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无情魔尊非无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对话

无情魔尊非无情 二十七星宿 2049 2020.06.02 19:00

  “想杀便杀了,最后一个你来解决,阎俞,剑给她。”

  墨非宿杀人从来不需要理由,更何况这些自诩正义的道士早就该死,今天恰好借着他们给蠢货练练胆。

  阎俞递过来的剑竹之敬看都没看一眼愤恨的扔在地上,脑子里抹不去的血和尸体反复重复着,心疼到麻木,如果可以,她更希望死的是自己。

  上次的白衣男子被杀的原因她不了解,谁对谁错也无从知晓,可是这些道士呢?他们降妖除魔只为百姓不受妖魔鬼怪迫害,他们是百姓眼中的英雄,他们没有做错。

  错的是她,这么多人在自己面前被杀,她却眼睁睁的看着,无能为力,没有帮忙,她永远都是这么懦弱,胆小。错的是她,明明知道墨非宿是魔,还非说他是好人,好人怎么可能滥杀无辜!

  “你不动手他会死的比现在更惨。”

  墨非宿的这句话直接让竹之敬崩溃,冲着墨非宿怒吼:“杀吧,杀吧,你把他杀了,顺便把我也杀了。反正我也不想活了!”

  “你在威胁本尊?不过是个蠢货,本尊养的一条狗,也敢威胁本尊?”墨非宿恼怒的看着竹之敬,浑身散发着杀气。

  乞丐,一条狗?竹之敬擦掉不争气的眼泪朝他大声嚷嚷:“我没有威胁你,我就是不想活了,你们爱杀谁杀谁,又不关我的事。”

  说完就要去拿阎俞手中的剑。

  尊主本来就让他把剑给这位姑娘,现在她要过来拿,阎俞自是递给她,没想到她竟是将剑指向自己。

  由于剑身太长,她直接用双手握住剑刃往自己胸口处刺,只是剑怎么都刺不进去,仿佛被一股莫名的力量拉住。

  抬头愤恨的丢下手中的剑更加委屈的坐在地上哽咽道:“你连死都不让我死,你个杀人魔头。”

  竹之敬委屈又无可奈何的模样让墨非宿嘴角微微上扬,很快又冷着一张俊脸说道:“你是本尊养的狗,没有本尊的允许,谁敢要你的命,你自己也不行。”

  “你才是狗,你全家都是狗。”

  她最讨厌的就是狗,墨非宿还把她比作狗,竹之敬抱着必死的决心反驳。

  “你再说一次?”墨非宿的脸黑的不是一星半点,衣袖下的手爆出青筋,只要竹之敬敢再骂一句,他绝对让她生不如死!

  “我说你是狗,你……”

  竹之敬毫不畏惧地再次说道,只是话才说一半,脖子就被无一股无形的力量给掐住,呼吸顿时困难,竹之敬也不反抗,仿佛解脱般的闭上眼等待死亡的降临。

  死吧,死了就一了百了,反正这个世上也没什么好留恋的,没有亲人,没有朋友,没有家,她什么都没有,活着又有什么意思,唯一在乎的人竟然是个滥杀无辜的魔头。

  就在竹之敬以为自己快死的时候,脖子上的窒息感突然消失不见,只听墨非宿低沉的嗓音传来:“回家。”

  他本来是打算杀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蠢货,但是转念一想,蠢货敢骂他,面对死亡也毫不畏惧,是不是证明今天带她出来的目的已经达到,等回了春熙楼他再好好和她清算这笔账!

  回家两个字让竹之敬心中一动,沉思良久,她不是那种真不怕死的人,刚才是冲动和恐惧让她失去理智,一心求死,墨非宿简单的两个字让她意识到或许无所谓的牺牲根本无法实质性的问题,指着不远处狼狈不堪的纪肆问道:“那他可不可以不死?”

  “不可以!”

  “为什么?”

  “你骂了本尊,本尊心情不好,想杀他泄愤!”

  “对不起,我不该骂你,不杀他好不好?”

  “不好”

  论和人争辩,竹之敬从来没赢过,妥协的问道:“那你不怎样才不杀他?”

  “看心情,说不定你求求本尊,本尊就放过他。”

  “我求过,你没答应”

  “那说明诚意不够。”

  站在一旁的顾思看着不可思议的一幕,惊讶的转头:“俞哥,尊主在干嘛?”

  杀个人而已,为什么要搞得这么复杂?更何况这个凡人就在刚才还骂尊主,他记得上一个骂尊主的人是在一百年前,死的那叫一个惨烈,连投胎转世的机会都没有。

  “不知道。”

  冷面阎俞也没看懂,反而说着另一个问题:“几天不见,你修为退步不少。”

  “胡说,小爷是没认真,认真起来一招就能解决”知道阎俞说的是他刚才和纪肆过招的事。

  “借口”

  顾思竟无言以对,妈的,回去就加强修炼!

  这边竹之敬也像是看到希望,抹干眼泪问道:“怎么才算有诚意?”

  “做好自己的分内的事,乖乖的听本尊的话,本尊就勉强不杀他。”

  竹之敬疑惑:“我平时做得不够好,不够听话吗?”

  墨非宿嫌弃地声音传来:“不够好。衣服洗得不够干净,地扫的不够全面,被褥整理得不够整齐,洗脚水太烫,洗脸水太冷。白天废话太多,晚上一大堆梦话,还打呼。没有做丫环的自觉,本尊喝茶你没有立刻倒水,本尊写字你没有研墨,本尊起床你没有更衣,本尊乏了你没有捏背,本尊热了你没有扇风,你认为你做好自己的分内之事了吗?”

  竹之敬发自内心的摇头,低声嘟囔:“没有,不过,你说的这些事不是有人做吗?”

  “那是你没有做丫环的自觉性。”自觉的丫环不会让他提醒该做什么。

  “那是不是我做好这些你就不杀他?”

  墨非宿轻轻挑眉:“前提是你要做到。”

  “我可以。”

  墨非宿沉默两三秒后对着阎俞说道:“废掉修为放走。”

  满地的尸体还让竹之敬难受至极,她心中的那把天秤到底还是偏向墨非宿,即使知道他不是什么好人:“那他们呢?”

  “阎俞他们会处理”

  望着墨非宿精致的侧脸,竹之敬还是没忍住啰嗦几句:“公子,你以后可不可以都不要杀人了,杀人不好。”

  “看心情。”

  “......”

  竹之敬默默跟在他身后暗自发誓,她一定不会再让公子滥杀一个无辜的人,这是她目前活在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动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