笑着要坐下来给两人做自我介绍却被男子直接打断:“王婆,不用介绍我们认识,你先出去吧,等着收媒钱就行。”

  一个两个都是这样,她这个媒婆一点儿存在感都没有,王媒婆自觉地退出房间。

  竹之敬在王媒婆要关门之际赶紧站起来喊道:“王婆等等,这亲不用相,我和他不合适。”

  王媒婆关门的手悬在在半空:“姑娘,你确定?”

  “嗯,我确定。”竹之敬脚步快速向门口走去,她才不要和这个臭流氓单独相处。

  “她不确定,你先出去,我和她聊聊。”温酒走上前来将人扯入怀中对着媒婆说道

  “不要走,我不想和他待一起。”竹之敬挣扎着要从他怀里离开,奈何这人力气太大怎么也挣不开。

  王婆的视线在两人之间打转,还是选择关上门。帝都首富之孙,这个亲事要是成了,她还不得成帝都第一媒?

  “温公子,你先放开我,我们在慢慢聊。”门被关上,竹之敬求助无望,只能先服软。

  “想让我放开你也行,叫我名字”

  “温酒”不就是叫名字吗?又不会少块肉。

  “再叫一次,声音再甜一点。”温酒得寸进尺。

  她哪里知道甜一点是什么意思:“温酒”

  “是甜一点,不是让你小声”温酒纠正

  “我不会”她保证回去就洗澡,至少洗两次,不,三次!

  “行吧,看在你这么诚实的份上就不勉强你了,慢慢来。”

  温酒将人放开,后背抵在门口不让她有机会出去,眼神示意她回位置上乖乖坐好。

  竹之敬无语的回座位乖乖坐好,温酒这才跟着坐在她旁边。

  竹之敬不动声色的朝里面移动一分,见他要贴过来,眼疾手快的将手放在上面。

  殊不知她这样更合温酒的意,将自己的大手放在她的小手上:“小敬,我去春熙楼找你,云舒说你和你家公子已经离开春熙楼。你知道我有多难过吗?不过事实证明我们还是有缘分的不是?相亲都能遇见。其他的就不多说了,成亲后再慢慢了解。我们就来谈谈成婚事宜,你是想低调点还是奢华点的婚礼?”

  竹之敬才不相信有钱的温酒会来这相亲,趁着他说话的间隙将手用力抽回,尴尬且真诚的说道:“温公子,我不做别人小妾。”

  温酒好看的脸闪过一丝不悦,身体向她那边缓缓移动:“叫我名字。”

  “好好好,温酒,你可以可以不要过来了。”竹之敬最怕的是两种人,一种是凶神恶煞的无赖,另一种是脸皮厚的流氓。

  听到自己的名字,温酒才继续开口:“你不做妾我就娶你为妻如何?”

  不如何,竹之敬对待感情从不拖泥带水,就应该快刀斩乱麻,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我的意思是我压根儿就不喜欢你。”

  说完怕他不信,伸出手指比划道:“一点点,一丢丢都没有。”

  温酒无所谓的耸耸肩:“我喜欢你就行,感情可以慢慢培养。”

  竹之敬有必要纠正他错误的思想:“你情我愿才叫喜欢,单方面的喜欢那叫单相思。单相思也没什么,谁还没个喜欢的人,只是强扭的瓜它不甜。不仅被打扰的人会感到困扰,你自己也在浪费时间。你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叫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是你的它跑不掉,不是你的强求不来,明白吗?”

  温酒似懂非懂的点头,身体又向她移动几分:“好像有点明白,小敬,想不到你还能说出这么一堆大道理,我还以为你就一无是处的丫环。”

  竹之敬心里忍不住翻白眼,知道我一无是处还来招惹我。

  果然公子说得对,这人就是眼睛有问题:“你再挪我就掉地上了,我先走了,公子还在外面等着我。”

  温酒眼疾手快拉回要离开的人坐在自己身上:“这样你就不用担心会掉地上,我们还没聊完,你还没告诉我你是喜欢低调还是高调的成亲,我好让人……”

  “她喜欢高调低调本尊不知道,本尊倒是可以派人高调的将你尸体当做礼物送给你家人。”墨非宿阴沉的嗓音在房间内响起,话音落,竹之敬已然离开温酒的怀抱。

  “墨老板,好久不见。”知道墨非宿不是简单人物,脸上却没有丝毫惧怕。

  “公子,你怎么来了?”竹之敬开心的拉着墨非宿,得意的朝温酒做了个鬼脸。

  瞧着向他做鬼脸的竹之敬,温酒觉得她甚是可爱。

  还敢当着他的面和别人眉目传情,蠢货真的是越来越不把他放在眼里。

  忽视两人的问题,墨非宿嫌弃的将人拎开:“回去洗澡。”

  “嗯”不用说她也会洗。

  “那还愣着干什么!舍不得?”要不是他出现的及时,怕是两人成亲的日子都定好了,他只管去喝喜酒就行。

  某人全然忘记自己带竹之敬来着的目的就是给她找个好人家嫁了。

  “舍得,舍得”竹之敬巴不得马上离开,她一分钟都不想和这个臭流氓待着。

  “公子,我们现在去哪?”走了一段距离,竹之敬才发现他们走的不是回家的路。

  “买桂花糕”

  “喔,那公子,明天我还来相亲吗?”今天没想亲成功,明天肯定还会来,要是再来的话,她想一个人来,好好地选一个人嫁了。

  “你想来就来”墨非宿说是这么说,但是只要蠢货敢说来,他绝对让她为自己的选择后悔!

  “我都可以”竹之敬最终还是将选择权交给了墨非宿,公子让她来她就来,公子不让她来她就不来。

  “那就不来”留蠢货在身边偶尔欺负欺负也不错。

  在墨非宿眼里,凡人最大的缺点不是贪生怕死,而是贪得无厌,这不,眼前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