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无情魔尊非无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风水轮流转

无情魔尊非无情 二十七星宿 2132 2020.05.27 19:00

  静寂的黑夜,竹之敬清润的嗓音再次传来:“公子,你睡着了吗?”

  “还有事?”

  黑暗中,墨非宿充满魅惑的嗓音传来,仔细听的话是能听到他话语中的些许无奈和不耐烦。一天到晚就蠢货的事最多!

  “我就是想问下,公子你是什么妖怪?”

  这个问题困扰她很久,墨非宿每天神龙见首不见尾,和他说话的时间只有早上和晚上,趁着现在睡不着问问。

  妖怪,原来在蠢货眼里,他是那些愚蠢的妖怪?

  “本尊是魔,不是妖怪”墨非宿强调道,就蠢货这智商,和她说估计也无法理解。

  “是我理解中的魔吗?”竹之敬从被窝里坐起来心跳的厉害,魔可是比妖怪还恐怖的存在。

  “喔?你理解的魔什么样?”看来蠢货也不是一无所知的废物。

  “就是比妖还厉害,他们凶狠残酷,冷血无情,杀人不眨眼,居住在又黑又潮湿的山洞。”

  “说对一半,不过魔不住在又黑又潮湿的山洞。”

  “那住在那?”

  “天上”

  “天上不是神仙住的么?”

  “天上远比凡间要辽阔,西天佛,南天神,北天魔,东天妖。”

  墨非宿不介意给她多普及一点,帮她改一改魔住潮湿山洞的荒谬思想。

  “妖也住天上么?他们不是住在山上的洞穴里么?”蛇妖当初就是说要带她去蛇窟。

  “千年前妖界与魔界大战失败后才全部迁徙到凡间。”

  “那我还有一个问题,妖怪……”

  “睡觉!”

  墨非宿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在大半夜和一个大半傻子说这些。换作平时,废话这么多的凡人早从他面前消失了。

  “那明天继续。”今晚上获取的信息量足够她消化一段时间。

  事实也确实如此,竹之敬不负众望的失眠了,脑子里不停地冒出以前在电视里看到的神侠剧里面的妖魔鬼怪,直到天空泛起缕缕光芒时才缓缓睡下。

  竹之敬是被一个湿哒哒,软绵绵的东西给舔醒的,睁开睡意朦胧的眼就看到面前的庞然大物,差点吓得一命呜呼,窝在被窝里神经紧绷,一动不敢动。视线也不敢从它身上挪开分毫,却还是渴望寻求一个保护伞,颤抖的嗓音对着旁边翘着二郎腿悠闲喝茶的人迫切喊道:“公子,你把,把它弄走。”

  墨非宿气定神闲的品着手中的茶,悠悠开口:“大将从不咬人。”

  克服恐惧最好的办法就是战胜恐惧。

  “公子,求你,让它出去。”要不是她现在是躺在被窝里的,绝对能看到她全身都颤抖,四肢无力,大黑狗昨晚已经给她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她永远也不可能和大黑狗和平相处。

  “不行,这是本尊的爱犬。”

  “那你把它拴住行吗?不然我不敢起来。”

  墨非宿放下茶杯,指尖一绕,大黑狗就被一条铁链子给栓在门栏上,被拴住的大黑狗不停对着她吠叫,似是对脖子上的链子极为不满意。不过在怎么挣扎也离竹之敬有一尺之隔,竹之敬赶紧拖着被褥向后退,在离大黑狗五尺远的地方站起来,穿好外套。

  确定大黑狗挣脱不掉铁链子后,竹之敬才微松一口气,挺直腰杆,随手拿起旁边的鸡毛掸子指着大黑狗耀武扬威的低声吼道:“你来咬我啊?叫什么来着,大将,我看应该叫你蠢狗,笨狗,傻狗,信不信今天中午就把你炖了吃狗肉,喝狗汤,让你昨晚害我丢脸,害我被人嘲笑,我打死你!”

  说是要打,但是手中的鸡毛掸子却是轻轻的落到大黑狗的身上,不痛不痒。且不说她怕大黑狗发飙挣脱链子向她扑来,主要是大黑狗让她想起了曾经养过的一条狗。

  她家以前也养过狗,也是条黑狗,叫小黑,小黑既听话又温顺。每天她放学回家,还在半路就能看见它热情奔来的身影;只要她喊一声,不管它在哪都会飞快的跑过来摇着尾巴围着她打转;经常有别家的狗对着她吠叫,然而她每次出去只要带着它,那些狗看到它后都不敢再对着她龇牙咧嘴,因为小黑总是站在她面前保护着她。

  直到有一天放学回家,它没有来接她,喊它也没答应,当晚从奶奶口中才知道它被人毒死,从此以后,她再没养过狗,要不是后来被邻家狗偷咬过几次,她或许不会那么怕狗。

  放下鸡毛掸子,看着眼前的大黑狗,依旧那么讨厌,不打它不代表不整它,竹之敬站在大黑狗前面五尺处对着它叫了两声:“汪汪汪。”

  面对她的挑衅,大黑狗比她还大声的回应:“汪汪汪”

  竹之敬又叫两声:“汪汪汪”

  大黑狗又回。

  一人一狗谁也不肯认输。

  最后,愚蠢的大黑狗吠叫的模样竹之敬乐得呵呵笑,跑到墨非宿身边坐下:“公子,你看它想咬我又咬不到,还对我乱吼乱叫的样子好蠢,蠢狗。”

  将一切看在眼里的墨非宿无言以对,嫌弃的看着竹之敬,他认为对着一只狗叫的欢的蠢货更蠢。

  墨非宿没有回应,竹之敬又对着大黑狗教训道:“我要饿死你这条蠢狗,两天都不给你饭吃。”

  大黑狗以吠叫声宣誓自己的不满。

  “你再怎么叫也没用,我就饿死你。”

  “汪汪汪”

  和大黑狗的争斗以竹之敬肚子呱呱叫告终:“公子,你过去把它牵走,我想出去吃早饭。”

  大黑狗被拴在门栏上,她不敢靠近,一靠近门口大黑狗肯定会扑过来。

  “本尊是主,你是仆,要牵也是你牵。”

  “我发现我好像还不饿,中午再吃也行。”竹之敬走到旁边若无其事的叠被子,她得在路十语进房间之前抹去自己留宿的痕迹。

  “你不饿,本尊饿。”

  “可是你的早饭有人给你端上来,用不着我去。”路十语每天都会按时送早饭,根本就轮不到她来。

  “本尊说你去就是你去,还是你想管铺盖滚蛋?”

  “不想”

  竹之敬不情愿的望着门口蹲着闭目养神的大黑狗,又打量打量四周,最后将目光锁定在眼前的被褥上,抱起被褥和手拿鸡毛掸子一步一步朝门口挪过去。

  大黑狗听见动静,睁开黑不溜秋的眼睛看着正在跨门槛的竹之敬,对她吼了两声又懒散的闭眼。

  竹之敬吓得都不敢呼吸,还好大黑狗又闭上眼睛,趁着这个机会快速夺门而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