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无情魔尊非无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仙女

无情魔尊非无情 二十七星宿 1528 2020.05.18 19:00

  在厨房里提过热水的时候后,竹之敬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厨桌上的那盘糕点偷偷咽口水,这看起来可比白面馒头香,肚子又在无声的抗议,停下的脚怎么也迈不出去。

  “姑娘想吃就拿些吧!”旁边的厨子实在看不过去,竹之敬那垂涎欲滴的模样活像三天三夜没吃饭似的。

  竹之敬偏头看向说话的厨子大哥,长相很普通,不过一看就是个憨厚本分之人,手起刀落,娴熟利落的切着手中的菜。

  即使厨子大哥说可以吃,竹之敬还是端着茶壶凑过去悄声再次询问:“我可以吃吗?”

  “新来的丫环吧,这里不苛刻下人口粮,想吃就吃,没关系。”

  闻言,竹之敬放下茶壶,左顾右盼看了眼,确定只有她和厨子大哥后才拿起桌上一块红豆糕狼吞虎咽的吃起来,边吃还边忍不住夸赞:“厨子大哥,这是你自己做的吗?真好吃。”

  “喜欢就多吃点。”

  任何一个厨子都喜欢听到自己做的东西被客人夸赞,他也不例外。

  竹之敬也是饿极了,硬是把一整盘红豆糕消灭掉才打着饱嗝心满意足的离开,临走的时候还不忘对厨子大哥连连道谢。

  提着热腾腾的水壶回到房间的时候,墨非宿已经不知所踪,也不知道是去哪了。

  她也不敢乱跑,就怕被这里的客人当成楼里的姑娘给非礼,到时候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任她找谁叫冤都晚了。

  也不是她太自恋,而是在这种混乱糜烂的勾栏酒肆,时刻保持警惕是非常有必要的,不然后悔的总是自己。

  大约一炷香后,墨非宿还是没有回来,待在房间着实无聊透顶,竹之敬轻轻推开房门,走到楼栏旁的角落站着,审视着热闹糜烂的楼上楼下。

  随着暖黄的夕阳缓缓落下,黑夜悄然拉开帷幕,进来寻欢作乐的男人也纷涌而至。

  她发现,身份一般或新来的客人都是坐在楼下喝酒听曲,稍微尊贵的男人会由楼里丫环带到楼上的雅座,只有极个别男人才会被芳姐亲自带到楼上的房间单独安排。

  竹之敬刚还在好奇跳舞的美人是怎么越过水池去到舞台中央的,直到看到她们从楼上飞身到舞台才明白,她们用的都是轻功,这一刻她好像有点墨非宿是真的只想让她做丫环。

  头一次,竹之敬庆幸自己长的一般还一无是处。

  神游间,她听见楼下男人们的尖叫声此起彼伏,激动异常:“云舒,是云舒姑娘!”

  顺着他们的视线方向望去,竹之敬看到一袭白衣从空中翩翩飞下,伴着朵朵樱花花瓣。白衣女子有着绝世的容颜,柳叶眉桃花眼,樱桃小嘴小蛮腰,长发飘逸,云纱轻饶,像极了画中误落凡尘的仙女。

  尖叫声过后,像是提前安排好的一样,楼里顿时鸦雀无声,所有男人都屏住呼吸,就怕一个大声响惊扰了舞池中的绝世仙女。

  仙女脚尖点地的瞬间,柔和清脆的琴音仿佛从幽谷中传来,琴音深远悠长,余音缭绕,轻轻的,绵绵的,一下又一下拨动着男人们的心弦。

  仙女自己仿佛置身于芬芳的花海,辽阔的草原之中,忘情的跳着,随心舞动,时而露出似有似无的迷人微笑,如钻石般闪耀的星星之眼足以让所有男人为之疯狂,沉沦。

  就连竹之敬这种看多了综艺节目的现代人也为她的脱俗舞姿和惊艳容貌深深折服,这样的美人怎么能是普通人呢?肯定是被上天遗忘在尘世的仙女。

  一曲终了,仙女脚尖轻点,缓慢的从地面飞离,消失在众人眼中。众人都还未从仙女的绝世容颜和舞姿中缓过来,仙女已然消失,场下哀呼一片,待舞台中早已跳起新的舞姿后众人才逐渐清醒。

  跟着云舒离去的方向望去,竹之敬才发现就连房间里极为尊贵的客人都为一睹云舒的舞姿出来凑热闹。

  在那极为尊贵的客人堆里,竹之敬发现了消失不见的墨非宿,和他并排站着的是比他还要俊美的青衣男人。

  男人飘逸洒脱,温润儒雅,嘴角总是挂着浅浅的微笑,眼角的笑容却未达眼底,锐利的眼神让原本儒雅的他多了几分深不可测,男人让竹之敬想到三个字

  ‘笑面虎’

  不过男人再俊美,在竹之敬的眼中,也不及墨非宿浑身散发的阴森冷漠半分,她还是更喜欢像公子这样明明拒人于千里之外,又莫名让人心安的男人。全然忘记下午小树林里,墨非宿和墨吟给她带来的无限恐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