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无情魔尊非无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有情况

无情魔尊非无情 二十七星宿 2093 2020.06.13 19:00

  “坐在这里干什么?”一道熟悉的声音从头顶上方传来,竹之敬抬头,映入眼帘的便是墨非宿英俊无双的脸庞。

  端着手中的蜡烛激动的站起来,嘴角止不住的上扬,左边的酒窝若隐若现,说话的嗓音里夹杂着七分兴奋,以及三分委屈:“公子,你回来了!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

  忽略她语气里的委屈,墨非宿侧身进屋,冷声问道:“饭做好了?”

  竹之敬连忙邀功似的帮他倒茶:“早做好了,就等着你回来。”

  “做的什么?”墨非宿端起茶杯轻轻吹去上面的浮渣,眉眼打量着焕然一新房间和庭院,看来蠢货也不是一无是处,之前的废物果然就是闲的。

  “红烧肉,鱼香肉丝,麻婆豆腐,还有番茄蛋汤。公子,你先喝着茶,我这就去厨房盛饭上菜。”

  三菜一汤都端上桌,竹之敬殷勤的递给墨非宿碗筷,略显紧张的说:“公子,你尝尝好吃不?”

  她对自己的厨艺也没多大信心,至少以前她是能点外卖就坚决不会自己做饭,一是懒,二是她做的饭味道一般。这一个多月也跟着厨子大哥学了些东西,也不知道有没有学到精髓。

  墨非宿拿起筷子每道菜都尝了口,给出如下两个字的评价:“能吃”

  能吃就好,竹之敬紧张的心落下来,她以后多练练,厨艺肯定会进步,积极的给墨非宿盛饭:“公子,菜配着饭会更好吃。”

  墨非宿理所当然的接过碗,云淡风轻指着旁边的位置说道:“坐下一起吃。”

  “诶,我可以吗?”

  竹之敬有点受宠若惊,春熙楼不克扣下人们的口粮,可丫环仆人都是在伺候姑娘们吃饭后才能吃饭,她也不例外,每次都是等墨非宿吃饱喝足后她才去厨房找个角落坐着吃。

  “本尊说行就是行,你有疑问?”墨非宿放下碗挑眉,似是很不满意竹之敬的反问。

  “没有,谢谢公子”竹之敬去厨房给自己添了副碗筷,菜比不上厨子大哥炒的好吃,但相比她以前的厨艺却是进步不少。

  倒掉洗澡水,竹之敬回到自己的房间躺下,淡黄的月光透过薄薄的窗纸照射进来,驱散房间的黑暗变得温暖异常。

  这种恬静淡雅的小日子要是一直这么过下去好像也不错,她甚至生出一个大胆的想法,要是公子能不娶妻生子,她就一辈子都跟在他身边。

  “你不去本尊房间睡?”

  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竹之敬的不切实际的幻想,从床上坐起来一看,不知公子何时出现在她的房间,依靠在门上,清冷的月光打在他俊朗的脸庞上,精致的轮廓更显得阴森邪气。

  竹之敬有种错觉,眼前的人好像就是为黑夜而生,更确切的说黑夜是为他而生。

  小心脏噗通噗通跳的厉害,别过头望着窗户小声说道:“嗯,就在这睡。”

  “不怕?”

  “这里就你和我怕什么?再说我不是怕说梦话打呼噜吵到你吗?”

  不像府邸酒楼,这庭院的构造非常简单,两间卧室之间就隔着一个客厅。两间卧室和客厅也是想通的,其实她认为和春熙楼的一间差不多。

  “挺有自知之明”他过来也不过是好奇蠢货是不是真敢一个人睡,没了呼噜声他确实可以舒舒服服睡觉。

  墨非宿走后,竹之敬又觉得自己胆大不少,她就说她哪有那么胆小娇气,分明是春熙楼的糜烂环境让她下意识的恐惧,这不换个安静的环境就不害怕。

  然而这份迷之自信在几日后的晚上被啪啪啪打脸。

  子夜,夜深人静,竹之敬睡得迷迷糊糊之间听到院子外传来一阵细微的响声,刚开始没在意,直到有什么东西掉地上打碎后才完全清醒,惊恐万分的从床上坐起来侧耳倾听,声音好像是从厨房那边传来的,是小偷还是妖怪?来偷东西的还是杀人?万一贪图她的美色见色起意怎么办?

  有些想法一旦产生就会无止境的延伸下去,她可是没忘记这个世界的鸡鸣狗盗之辈众多,飞檐走壁都是小菜一碟的事,万一再来个妖怪什么的还不直接把她吃入腹中。

  借着微弱的月色,竹之敬轻手轻脚的踱步下床走向墨非宿的房间,凭着记忆摸黑摸索到床边拉着他的被褥小声呼唤:“公子,你睡着了吗?”

  嗓音里夹着一丝丝颤抖。

  墨非宿本就没有睡,厨房里的动静也是听得明明白白,只是不想理会这些鸡鸣狗盗的凡人:“有事?”

  熟悉悦耳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让竹之敬心安不少,这才缓平语气:“你有没有听到厨房有动静?是不是有小偷?还是妖怪?”

  黑夜里,竹之敬看不到墨非宿的任何表情,墨非宿却能清晰的看到她脸上的恐惧和不安,慢悠悠的说道:“不知天高地厚的凡人,来的正好,你出去把他杀了。”

  又杀人?能不能通过正常点的途径解决

  “公子,杀人是犯法的。还有,我,我不敢,也打不过。你不是魔尊吗?那你肯定很么害,略施手段把他吓跑就行。”

  墨非宿瞧着她害怕和纠结于一体的小脸,心情莫名愉悦,闭上眼打算睡觉:“不敢去就滚回去睡觉。”

  她是绝对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冒险,见墨非宿躺着不动,硬着头皮爬到床上翻身滚到床内侧躺下:“我不去,死也不去。”

  大不了就让小偷进来,反正有公子在外面挡着,她怕个屁!

  敢爬到他床上的第一个凡人,勇气可嘉。墨非宿邪魅一笑,撑起身凑近竹之敬耳边冷声说道:“你现在要是不出去让他离开,本尊把他抓进来,当着你的面一刀一刀的杀了他,然后丢到连雾山上喂狼!”

  对付竹之敬这种不听话的蠢货,说软话没用,就要以刚克柔。

  闻言,竹之敬只想抓狂,她不想让公子杀人,可是让她去断然是不可能,眼眶微红,委屈的解释:“我出去他不死我会死,他身上肯定刀,说不定还会武功,我打不过他。”

  蠢货就像是那池塘里的青蛙,你戳一下她才会跳一下,就算被逼急眼也不敢对着他人发脾气,墨非宿好笑的说道:“有本尊在会让你死?”想死都不可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