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无情魔尊非无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出游

无情魔尊非无情 二十七星宿 2106 2020.06.20 19:00

  农桑开门看到竹之敬后高兴不已,在看到她身后还站着墨非宿的时候,脸上的笑意淡去不少,她什么时候邀请过他来自己家做客?

  “怎么,不欢迎?”墨非宿眉头轻挑。

  农桑给了他一个白眼以示回答,热情的拉着竹之敬进门。

  不去农桑家还好,一去她就产生了浓浓的自卑感,为什么同样的庭院却给人天壤之别的感觉。

  农桑的庭院没有黄果树,但是周围绽放的密密麻麻的鲜花让她完全摞不开眼睛。沿着墙壁不断往上爬的紫藤花更是给院子增光添彩,走进农桑的房间,樱花花帘悬挂半空,桃花风铃在床边簌簌作响,屋外斑驳的紫藤花阴影透过屋外缕缕阳光洒进来,忽明忽暗的房间仿佛让人置身梦境。

  屋外咯咯叫的老母鸡和小鸡崽让整个庭院显得生机勃勃。

  竹之敬躺在躺椅上侧头望着农桑,满眼的羡慕:“农桑,我想搬过来和你住,你家真的是太美了。话说你是怎么用几天时间把庭院变得这般漂亮的?”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农桑应该也是才搬来不久。

  早已看惯周遭风景的农桑在竹之敬眼里看到憧憬和羡慕,笑着写道:都是之前主人留下来的,因为有急事要离开,所以这些东西都没带走。你要是喜欢搬过来就是,不过你家公子会同意吗?

  竹之敬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同意,扭头拉了一下正在闭目养神的墨非宿的衣袖,轻声问道:“公子,可以吗?”

  “可以”

  墨非宿有在听她们说话,蠢货一问,他就脱口而出,不给蠢货高兴的机会,她抬眼看着农桑补充道:“不过本尊也得搬过来。”

  竹之敬和农桑出奇一致的沉默,就当没问过这个话题继续闲聊。

  晚饭是在农桑家里解决的,吃完饭三人又在庭院里坐了会儿。月色渐凉,墨非宿才带着竹之敬离开。

  翌日,墨非宿吃过早饭后一如往常的出门,竹之敬想不到的是墨非宿今日去的不是别处,而是隔壁,农桑的庭院。

  农桑很想忽视跟在自己身后转悠的身影,可是墨非宿强大的气场让人根本无法忽视。

  农桑拿出昨晚准备的随身小本本写道:你到底想做什么?

  墨非宿走上前去夺过农桑手上的花洒帮她的花花草草浇水,浇完后才凑近农桑拦住她的腰带着磁性的声音说道:“本尊不想做什么,只是想和你多交流交流感情。”

  农桑推开他:我对你不感兴趣,你也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

  墨非宿放下花洒,无所谓的牵着她的手往外走:“本尊对你有兴趣就行,至于浪不浪费时间,本尊会自行定夺,现在带你去个地方。”

  这次农桑是再怎么挣扎也挣扎不开,眼前之人和那人同样霸道,同样蛮不讲理。她想,与其板着一张脸倒不如坦然接受,或许等他厌烦后就不会缠着她不放,就像那人一样:出去可以,带上小敬。

  “本尊是想和你培养感情,带她做什么?”墨非宿不悦,带个跟屁虫还谈什么情,说什么爱。

  农桑坚持:要么带上她,要么就不去。

  “公子,我们要去哪啊?”竹之敬屁颠屁颠的跟在沉默不语的墨非宿身后,一个问题接一个问题的问。

  “安静点别说话。”蠢货叽叽喳喳的一堆问题问的他心烦,还是小哑巴好,聪明安静,人美心善。就是想不白小哑巴为什么非得带着一个拖油瓶,这拖油瓶还是他的人。

  “喔”看出墨非宿心情不好,竹之敬不再多问,拉着农桑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和农桑聊天很惬意,她只管说,农桑只管听,她说的开心,农桑听得舒心。

  墨非宿带她们来的是起灵山下的一片花海,花海沿着小溪生长,仿佛没有尽头。

  三人沿着溪边缓慢前行,农桑不会说话,墨非宿又不太想和她说话,竹之敬总不能一直一个人自说自话,偶尔看到好玩的才拉着农桑说上几句,气氛倒是安静和谐。

  正午,墨非宿就近在溪边捉了几条鱼当午餐,烤鱼的自然是农桑,竹之敬就跑去树林里捡柴火。

  竹之敬一走,墨非宿又趁着这个时机坐到农桑旁边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说,就暧昧不明的盯着农桑看,看的农桑想破口大骂,脑子有病!

  直到竹之敬抱着满堆柴火回来,墨非宿赤裸裸的的目光才收敛些,心中略微有些不快,蠢货难道不知道她的出现很是碍眼吗?想骂人的话语在看到蠢货额间满头的汗珠后收了回去,甩给她一方黑色手帕:“滚去溪边擦擦。”

  墨非宿向来爱干净,竹之敬明白他这是在嫌弃自己,默不作声的走到溪边简单擦了擦,还别说,舒服了不少。

  自己凉快了也不能忘了她家公子和农桑不是?拿着洗干净的手帕走到墨非宿面前,刚想递给他又想起他对自己的嫌弃,怕是给他也不会要,转手递给农桑:“农桑你也擦擦脸,很凉快的。”

  这边墨非宿收回已经微抬的手,他就不该带蠢货来,忘恩负义的东西!

  下午三人继续顺着溪边上游走去,终于漫步来到花海尽头,花海的尽头连接溪水的是一片瀑布,瀑布周围被花海环绕,说不出的赏心悦目。

  要是有照相机,竹之敬还真想把这里的美景给拍下来。

  地上的小野花很美,竹之敬本着“有花堪折直须折”的想法,摘了三朵漂亮的小花,一朵递给农桑,一朵递给墨非宿,一朵自己留着。回去后,她要把它压在书里做成简单的标本。

  墨非宿目光扫向被硬塞到手中的花,很想直接扔掉还是忍住了,走到农桑身边将小野花插在她的头上,轻浮又诚挚的眼神打量着农桑:“鲜花配美人。”

  农桑和竹之敬皆是一愣,农桑是被墨非宿突如其来的动作给撩住了,这样俊美的男人对她说处如此肉麻的话,她不心动才怪。

  相比农桑的微微心动,竹之敬是惊讶,一连串的问题盘旋在脑海之中,公子为什么对农桑这么好?他是喜欢农桑吗?他们不是昨天才认识的吗?

  也是,俊男美女,天造地设的一对。

  忽略心中的难受,她想,也许他们俩能在一起也好,至少她不讨厌农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