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无情魔尊非无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丫环

无情魔尊非无情 二十七星宿 2088 2020.05.16 19:05

  深呼一口气后赶紧闭上眼睛等死,饶是做好等死的准备,她还是害怕的全身发抖,会不会很痛?会不会流很多血?

  竹之敬显露的恐慌尽数落在墨非宿眼中,怕死的凡人他见过不少,这么贪生怕死的凡人他还是第一次见,向竹之敬投去鄙视的目光,薄唇轻启:“墨吟!”

  听到墨非宿的召唤,墨剑快速向竹之敬飞去。

  竹之敬感觉到一股很强劲的力量向自己飞来,她知道是那把黑剑,大脑一片空白,全身却变本加厉的颤抖起来。

  想象中的疼痛没有到来,强劲的力量似乎也消失不见,竹之敬微微张开一只眼睛,黑剑依然消失不见。只见俊美男人黑着一张脸看着她,眼里全是不屑和轻蔑。

  竹之敬闭着眼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墨非宿却是看到墨吟在途中突然折返,再次回到他的身体里。

  墨吟不杀竹之敬不为其他,只因为竹之敬太胆小懦弱。和墨非宿一样,它也不屑去杀一个这样懦弱之人。

  墨吟是遇强则强,比起这种懦弱之人,它更喜欢吸食那些强大生灵的血和灵魂。

  墨非宿沉默不语,扭头就走,留下一脸懵逼的竹之敬。

  所以俊美男人是不打算杀她了吗?为什么?她已经做好了死的准备?

  确定墨非宿真的不打算杀她之后,竹之敬才稍稍松口气。或许俊美男人没有她想象中那么坏,至少她还活着不是吗?

  要是她知道墨非宿为什么不杀她就不会这这么想了。

  阴森寒冷的树林让她背脊有些发凉,担心蛇妖又跑回来抓她,竹之敬赶紧顺着墨非宿离去的方向跑去。

  “怎么?这么迫切的想死?”

  墨非宿怎么也想不到他好心放过了这凡人,这凡人还敢跟着他。

  竹之敬是悄悄的跟在墨非宿身后的,偌大的树林很容易迷路,不跟着墨非宿,她今晚肯定要在里面转悠一晚,不说豺狼虎豹,单单是想到这世界有妖魔鬼怪就能把她吓个半死。

  她想的是跟着他走出树林后就不再跟着俊美男人,没想到这么快被发现了,停下脚步望着男人高大的背影摇头:“不想”

  “那还不快滚!”

  他的耐心有限,对凡人的耐心极为有限!

  眼看着要快步离开的墨非宿,竹之敬行动快于意识,上前拉住他的衣袖,害怕又慌张的眼神带着恳求的语气:“公子,带上我,我不认识路。”

  “松开!”

  墨非宿盯着被竹之敬拽住的衣袖,脸色泛青,乌黑深邃的眸子沾染了些许愤怒,这是他要杀人的前奏。

  本就时刻警惕着的竹之敬感觉到从墨非宿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意和厌恶,听话的松开了男人的衣袖,像是自言自语般低声说道:“可是不跟着你我会迷路,我害怕,不知道该怎么办。”

  不轻易表现自己懦弱一面的竹之敬奇迹般的对着一个只有两面之缘的,还不是好人的俊美男人诉说自己心中的惶恐。

  从凡人的低语中,墨非宿听出她的无助和迷茫,那孤独又可怜的模样活像一只被主人抛弃的狼崽子,千年未曾动过的恻隐之心再一次冒出头,又很快被压下去。

  比起恻隐之心,墨非宿更想把眼前这个胆小到墨吟都不屑杀的凡人心中的血性和魔性激起来。

  他很想知道这样懦弱的凡人被他激起血性和魔性后会不会不一样。

  “本尊还缺个丫环。”

  还沉浸在自己悲伤低迷之中的竹之敬听到男人的话后缓缓抬头,眼里满是惊讶,她能说她的本意只是想让男人带她出这片树林吗?

  衡量目前自己所处的状况,在这个陌生的世界,无家可归和做丫环之间,好像丫环要好一些,至少不用担心温饱和住宿问题,立刻点头答应:“我可以的。”

  墨非宿面无表情的脸上看不出丝毫情绪:“不害怕本尊?本尊刚才还想杀你?”

  竹之敬很想点头,怕,怕的要死。可是她知道只要她一点头,男人就不会带她出去,旋即掩藏住微微发颤的双手双脚,坚定的摇头,左边浅浅的酒窝显得格外耀眼:“不怕”

  知道眼前的男人不是人类,也不是善类,可是他没有杀自己不是吗?况且他这么厉害,跟着他就不用怕其他妖魔鬼怪;最重要的是,男人长得不是一般的好看。

  咳咳,她没有贪念男人的皮囊。

  “做本尊的丫环必须保证无条件服从,本尊说一就是一,忤逆本尊的下场就是飞灰烟灭,能做到?”

  “能”竹之敬这次没有丝毫犹豫的点头。

  墨非宿没想到她回答地这么干脆,这一点还算让他比较满意,抬脚往前走:“墨非宿”

  跟在后面的竹之敬一头雾水?墨非宿是什么?很快恍然大悟,应该是男人的名字,墨非宿?很好听的名字,将这三个字牢牢记在心底后才做自我介绍:“我叫竹之敬。”

  墨非宿没有再回应,状似了解,其实是不屑,不屑知道她的名字,区区凡人,不值得他记住名字。

  “阿宿,我们现在去哪?”竹之敬虽然大着胆子跟着墨非宿走,但对即将要去的未知之地还是有些忐忑,只希望不是什么蛇窟蝎子洞。

  听到竹之敬的称呼,墨非宿停下脚步,眸光一阵阴寒:“你唤本尊什么!”

  竹之敬跟着停下来,小心翼翼的问道:“不可以这样叫你吗?”

  她以为墨非宿告诉自己名字就是让她随便称呼,难道不是吗?

  这凡人简直不知道天高地厚,敢随意唤他的名,还如此亲昵,墨非宿抑制住蓄势待发的怒意,沉声说道:“唤本尊公子便可,阿宿不是你能叫的,你不配!”

  竹之敬愣在原地,她能感觉到自己的脸灼烧得非常厉害,’不配’这个词对向来脸皮薄的她来说是个比较严重的词。

  刚才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阿宿’两字自然而然的就喊了出来,她不是故意的,可能是因为墨非宿是她在这里认识的第一个帮助她的人,所以才会想和他主动亲近些吧。

  不过转念一想,也是,自己的这个称呼确实对刚认识的人来说过于亲切,以后不叫便是,为什么要说她不配?她还是第一次被人这么直白的说不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