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无情魔尊非无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蛇妖

无情魔尊非无情 二十七星宿 2002 2020.06.21 19:00

  察觉到蠢货投来复杂的目光,墨非宿拉开和农桑的距离,大步走向蠢货。

  眼看墨非宿越来越近,竹之敬心嘭嘭跳个不停,公子过来也是想给她戴花吗?

  事实证明她想错了,墨非宿走过去简单明了的问道:“知道回家的路吗?”

  要是蠢货敢说不认识,他立刻带着农桑走,就让她在这儿自生自灭!

  不知道墨非宿为什么要这么问,竹之敬点头:“知道”

  还好,人虽然胆小了些却也没有真蠢到连路都不认识的地步:“本尊和农桑还有事,你自己去其他地方走走。”

  “我不可以跟着吗?我不会打扰到你们的。”虽然知道回家的路,竹之敬还是不想一个人去逛,那种孤单的滋味一点儿也不好受。

  “你已经打扰了,不想逛就回家做饭等着本尊回来。”墨非宿毫不留情的回道。

  交代完这些,墨非宿转身就带着农桑消失在花海,留下竹之敬一人站在原地发呆。

  已经打扰了吗?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瀑布内的山洞口,墨非宿和农桑出现在里面,果然没了蠢货,做什么事都轻松不少。

  农桑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墨非宿拉进了山洞口,不用说也知道他把竹之敬一个人扔在外面了,她转身就要离开。

  “小哑巴,没用的,没有本尊你走不出去。”墨非宿拉住农桑的手继续往里面走去。

  农桑向她投去一个白眼:卑鄙。

  明白农桑想表达的意思,墨非宿露出一个浅显的笑容:“放心,本尊从不强人所难,也不会逼你做你不喜欢的事。本尊就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和你培养培养感情。当然,你情我愿就另说。”

  农桑:……

  一下午过去,墨非宿也确实没有强迫农桑做什么过分的事,就安静抱着她在山洞口坐着看了一下午的瀑布。好在农桑也喜欢这份安静,要是没有抱着她的男人,她想她会更喜欢这里。

  两人是看完日落才回去的,回到庭院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了。将农桑送到庭院后墨非宿直接回了家,只是,紧闭的庭院让他意识到一件事,蠢货竟然还没有回家!

  蠢货的性格他了解,天都黑了还没有回家,不可能是玩心太重忘记回家,那么就只能一个理由能解释得通,蠢货迷路了!

  该死的蠢货,等找到她非得把人捆起来毒打一顿,再饿她三天三夜长长教训不可!

  其实这次他真的是冤枉竹之敬了,她没有迷路,在墨非宿带着农桑离开后,竹之敬就没了赏花看瀑布的雅兴,一个人悻悻的回家。哪想到冤家路窄,途中遇到许久不见的蛇妖,被蛇妖敲晕带回蛇窟去了,再醒来已是傍晚。

  “醒了?小乞丐,你还真能睡。”

  头脑还没有完全清醒就听见蛇妖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吓得她一个激灵坐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检查自己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有没有被蛇妖趁人之危。

  注视着她一举一动的蛇妖有些好笑,唇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弧度:“小乞丐,我对睡的像死猪一样的人没性趣。”

  说完坐在竹之敬旁边暧昧的说道:“不过现在夜黑风高,我们倒是可以接着这个好时光来双修。”

  确定自己还没有被非礼后竹之敬长长舒了一口气,听到蛇妖说要双修后又绷紧神经,全身心戒备的提防着蛇妖。

  不理会竹之敬的戒备之心,蛇妖拉起她的手轻轻抚摸,佯装难过的自顾自说道:“当初丢下你我愧疚了好久,本以为你必死无疑,没想到你还活着。看到你还活着我很高兴,以后你就留在我身边和我双修,我们一起长生不老如何?”

  不如何,竹之敬想从蛇妖手里抽回自己的手,却怎么也抽不回来,着急的说道:“我不想和你双修,你放我走好不好,我想回家,回去晚了公子会不高兴。”

  “公子是谁?一个多月不见你就和其他男人打成一片了?不想和我双修你想和你的公子双修?”听到关键词,蛇妖松开竹之敬,愤恨的看着竹之敬,一连串的问题脱口而出,俨然将竹之敬当成了背叛她的负心人,明明他们才见过一次面好吗?

  “公子就是……唔……唔……唔”话还没说完,蛇妖就欺身而上堵住她的唇,不让他说任何与其他男人有关的事。

  竹之敬还没来得及推开蛇妖,蛇妖就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给击开。紧接着一把黑剑从外面飞来,不给蛇妖反应的机会,一刀封喉,只眨眼间,蛇妖就变成了一具森森白骨。

  竹之敬忘记了害怕,抬头向洞口方向望去,果不其然见到那抹熟悉的身影,三步做两步跑向墨非宿雀跃的喊道:“公子”

  墨非宿脸黑的不像话,冷冷的瞟了一眼她被蛇妖咬破的唇角,收回墨吟,粗鲁的拎着她的衣领闪身消失在蛇窟。下一刻,两人出现在那方小小的庭院。

  回到庭院,墨非宿松开她的衣领径自回屋,竹之敬刚想跟着进去就听见他冰冷的嗓音传来:“就在外面跪着!”

  竹之敬迈出的脚收了回来,她又没做错事,为什么又要跪,站在外面耐心解释道:“公子,我没有不想回家,是蛇妖打晕我带我走的,不是我心甘情愿跟着他走的。”

  “跪下!”墨非宿再次说道,语气比刚才还要冷好几倍。

  他当然知道蠢货不是自己跟着蛇妖走的,如果是的话,她现在的结局会和蛇妖一样,而不是完好无损的站在这里和他东拉西扯。

  竹之敬最怕墨非宿生气,没骨气的脚不顾大脑的同意就软了下来,跪的笔直。

  果然,家暴只有一次和无数次。

  第一次被罚跪的时候她就该硬气的不跪,现在也不会三番五次被罚跪。

  墨非宿进屋后就没再说过话,竹之敬也不敢喊,也不敢问她要跪多久。

  大约一炷香后,公子也没有叫她进屋,会不会是公子把她给忘在外面,自己却睡着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