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无情魔尊非无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一个铜板

无情魔尊非无情 二十七星宿 2177 2020.06.06 19:00

  “本尊的人也是你能觊觎的?”

  话音刚落,竹之敬就被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墨非宿轻而易举的带离温酒的怀抱,温酒甚至不知道人是如何脱离自己的怀抱。

  “公子”见到墨非宿,竹之敬两只眼睛都在冒星星,公子果然是她的福星。

  墨非宿周围散发着森森冷气,他只是在房间洗个澡,蠢货就敢趁机跑到这里来招蜂引蝶:“谁让你来这的?滚回去!”

  不等竹之敬开口说话,温酒站起来,脸上分明透着不悦:“我当是谁,原来是春熙楼的墨老板。”

  墨非宿理都不屑理他,带着竹之敬就要离开,回去后他非要让这个招蜂引蝶的蠢货好好长长教训。

  “墨老板,既然你在这我就直说了,我很喜欢小敬,不知可否为她赎身,多少银两都行。”见两人要走,温酒站起来不徐不慢的说道

  闻言,墨非宿松开竹之敬转过身来,双手抱膝,饶有兴趣地问:“多少银两都行?在你看来这么个丫环能值多少?”

  竹之敬心里默默吐槽,她又没签卖身契,是走是留都是她的自由,他们在这儿讨论这些有用吗?不过她还是有那么一丢丢的好奇自己能值多少。

  “十万两如何?”

  反正小丫头他是要定了,这么单纯之人就不应该在这污浊之地待着,跟着他走是最正确的选择。

  墨非宿眉眼的嘲讽一闪而过,轻笑:“十万两买个暖床的丫环,不愧是帝都首富之孙”

  听墨非宿这么说,温酒更有信心将人带走,走到竹之敬面前拉着她的手一脸认真的问道:“小敬,你愿意跟着我离开这里吗?我温酒绝对不是只把你当暖床的丫环,我会纳你为妾,许你一生荣华富贵。”

  什么荣华富贵竹之敬不在意,她在意的是:“小妾?”

  温酒以为她这是心动,要知道帝都想做他小妾的女人数不胜数,更进一步的说道:“对,小妾。虽然不能做我的妻,但是我对你的宠爱肯定不会比妻少。”

  竹之敬如果有勇气的话,真的很想踹他两脚再破口大骂,去你妈的小妾,你全家都是小妾。

  来烟花之地找一个才见过一面的人谈情说爱,不是脑子进水就是先天傻帽,不是有病就是来找虐。

  不过这些话她都不敢说,甩开他的手反身拽住墨非宿的衣角委屈控诉:“公子,他刚才摸我,抱我,现在还侮辱我?让我做小妾。”

  墨非宿冷冷甩开她的手,现在知道才求助,这就是不好好在自己房间好好呆着出来鬼混的下场,捏起她的下巴左瞧右看,哪哪都丑,嫌弃的说道:“本尊倒觉得十万两也太抬举她了,她只值一个铜板。”

  一个铜板?还沉浸在和公子暧昧举动的竹之敬呆呆地看着墨非宿,低声抱怨道:“公子,我就算再废物也不止一个铜板吧!”

  温酒倒是无所谓,不管他是不是在开玩笑,对带着芳姐走过来的信步说道:“信步,拿一个铜板给芳姐,这位姑娘我就带走了。”

  “是”信步嘴角抽了抽硬是忍住了想笑的冲动,一个铜板买个楼里姑娘,你们大家确定不是再开玩笑?

  信步铜板还没拿出来,下一秒就听见墨非宿霸道的语气对着芳姐道:“宁芳,拿十个铜板给他们,让他们滚!”

  说完就领着竹之敬离开,竹之敬跟在墨非宿后边盘算十个铜板可以买什么?五个馒头。

  她就值五个馒头?

  芳姐也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不过墨非宿的命令她向来不敢违抗,从荷包里数出十个铜板递过去:“温公子,老板有吩咐,还请拿着铜板离开。”

  若是温酒不离开,那么下一个离开之人就是她。

  作为首富之孙的温酒会差这点钱?摆明是在侮辱他,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捏紧拳头拂袖离去,他还会再来的。

  房间内

  “跪到那边角落面壁思过去!”

  刚踏进房间,竹之敬就听见墨非宿冰冷的声音响起。

  面壁思过就算了,为什么还要跪下?她长这么大除了跪菩萨,跪老祖宗,就没跪过任何人。当然,小时候做错事的时候被父母罚跪过,可问题是现在她都二十四岁了,让她跪下是不是太丢脸了?

  竹之敬怎么也放不下面子下跪,主动认错:“公子,我错了,只面壁,不跪行不行?”

  “不跪也行”

  竹之敬刚想夸公子好说话,又听到墨非宿继续说:“不跪就滚,不听话的丫环本尊不会留。”

  “……”

  竹之敬愣在原地纠结是走是留好一会儿,叹了口气,认命的走到角落乖乖跪下。

  墨非宿就知道这招有用,上扬的唇角带了三分轻蔑。蠢货听他话是好事,他高兴。高兴的同时也看不起竹之敬这种人,稍微有点血性的人都不会认命的跪下,废物果然就是废物。

  他现在都不明白自己还留着这么个懦弱无用的废物是为了什么?

  直到深夜,竹之敬还跪在角落,墨非宿没让她起来,她也不敢起来。

  漆黑如墨的夜里,四周安静的有些恐怖,竹之敬转头望向床的方向,试探性的喊了一声:“公子,你睡着了吗?”

  “……”没人回答

  异常安静的黑夜里没有听到自己想听到的声音,竹之敬的心开始变得急躁不安,再次喊了一声:“公子?”

  这一次,黑夜里传来墨非宿冷漠的嗓音:“睡着也被你吵醒了,有话就说。”

  她其实没想说什么,只是想确认墨非宿睡着没有。她有理由相信,她现在要是说没事,绝对会被墨非宿毫不留情的丢出去。

  思前想后,终于找到话题,道出刚才一直存在于心中的疑惑:“公子,你为什么给温酒铜板啊?”

  给她多好,十个铜板不多,但也是钱啊。

  “给他铜板是让他去治眼睛,给你能做什么?”墨非宿没好气的揶揄。

  “你说谎,他的眼睛明明好的很。”

  竹之敬很想多问一句,你是不是因为我才给的?又觉得问这句话不太妥当。

  “春熙楼那么多美人不喜欢却把你看上,瞎还是不瞎?说起来这钱确实因你而花,记在账上,要还。”

  他不缺银两,不代表蠢货不用还。

  竹之敬这才明白过来墨非宿的言外之意,竟然觉得公子说的颇有道理:“是有点瞎,除了治眼睛,还应该看看脑袋是不是进水了。”

  还妄想纳她为妾!她就是这辈子都不成亲,也不会做别人的小妾,不过十个铜板真能治的好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