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无情魔尊非无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眼泪

无情魔尊非无情 二十七星宿 2081 2020.05.21 19:00

  夜色渐渐安静下来,在听到墨非宿均匀的呼吸声,竹之敬才敢将今晚遭受的所有委屈和后怕发通通泄出来,躲在被窝里偷偷抹眼泪。

  “你在哭?”

  墨非宿低沉的声音从黑暗处传来,不是疑问的语气,是肯定。

  一声简单的询问让竹之敬愈发难受,将所有的委屈硬生生憋回去,用被褥将眼角的眼泪抹去,沙哑而倔强的声音传来:“我没哭。”

  如果说这个陌生的世上还唯一值得留恋的,应该就是床上那个能给自己带来心安的男人,莫名的让人心安。

  冷血无情的墨非宿不知道胆小鬼为什么哭,也不知道她为什么撒谎,不愿意告诉他也不再多问,凡人的心思他不屑去问,也不屑去猜。

  早晨的春熙楼比较清静,褪去晚上的奢靡气息,倒像是个普通的酒楼,竹之敬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洗手,来来回回洗好几遍才作罢。洗完手又将自己的被褥,床边,以及男子碰过的门框都擦洗一遍后才心满意足的回房。

  春熙楼的日子枯燥又简单,公子不愿带她出去,她只能待在楼里,也没人陪她唠嗑谈心。

  楼里的姑娘们自然是看不起她们这些做丫环的,平日里没少欺负丫环们;丫环们也不喜欢她这个新来的,特别是在看到她总是跟在公子身后转悠就更讨厌她,纷纷认定她比路十语还要讨人厌,集体孤立她。

  好在她不需要伺候除公子以外的人,每天要么帮着做些杂活,要么站在楼下等客人吩咐,不是有人逼她做,是自愿,她喜欢站那儿听客人们东拉西扯,高谈阔论。偶尔也去厨房帮忙烧火,以前烧火是她最讨厌的事,现在却乐在其中,躲在这里清闲自在,还可以跟着憨厚的厨子大哥学做饭。

  每到黄昏时刻,她就什么也不做,蹲在春熙楼大门旁边等她家公子,公子总会在夕阳落山不久后回来,她喜欢看到墨非宿从人群中走向她的那一瞬间,说不出的心安和平静。

  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七天后,这天晚上,竹之敬像往常一样蹲在春熙楼大门等墨非宿回来,即使隔着老远,她也一眼发现公子的高大身影,起身刚想走过去迎接,才发现公子身边还跟着一位妙龄姑娘。

  姑娘长相甜美,身穿淡黄的长裙,脸上挂着浅浅的微笑跟在墨非宿身后,说不出的清纯开朗。竹之敬突然有点讨厌自己身上的红衣,看起来一点儿也不好看,也不活泼可爱。

  “傻愣着做什么,很闲?”见惯了蠢货经常神游天外,墨非宿还是‘好心’的帮她唤回神智。

  “你是新来的丫环?”跟在墨非宿身后,竹之敬听到黄衣姑娘在和她搭话。

  竹之敬不知道该不该做个自我介绍,犹豫过后,还是没有开口,简单的点头:“嗯”

  “我是路十语,公子的贴身丫环,前些天有事回了趟家。”

  路十语简单的做了个自我介绍,说完看着竹之敬,似乎在等她的自我介绍。

  竹之敬很想和路十语多说两句,思来想去就冒出那么一句话:“我叫竹之敬。”

  许是她的简单介绍让路十语觉得有些敷衍,路十语不再和她搭话,跟在墨非宿身后沉默不语。

  进入房间墨非宿刚坐下,路十语就为他沏茶:“公子,你先喝口茶,我去厨房给你盛饭。”

  “嗯”墨非宿对路十语的安排没有任何疑问。

  要出去的当口,路十语才发现竹之敬跟着他们进到公子的房间,略显责备的语气说道:“公子的房间不能随便进,没人告诉你吗?”

  “知道”竹之敬偷偷瞟了一眼墨非宿后转身离开。

  竹之敬走后,路十语怕墨非宿降罪于竹之敬,开口为她说话:“公子,她是新来的丫环,不懂规矩,还请公子原谅她的冒失。”

  她犹记得当初有个不知事的丫环因为走错进公子的房间,公子毫不留情的将她杀了,尸体还被扔到连雾上喂了野兽。

  墨非宿无所谓挥手:“她你不用管,做好你自己分内的事。”

  “是”惊讶于公子的淡然,路十语满心疑惑的出了门。

  没想到的是,她出门看到竹之敬还站在门口傻愣着,低声呵斥道:“还站在这里做什么,做自己的事去!再有下一次,我可不会好心帮你。”

  被训斥的竹之敬还处于一片浑浑噩噩之中,所以现在她该做的事是什么?

  竹之敬站在门外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正想着先去把肚子填饱了再说,就听见屋内墨非宿的声音传来:“进来。”

  屋外只有她一个人,公子叫的肯定是自己,朝路十语消失的厨房看了一眼,确定她没有回来,竹之敬才敢推门进去。

  屋内,墨非宿正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

  “公子”

  竹之敬不知道公子叫她进来是不是打算赶她走,毕竟伺候公子路十语一个人就游刃有余了。

  虽然不想承认她有些舍不得墨非宿,可真到了要离开的这一刻她确实有种说不出的难受和落寞。

  “倒茶!”

  胆小鬼站哪儿半天不动,不知道思绪又神游到哪里去了,墨非宿眉头微蹙,没好气的轻吼。

  被吼声吓住的竹之敬立刻倒茶。

  “端过来。”墨非宿忍住想掐死胆小鬼的冲动伸手接过茶。

  胆小鬼永远都没有自觉伺候他的意识,做事总做一半,剩下那一半他不提醒,她永远不知道。

  “公子,给”察觉到墨非宿的怒火,竹之敬谨小慎微的端给他后笔直的站在那里等着墨非宿的进一步吩咐。

  乖宝宝模样站着的胆小鬼让墨非宿有很想欺负的冲动,指着左边的角落淡淡开口:“去那边面壁思过。”

  面壁思过?竹之敬不解,紧张不安的神情问道:“公子,是我做错了什么吗?”

  “你觉得呢?”墨非宿不答反问。

  竹之敬绞尽脑汁也没想到自己到底有做错什么事惹公子不高兴了,低着头望着地面:“我不知道。”

  “不知道就去角落站着,直到想起来为止。”墨非宿再次指着角落,示意胆小鬼去面壁思过。

  竹之敬只好茫然的走到角落站着,边站着边认认真真的思考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