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无情魔尊非无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再遇哑巴

无情魔尊非无情 二十七星宿 2100 2020.06.18 19:00

  “不好意思,走错了,我们这就离开”赶出门的好啊,这样她就可以继续跟着公子,不用和公子分开。

  “等等”竹之敬拉着墨非宿要离开之际,娃娃脸叫住她。

  竹以丹的视线一直在墨非宿身上,这么好看的男人她还是第一次见,不由芳心暗动,上前亲密的拉着竹之敬的手一副好姐姐的做派柔声说道:“小敬,外面终究人心险恶,姐姐我也不想让你受那颠沛流离之苦,你要是想回来,我可以去爹爹面前给你求求情让你回来。”

  “不用,我现在过的挺好。”竹之敬毫不客气的直接拒绝,她才不要和一群陌生的亲人住一起,尴尬又麻烦。她现在和公子一起又逍遥又自在,为什么要离开。

  “你是不是还想嫁给喻柏那个穷书生?你要是想我也可以去说服爹爹让他这就去喻柏家谈谈。”

  竹以丹说话的同时眼睛时不时的瞟向墨非宿。

  墨非宿一脸无所谓的让她看,竹之敬却不愿意了,状似不经意的站在墨非宿面前挡住竹以丹的视线,喻柏是谁?和她有什么关系。:“谢谢姐姐的好意,不用了。”

  “那你现在住哪?姐姐有时间来看你。”竹以丹倒不是真心想帮她,只想寻机会多和眼前俊朗的男人多相处一会儿。

  终归是和这具身体有血缘关系的人,竹之敬没想其他:“城东村庄二里处,要是没事我们就先走了。”

  回家的路上,竹之敬一直沉默不语,和平时絮絮叨叨的她模样判若两人。

  “见到家人不开心?”墨非宿难得一次主动开口询问,如果他知道蠢货是被赶出家门的,他也不会带着她来这里。

  竹之敬是有点郁闷,她没想到公子带她来这里,停下脚步认真而严肃的问道:“公子,你是不是不想要我了?你要是不想要我直接说也没事,我不会赖着不走。”

  她向来不是死缠烂打之人,只要公子开口,就算再难受她也会离开,绝不打扰他的生活。

  “瞎想什么,本尊只是想要你和家人团聚,是走是留还是由你自己决定。”纵然不用想也知道蠢货肯定会跟着自己走,他还是愿意给她自主选择的机会,他不是个专制的主人。

  听到墨非宿没有真的要把自己抛弃,竹之敬郁闷的心情一扫而空。

  还没来得及高兴又听墨非宿问:“喻柏是谁?你喜欢他?”

  喻柏是谁她也不知道,应该是之前这具身体喜欢人,和她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想说不认识,又怕公子觉得她寡淡无情,斟酌再三回答:“他是我之前喜欢的人。”

  “现在呢,也喜欢?”墨非宿沉默两秒继续说:“如果喜欢,本尊可以帮你们做媒,让他娶你。”

  “不用,不用,我现在不喜欢他了”公子向来说到做到,怕他真找人提亲,到时候她真怕是要被逼着嫁给一个她不喜欢的陌生人。

  “是嫌他穷?”竹以丹刚才说的话他听得清清楚楚,喻柏是个穷书生。

  “……”竹之敬快步往前走,她现在不想和公子说话。难道在他眼里自己就是个嫌贫爱富的人吗?

  回到庭院还是气不过,气鼓鼓的坐到墨非宿面前不甘心问道:“公子,如果我是嫌弃他穷呢?”

  正坐在黄果树下看书的墨非宿被她突如其来的问题问住,翻了一页,沉思两三秒后回道:“那就找个不穷的。”

  竹之敬憋着的闷气奇迹般的消失不见,也拿起本书坐那儿看起来,浅浅的酒窝浮现出来:“最重要的是他喜欢我,我也喜欢他,还要孝顺,心地善良,最好是……”

  谈起自己未来的另一半,竹之敬一张嘴就没停过。

  这时,一位娇小倾城的女子出现在庭院外不停向院内张望。

  竹之敬在这个世界除去墨非宿之外不认识其他人,所以女子只能是来找墨非宿:“公子,有人找你。”

  墨非宿眉眼都没抬冷声说道:“不认识。”

  不认识?公子不认识,她也不认识,该不会是来问路的吧?竹之敬有些好奇的放下书走出去躲在门后带着探究的目光问道:“你好,有事吗?”

  女子手中提着篮子,见到竹之敬后露出惊讶又激动的表情,指着自己一顿胡乱比划。

  哑巴?

  竹之敬想起春熙楼的那个哑巴姑娘,不确信的问道:“你是那天春熙楼的那位姑娘?”

  女子疯狂点头,怎么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自己的救命恩人。

  见她点头,竹之敬一脸难以自信,她无法把那天遇到的狼狈女子和眼前这位倾国倾城的女子联想在一起。现在她算是明白为什么芳姐要买下她,这姿色比云舒都是过犹不及。

  对待美好的事物和人,竹之敬总是颇为尊重,没办法,她就是这么肤浅:“姑娘,你怎么会在这?”

  不会是专门来找她报恩的吧,竹之敬有些受宠若惊。

  还没来得及高兴,就见女子用手指着侧面的庭院,又上前一步把手中的篮子递到竹之敬手上。

  竹之敬看不懂她想表达什么,打开篮子一看,是满篮子的鸡蛋,估计有二十个左右,猜测道:“你想让我买鸡蛋?”

  女子摇头,面色有些急切的比划着,不过竹之敬完全看不懂,索性问道:“你会写字吗?”

  女子笑着点点头,她会写。

  “那我们进来说。”

  一手提着篮子一手拉着女子进了庭院,走到墨非宿面前拿起纸和笔折回来递给姑娘:“姑娘,你把想说的都写下来,不然我看不懂。”

  女子闻言坐下来,简单明了的写道:我叫农桑,现在就住在隔壁,给你们送鸡蛋过来,还有,谢谢你那天救了我,她们没有为难你吧?

  字如其人,娟秀脱俗。

  竹之敬看着她写完就秒懂,原来是女子是想拜访邻居,她还以为女子是想卖鸡蛋,搞的她差点自恋的以为姑娘是找她来报恩了:“谢谢你送的鸡蛋,你先坐会儿,我先把鸡蛋放进厨房,篮子给你腾出来,再和你聊聊那天的事。”

  竹之敬进厨房放鸡蛋的时候,墨非宿的黑眸直勾勾的盯着农桑,仿佛要把她看穿一样,盯的农桑浑身不舒服,尴尬的别开视线,她就来送个鸡蛋而已,用得着这么看着她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